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一周年:两国如何分别表述这场致命冲突

2021年06月14日 14:02 BBC中文网

这场冲突发生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喜马拉雅山地。

一年前,中国和印度军队在位于两国边境的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爆发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冲突。尽管中间没有开一枪,但仍造成双方至少24名军人丧生。

这场发生在海拔超过4000米的喜马拉雅山地上的冲突,让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的关系降至冰点。

这场冲突究竟如何发生?为何在没有开火的情况下导致大量人员身亡?中印两国官方与媒体描绘的冲突细节又有何不同?在此次冲突一周年之际,BBC重新核查一些基本事实。

冲突背景是什么?

2020年6月15日冲突的发生地加勒万河谷,是一片位于印控克什米尔东部的拉达克(Ladakh)地区与中国实控的阿克赛钦(Aksai Chin)地区之间的险峻地带。

中印两国有着世界上最复杂的边界划分,在1962年的中印战争后,边界大多存在争议,双方都沿着实控线有大量军事部署。中印的实控线分为三段,加勒万河谷地处实控线的西段,双方彼此对各自实控线内的领土有争议,该段长期以来是两国争执的焦点。

中国外交部表示,加勒万河谷“位于中印边界西段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这意味着中国认为其属于新疆自治区的和田地区管辖。但印度外交部驳斥中国的说法“夸大其词,站不住脚”;在印度眼中,这一地区毫无争议地属于该国西北部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

然而,双方矛盾的开始并不在于该河谷本身,而是印度在附近修建的一条255公里长的达布克-绍克-斗拉特别奥里地(Darbuk-Shyok-Daulat Beg Oldi)公路。该公路将拉达克首府列城和喀喇昆仑山口连接起来,印度空军的一个军事基地也坐落在那里,这将使印度军队能快速部署到边境前线。

中印争议边界

这条几乎与两国实控线平行的道路从2000年开始修建,在2019年4月完工。此后,印度军队加大了巡逻力度和在附近修建新的基础设施。

从地图上看,加勒万河谷正是这条道路与实控线最接近的一个隘口之一,河谷离新修公路直线距离不到4公里。

中国外交部称,去年4月以来,印度边防部队在加勒万河谷地区持续抵边修建道路、桥梁等设施,中方多次就此提出交涉和抗议,但印方“反而变本加厉越线滋事”。

但印度认为,该建设工程是在其实控线印方一侧,并表示是中国人越来越多的越界行为改变了现状。《印度快报》 (The Indian Express)引述官方数据称,2020年前四个月有170起中方人员越境事件,其中130起发生在拉达克。

冲突如何升级?

在致命冲突爆发前的2020年5月,中印两国军队已在班公错、基阿姆温泉(Hot Spring)等多个实控线附近地区持续进行对峙。其中,发生在加勒万河谷以南200公里处班公湖(班公错)的对峙事件就已经造成人员受伤。

据《印度斯坦时报》 (Hindustan Times)报道,5月5日至6日,印度和中国巡逻队在班公湖发生冲突,在这场涉及250人的小规模冲突中,双方都有数十名士兵受伤。

中国外交部在后来的声明中表示,这次冲突源于印度边防部队“乘夜色在加勒万河谷地区越线进入中国领土、构工设障,阻拦中方边防部队正常巡逻,蓄意挑起事端”,因此中国才予以回击。

印度士兵在拉达克地区巡逻。

但印度政府驳斥了紧张局势是印军引发的说法。印度外交部称,该国军队活动“完全在实控线印度一侧”,是中国妨碍了印度的正常巡逻。

在首次冲突发生后,两国军事人员便开始进行会谈,但局势仍持续升级。《印度快报》2020年5月24日的一篇援引消息人士的报道称,中国士兵在三个地方“越过实控线”——包括温泉地带和巡逻点14和15。

报道称,在每一处,都有大约近千名中国士兵越境进入印度一侧。中国士兵还在该地区搭起了帐篷,并部署重型车辆和监控设备。

2020年6月2日,印度国防部长辛格(Rajnath Singh)首度公开表示称中国正在边界地区集结军队。他说,大量中国军队驻扎在达拉克东部的实控线附近,印度军队正在采取相应的军事行动。

四天后,中国南疆军区司令柳林少将和印度第14军司令哈林德·辛格(Harinder Singh)中将还举行了“军长级会谈”。印度外交部发布声明,表示近七个小时的会面是在“和睦和积极的气氛中进行的”。中国国防部事后则表示双方就缓和边境地区局势达成共识,印方承诺不越过加勒万河口巡逻和修建设施,双方还将会晤商定分批撤军事宜。

为何打起来?

但高级军官会谈并没有让局势冷静下来。一周后,致命冲突突然在加勒万河谷爆发。

两国对于此次冲突起因的说法相反,但都互相指责对方违背了此前会谈所达成的共识。

中国外交部称,印军违背了双方军长级会晤达成的共识,再次跨越实控线“蓄意挑衅”。印度军人还“暴力攻击中方前往现地交涉的官兵”,从而导致激烈肢体冲突。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后来进一步表示,是印军“不讲信义”,在少数中国官兵前往越界印军处进行交涉时,印军“突然向他们下毒手”,导致双方冲突的爆发。

中国央视在今年2月播出的画面显示,两国士兵在一处峡谷的浅滩上喊话和推搡。其中,印军士兵均戴有头盔,手持长棍,奔向中国士兵,而身穿迷彩棉袄的中国士兵试图阻拦。解说称,这是印军“越线挑衅”。

