中国女孩的审美黑洞,从网红穿搭开始

我发现最近大家都在聊中国式审美,从街景、广告牌、小学课本聊到了时装周,所以今天跟一次风,聊聊中国的穿搭审美。

时装周,审美黑洞的开始

除了我们熟悉的四大时装周,国内的深圳时装周也挺有名的,承包了每个毒舌时尚号的阶段性头条热度。

对于爱时尚懂穿搭的这群人来说,时装周就像是一个庙会,每年例牌追寻只是一种朝圣。

除了圈内时尚人,还会有杂志编辑,也有很多在穿搭上想标新立异的素人们。

固定嘉宾当然会有像Amy姐、梁老师、Kitty姐这样的圈内前辈,即使是吃瓜群众眼里的奇装异服、泥石流,也都自成风格好多年了。

先不说我们吃瓜群众的接受度吧,他们也会有失手的时候。

比如一向走ghetto fabulous的暴露土壕风的Amy冯,这些花里胡哨的色彩和贫民窟暴发户的外套,真的会给人愉悦和美的感觉?

而色彩女魔头这身彩虹色水果装,即使主持人吹出彩虹屁,隔着屏幕,好多人都觉得尬。

还有红色钱币装,上身这些红色的东西,拿给我5岁的侄女,她说是“胖次”……

网红、素人们就更放飞自我了,比如把去旅行全身家都挂在身上的这位,像跑错了片场,说好的色彩搭配协调感呢。

这种一身黑,但死在脖子以上的,确实博眼球,人群中就找到你。

还有不顾现场规章的富婆和他的宇宙守卫男团:

之前新浪去采访还拍到了视频版,4D版的泥石流现在就为大家播报一下。

花花世界里限量版的花花蝴蝶,蔡依林都没有他们优秀。

年长一点的,穿着他们那个时代的骄傲,摆拍的姿势里带着从容的自信与优雅,可是总让我想起初中被老师抓去给那首《举杯吧朋友》伴舞的噩梦回忆。

为什么日韩的时装周就很正常呢?

东京时装周每年都很热闹,妖魔鬼怪自然也有,但大部分来的,都是独特而有品的。

日本是个非常强调风格的国家,即使抓马,也不乏美感。

而韩国人的好看,已经变成骨子里默认的一种底线。从身材管理到妆发pose全造型,都是打包好的配套。

连小朋友,也不是我们刻板印象里的“土萌孩子”。

如果说中国时装周是时尚神坛上的死亡之地,那天猫淘宝服装品牌,就是时尚的终结者。

我和周围姐妹们都表示,宁可买无品牌淘宝店,也不屈膝逛天猫。

我们不排除有不少有品好看的设计师品牌,但很多入驻天猫的注册品牌,真的一言难尽。

我只是简单地搜了一下“碎花裙”和“阔腿裤”,条件不苛刻吧,但出来的总是这样的。

过时的世纪初搭配,平平的光影和没有质感的画面,放在10年前我们可能还觉得时髦,但都9102年了,和我们这代人的审美格格不入。

一贯挚爱外模,觉得立体的轮廓一定是美的,一定能带货。

西装就完完全全是服装领域的重灾区,总是说大学生穿西装真的丑,其实丑的不是我们,是服装品牌,是这些版型、细节设计和面料带来的廉价感和反差感。

国牌至今都不能真正咸鱼翻身,就是这些品牌在拖后腿吧。

直男专属的车展,就是审美的无人之地了。

不评价模特们的脸,但这些服装,总是和大酒楼的迎宾礼仪撞衫,不是红蓝CP就是黑白双煞,再好看的模特都救不了这廉价的色丁布。

国人审美,滞后而扭曲的消费

记得我高中的时候,一个老师说:“懂音乐的中国人多了,但是会看画、会看展、会穿搭的,真的很少,美盲太多了。”

像《歌手》这样的选秀综艺多了,即使是小众的嘻哈,路人随便听听都知道谁唱得烂,一首小众音乐下的热评,也让音乐人看得惭愧。

但看画,看展,感兴趣的人首先就不多,去的也不一定看得懂,相比之下,网红店打卡的实用主义比欣赏来得更急切。

而穿搭,虽然来来去去都有各种时尚号在教,但若不是真心去探索,在自己身上实验,出来的搭配也不出意料地迷离。

罪魁祸首,可以说是国人的实用主义传统吧。

我们穷苦得太久了,当年的闭关锁国,让全中国和外界所有先进的文明隔绝了,当欧美人开始涌向卢浮宫瞻仰蒙娜丽莎神奇的微笑,我们还在穿着三寸金莲绣旗装。

40年代的爷爷奶奶辈经历着战乱,60、70年代的爸妈辈经历着动荡,安稳之后,又奔波于生计,哪有闲暇研究关于「好看」的艺术。

经济迅猛发展的年代,钱与物欲狂增,我们宁愿花钱买符号。

一个大logo的LV,滥大街的Gucci,和象征着上流阶层的爱马仕,物质上的安全感和身份认同才是刚需。

从这方面讲,奢侈品都是实用主义的东西,唯独美的精神消费不是。

我们不像日本一样,在时尚有非常严苛细致的分支,也不像韩国一样,文化产业立国,爱美主义至上。

上一辈不懂美,下一代怎么能懂?

所以从小到大,我们的环境都充斥着实用主义,就好像那句“梦想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一样深入人心。

物质生活开始充裕,美商却永远滞后发展。

大部分人理解的审美,是追求大logo的土豪式审美,特立独行表姿态的猎奇式审美,盲从ins潮流的跟风式审美,这种形而下的追逐,是真的很遗憾。

而时装周这样风口浪尖的地方,街拍过程就是一种“投机取巧”。

大部分人的好看,只是“一般般地好看”,被街拍,上微博是碰概率的事。

首先要有媒体在现场采访,或者和不认识的时尚潮人们互相攀谈,人为创造有利因素,才能在高频次人群更迭的秀场外被正经地拍一张。

所以老道的人早就看透,只有丑怪的美,是保送头条的。

如果说不懂审美是一种无知,那这种博眼球就是精神上的堕落。借着时尚的标签,连身上那件外套叫什么都说不清,只想借着时装周的热度火一把。

一身黑明明可以很高级,却穿出了风起云涌的黑恶势力,红配绿本来也可以有视觉冲击,却穿出了村口蔡根花的乡村气。

美应该像节日一样,不可或缺而有仪式感,表达了我们对生活的敬意,因为生活值得啊。

没有审美的世界是无法感知的,外面的世界再好看,关起门来,与你无关。

美,是需要踮起脚尖才能够得着的上层建筑,只有踮起脚尖,感知审美,才能对抗世界的粗鄙和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