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星网:"中国版星链"启幕 马斯克这回慌了?

2021年05月14日 06:06 IT时报

图源:东方IC

30秒快读

1、4月28日,中国星网正式揭牌,“中国版星链”拉开帷幕。

2、星网是谁?至今还蒙着一层神秘面纱:或与卫通合并。

3、国产卫星加入低轨资源争夺战,不只是为了6G做准备,更有军事意义。

这是落户雄安新区的第一家央企,也是国资委公布的央企名单中仅次于电信、联通、移动之后的又一家通信运营商——中国卫星网络集团(以下简称“星网”),注册资本100亿元。

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首次明确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新基建。彼时《IT时报》期待“中国版星链”的诞生,以及近地轨道中更多中国卫星星座(一组卫星的集合)的现身。

4月28日,中国星网正式揭牌。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抬头仰望星空时,能看到更多中国低轨卫星星座的踪迹。

图源:国资委

东兴证券认为,此次星网集团的成立不仅是中国卫星通信、卫星应用产业的又一个里程碑,也是航天产业对国家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响应和落实。

星网目前还带着一丝神秘感,目前还没有官网,也未发布招聘信息,相关的信息并不多。在517世界电信日到来之际,《IT时报》试图一窥星网和未来卫星互联网的身影。

01

业内分析:星网或合并卫通

尽管官方未披露,在星网揭牌之际,有媒体交出了一份该集团的高管人事框架名单,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副书记和多位副总经理。

企查查数据显示,星网董事长为张东辰,曾先后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任职。星网总经理为杨保华,有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背景。另一董事李晓春则有航天科工背景,现任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副总经理。在媒体报道的人事名单中,李晓春将成为星网的副总经理。

图源:企查查

《IT时报》记者注意到,在人事名单中,联通副总经理范云军将任职星网副总经理。有迹可循的是4月30日联通发布公告称,范云军因工作调动已提交书面辞呈,4月28日起生效。

图源:中国联通

目前星网公司的定位主要是卫星宽带运营商,自身不制造生产卫星。《IT时报》了解到,星网的采购标的除了国家队外,还可能是九天、银河等民营企业,以实现资源整合。

“卫星互联网建设主要由国家布局,尽管目前星网还没有指定供货商,但民营企业在供应链和应用业务上会有机会。”南京世域天基通信技术有限公司 CEO郭正标表示。

事实上与星网有类似定位的还有一家央企——中国卫通。2008年,卫通一分为二,分别并入航天科技集团和中国电信。

那么,当星网诞生之际,又会和卫通有怎样的关系呢?

图源:中国卫通官网

多位航天业内人士向《IT时报》分析,未来卫通很有可能与星网合并。

“目前从人事名单上看,星网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都是航天科技系,与卫通关系很好。”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说。

02

1.3万颗!

国产卫星加入低轨资源争夺战

6万颗是地球可以容纳近地轨道卫星的总数。一场低轨卫星轨道的资源争夺战正在悄然打响。

今年5月9日,马斯克的Space X又一次将60颗星链卫星送入近地轨道。由此,星链在轨卫星数达1553颗。但这只是马斯克野望的一小部分。

Space X计划在近地轨道发射4.2万颗卫星组成巨型地球星座,为全球提供宽带上网服务。其中1.2万颗已被允许发射。

马斯克放言,星链建成后,预计每年收入可达300亿美元,10倍于目前的Space X。激进的马斯克争夺轨道资源,被网友戏称为想在太空占地做“包租婆”。

星链覆盖效果,图源:SpaceX

虎视眈眈的还有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根据亚马逊的柯伊伯计划,贝索斯需要升空3236颗卫星组成星座,而为了获得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授权,他需要在2026年前发射至少一半的卫星。