“(印军)在搭设一个帐篷以后,现在又搬过来一个新的帐篷,”一名士兵在影片中说。

但据印度媒体“CNBC TV18”报道,6月15日晚的冲突是由于印度军队此前两天拆除了加勒万河谷附近中国解放军搭建的一个帐篷后开始的。印方称,该帐篷是6月6日中印军长级会谈中商定拆除的,但中国士兵拒绝拆除。

印度政府发言人斯里瓦斯塔瓦(Anurag Srivastava)在事发后表示,暴力对峙是中国企图“单方面”改变现状的结果。他说,“如果执行双边军队高层所达成协议,这些损失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而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对一名中国外交官说,冲突原因是因为中方在实际控制线印方一侧试图“建造一座建筑物”。

不过,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6月19日的言论与他的政府的立场相异。他表示,中国军人“并未入侵”印度边界,这引发轩然大波。总理办公室后来澄清称,莫迪的话是想指出“我们军队勇敢的成果”。

用了什么武器?

《印度斯坦时报》报道说,当晚七点开始,印军士兵与中国士兵进行了长达7个小时的肉搏战,双方的增援部队后来也加入其中。报道称,两国士兵们互相殴打并投掷石头,双方都有一些士兵落入水中。

《印度报》(The Hindu)的一则报道称,中方封堵了高处的溪流,在印度士兵到来时高速放水。报道援引一名高级官员称,“汹涌的水流使这些人失去了平衡。中国人发起攻击,推搡印方人员,很多人掉入了加勒万河。”

加勒万山谷拥有一些地球上最险峻的地形,这里的很多地方坡度都超过50度,并布满了松散的岩石。据估算,6月的夜晚加勒万地区的气温可能低至零度,掉落水中后人体将很快失温。

据一名印度高级军官向BBC提供的照片,这是一种带刺的铁棍,类似狼牙棒。

“他们用包着带刺铁丝网的金属棒打我们小伙子的头,我们的小伙子赤手空拳作战,”一名印度高级军官对BBC说。他的说法无法被证实,但与印度媒体对这场打斗的其他报道吻合。

根据一名印度高级军事官员向BBC提供的照片,这是一种带刺的铁棍,形制类似中国古代武器狼牙棒。今年5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官方微博曾发布新闻,显示西藏士兵常操练的武器就包括狼牙棒、关公刀、伸缩棍等。

1996年,中国和印度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议》,该协议规定,两国军队不得在实际控制线己方一侧两公里范围内鸣枪,这很大程度限制了双方使用的武器种类。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表示,在最初寡不敌众时,中国有的军人“搏斗到了最后一口气”,无一被印军俘虏。

班公错一部分属于中国西藏,一部分位于争议地区。

“我军官兵开始反击后,印方部队溃不成军,做鸟兽散,有的摔到山下,有的掉进河里,互不相顾,还有很多人向解放军投降,被抓了俘虏,”他写道。

死者是谁?

2020年6月16日,印度媒体最先开始报道有3名印度军人在与中国军队的冲突中丧生的消息。晚些时候,印度政府发言人证实了该消息。

不久后,当局将死亡人数修订为20人,这是1975年中印短暂交火以来,首次发生有人员在冲突中死亡。

“有另外17名士兵在对峙地点执勤时身负重伤,并暴露在高海拔地区零下的温度中,因伤势过重而死亡,使得行动中的总死亡人数上升到20人,”印度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说。

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画面显示印度军人冲向中国军人。

印方的死者中包括37岁的上校桑托什·巴布(Santosh Babu),他当时是印度陆军比哈尔团第16营营长。剩下的印度遇难军人也多来自比哈尔团16营。

中国政府和军方在当时的声明中均未透露中国是否有军人死亡的情况,发言人仅笼统地表示有人员伤亡。一些印度媒体则报道了有10人、40人等不等的中国军人死亡数字,但都未提供确凿证据。

亚洲国际新闻社(ANI)当时则援引消息人士称,截获的情报表明,解放军队伍中有43人伤亡,其中包括死亡和重伤。

直到八个月后的今年2月19日,中国《解放军报》等官方媒体首次披露,在加勒万河谷的冲突中,中国有4名军人阵亡,包括解放军南疆军区边防363团机步营营长陈红军,以及士兵陈祥榕、肖思远和王焯冉。

加勒万河谷的冲突在印度国内引发抵制中国的浪潮。

第363团团长祁发宝则身负重伤,颅骨大面积缺损。官方媒体发布的视频显示,这名上校在冲突时位于阵型最前面,成为印军重点攻击目标。

《环球时报》的胡锡进曾对中国在冲突后没有马上公开死亡人数作出解释。他称,这是因为中国不想让两国民众对双方伤亡数字进行对比,从而刺激两国公众的情绪,这是“北京的善意”。

那里现状如何?

在激烈的冲突后,中印两国一连举行多次军长级会晤,希望推动事态降温。

印度强调要求中方撤走包括班公错、加勒万河谷和德普桑(Depsang)平原在内所有关键地区的所有军事力量并恢复2020年4月时的状态,而中国则要求印度减少相关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度总理莫迪

中国外交部在2020年7月28日表示,两国一线边防部队已在“大多数地点”实现脱离接触,但印度媒体报道称,在班公错和高格拉哨所(Gogra Post)的脱离接触仍尚未解决。

2020年9月,中印两国的外长和防长分别进行了会面,两国发布了联合声明,表示双方边防部队应继续对话,迅速脱离接触,保持适当距离,以缓和紧张局势。

今年2月,中国和印度宣布达成在班公错撤离的协议。据路透社2月17日报道,卫星图片显示,中方军队已经拆除了几十座建筑并调动车辆清空整片营地。印度官员称,印方也采取了类似行动。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