《IT时报》曾报道,根据多家公司披露的星座资料,到2029年预计有5.7万颗卫星将被发射至近地轨道。

事实上,目前发射卫星需要向国际电信联盟(ITU)提出申请,而ITU分配空间、频端资源的原则是先发先占。

如今美国已占尽先机。中国不能错过这一场近轨资源争夺战。如果不行动,意味着即使自身技术实现突破,没有空间资源施以拳脚,将导致英雄无用武之地。

图源:赛迪《“新基建”之中国卫星互联网产业发展研究白皮书》

目前中国国家队的星座计划有航天科工的“虹云”(156颗)、“行云”(80颗)和航天科技的“鸿雁”(300颗)。但在数量上均不过千颗。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11月在ITU申请文件中出现一个以GW为前缀的中国巨型卫星星座,合计发射近1.3万颗。这是目前中国星座计划中卫星数量最多的一个。

图源:ITU

GW代表的是什么?航天业内人士认为很有可能是“国网”的简称。

03

只为了6G占先机?

还有军事意义!

星链已开始测试商用。在reddit论坛上,不少网友上传在美国各地测试的网速图片。其中最高下行、上行速度分别为209.17Mbps、47.74Mbps,最低时延15ms,接近5G表现。但也有下行速度低至0.67Mpbs,时延长达256ms的情况。

图源:Reddit

据报道,美国网速测试统计公司Ookla最新数据显示,“星链”卫星互联网服务的试用速度已突破160Mbps,超过美国95%的其它宽带用户。

美国地广人稀,建设地面基站难度相对较大,加之当下5G建设进度不及预期,卫星互联网似乎正成为美国5G的替代者之一。

相比而言,中国5G建设目前全球领跑,当珠穆朗玛峰都能实现5G直播,为什么还要发展卫星互联网呢?除了卫星通信相比地面基站拥有不易受自然灾害影响的优势外,或许更多是为未来天地一体的6G做准备。

图源:国泰君安

ITU在2018年 7 月设立了“网络 2030 焦点组”着手开始6G技术研究,2020年2月发布6G研究计划。而在2019年3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决定开放95千兆赫到3太赫兹频段,供6G实验使用。中国也于2019年11月建立了6G工作推进工作组和总体专家组。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曾发文称:“当前,不对称科技竞争的第一战,可能在6G(卫星互联网)战场打响。美国放弃5G,改在6G领域,以卫星互联网这种不对称形式进行下一代竞争。”

黄志澄更将卫星互联网看作是“新世纪两弹一星”,他告诉《IT时报》记者:“我认为卫星互联网的意义主要还在于军事应用。”比如“星链”卫星拥有发射全向波束的能力,可以对导弹和航天器进行遥测、跟踪和控制。

图源:SpaceX

这意味着中国不能落后。

04

有望年产1000颗卫星

星网成立以及与之相关的卫星互联网战略意义重大,那么要实现突破,国内产业链的产能能否跟上?

航天五院在天津建设批量卫星生产线,将实现年产130颗卫星的总装能力。届时每周可出厂2.5颗。

民营企业方面,2020年9月九天卫星开设智能卫星工厂,计划实现年产百颗以上百公斤级别卫星产能。银河航天计划打造的新一代卫星智能制造超级工厂年产目标为300~500颗卫星。

图源:银河航天

据天风证券预计,随着这些生产线相继投产,我国有望具备年产1000颗以上卫星的制造能力。据国泰君安测算,未来10年,国内低轨卫星系统中卫星规模有望达到3000~6000颗的水平。

运载能力方面,或许你会惊讶于Space X一箭发射60星的发射能力。目前国内的捷龙三号火箭已具备一箭20星以上的技术能力。

图源: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微博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4月份《浙江省重大建设项目“十四五”规划(征求意见稿)》中表示,浙江将推进总投资200亿元的宁波国际商用航天发射中心项目。其中在象山将建中国第五大航天发射场。

这意味着,从星网揭幕起,中国的卫星互联网将带来更多的想象和期待。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