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位 美国今天到底是继承 还是改朝换代?

2021年01月21日 03:03 酷玩实验室

在每个人都都盼着像莱克星顿或萨拉热窝的那一声枪响时,拜登大概率在今天还是会顺利完成就职典礼,顺利登上美国总统王座。尽管如此,在就职仪式前,华盛顿上下还是一片紧张。

为了防止再看一次美丽风景线,总统就职典礼的安保级别被提升到最高:

美国国会大厦周围已经设置了7英尺高的防攀越障碍,政府将2.5万国民警卫队进驻首都,数量比在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驻军总和还要多。

士兵被拍到几乎睡在国会大厦的每一个角落,这是自林肯总统在内战中上任以来从未见到过的就职典礼准备工作。

这种场面在美国历史上几乎是第一次。

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总统研究主任芭芭拉·佩里说:“在我们需要一个在新冠疫情之下最好的庆祝活动的时候;在我们需要统一的时候;在我们需要对世界说‘我们仍然是民主的灯塔,是一座山丘上的闪亮城市’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山丘,国会山现在成了一个武装堡垒。”

另一边呢,特朗普也离开了白宫,并在几个小时前发表了告别演说,正式卸任。

这个承包了我们四年热搜的男人,临走时也一点没有了一贯锋芒毕露的样子,更没有让信徒们“摔杯为号”,连标志性的手风琴和其他手势也不知哪里去了,全程异常的冷静和克制,竟让我感到有一丝落寞和失望。

毕竟这些年闹了这么大动静,卸任的时候悄无声息,热度还没PK过郑爽,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终结点,不禁让人感慨人走茶凉。

当然了,说归说,临走之前,特朗普还是给拜登准备好了不少“礼物”的。

就拿中美关系来说,像重新补刀华为、吊销英特尔等芯片制造商的特别许可证,封杀小米.....这些,都够让拜登吃一壶的。

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消息说,特朗普还正在谋划成立一个新的党“爱国者党”(Patriot Party),用来在2024年卷土重来。

不仅如此,再加上国内的疫情蔓延、经济下滑、社会撕裂等大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都给拜登的未来蒙上了一层灰。

同时,他又是美国有史以来的最高龄的总统,所以一直被外界视为是所谓的“过渡人物”。

人们对这位78岁老人没抱多大期待,甚至更期待他的副手哈里斯能够半路上位。

渣打银行甚至预测2021年十大黑天鹅,把拜登辞职列为其中之一。

那么刚刚上任的新一任总统拜登,会顺利完成任期吗?他将会出台什么政策来把美国拖出泥潭,抑或是影响中国呢?美国会在他的领导之下走向第三次世界大战吗?

正当我们一头雾水时,拜登的第一步棋已经走出来了。

01

在上任之前,拜登就在忙着一件事。

做什么?忙着打特朗普的脸。

据报道,拜登上任第一天将会签署十几项行政命令行政命令,以应对“美国现代史上最严重的一些危机”,而这些命令几乎和特朗普这四年来制定的措施背道而驰,有媒体这样评价道:拜登发布的这些行政令,将“逆转特朗普政府的遗产”。

我们将这些行政命令简单概括为以下几点:

1、帮助困难学生,延长贷款冻结令。2、帮助困难群众,延长租户驱逐令。3、立刻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4、撤销特朗普对西亚北非7个国家的移民禁令。5,所有跨州旅行和联邦大楼里,必须戴口罩。

先来说说《巴黎气候协定》,当年签署这协议的时候就俩字:限排。

当年特朗普一上台觉得,这不阻碍我身后能源大哥挣钱吗,这能行?结果一上来就退出了群聊,底下一帮欧洲国家抗议,特朗普就当没看见。

不仅如此,又顺道把奥巴马鞭了一遍,称其是试图对美国能源业发动战争,巴拉巴拉。

但如今拜登上任了,第一天就让美国重新加入了《巴黎气候协定》,比当年退的速度还要快。

其次,是“禁穆令”。

我们都知道特朗普对移民的态度——该建墙的建墙,该管制的管制,移民就是吸血鬼,就是美国的蛀虫,非走不可。

而拜登的背后是民主党,是移民的大本营。就连拜登对于内阁成员的布局,都涵盖了非裔、拉丁裔、犹太裔、华裔、印度裔等各个族裔。

所以他不仅一上来就将这些政策全部作废,之后还公布要大发绿卡,让将近1100万非法移民合法转正。

你特朗普曾经禁的,如今我要加倍还回来。

这不,求仁得仁,有一大波来自拉丁美洲的“大篷车移民”已经在路上了。

上周五以来,已有7000至8000移民从洪都拉斯浩浩荡荡进入危地马拉,他们强行冲破了危地马拉警方拉起的警戒线,正朝着最终目的地——美国,滚滚而来,不知道到时候拜登会怎么处理这么一大帮人。

最后还有一项有意思的,那就是口罩。

别看这东西小,但它射程定位精准。

过去一年,特朗普几乎成了口罩的反向代言人,直到自己被感染,那是能不戴口罩就不戴口罩。但拜登上台后,直接将口罩立法了——谁不戴口罩,直接就可以逮捕。

对,指的你们这帮共和党的小子们。

前几天,拜登还在媒体会上再次正颜厉色的批评国会议员不戴口罩的行为,称其“不像是一个成年人该有的行为”,其实就是在暗戳特朗普。

总而言之,这几项改革一出,给全世界看得一愣愣的——新总统刚刚上任,不仅把前总统禁言了,还咔嚓一下子把政策全给推翻了。

这不是继承,不是交接,这是改朝换代啊。

就像新领导刚来第一天,座子还没热,交接也没完成呢,就把前任的战略方向当着全公司大改一通,一点面子都不留。

有人怪拜登太着急了。

那也不算是。

想想当年特朗普刚上台是怎么对奥巴马的?就是心急火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全面否定废除他在医改、气候政策,以及国际外交等方面的政策。

所以拜登也只能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年打在奥巴马左脸上的耳光,现在右脸再给你打回来。

但这只是第一天,接下来是拜登还有无限的时间去推翻特朗普更多的法桉。

用白宫幕僚长克莱因的话说,拜登将直面四大危机,即新冠疫情、气候变化,种族平等、重建经济," 当选总统拜登将采取行动,不仅扭转特朗普政府时期的最严重危害,也将推进国家继续发展"。

而特朗普只能气得在家干剁脚,一点办法没有。

02

除了推翻特朗普的旧政,拜登最近还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印钱。

别以为只有你74岁的会印钱,我78岁比你还能印。

1月14日,拜登公布了一项“新刺激计划”,其规模达到1.9万亿美元。

如果国会通过,该计划将拨款4150亿美元用于抗击疫情,4400亿美元用于救助小企业,其余1万亿美元将提供给美国家庭,包括向所有美国人直接发放1400美元。

消息一出,效果立竿见影,美国经济....不是,美国股市,蹭一下就上去了。

美国三大股指集体收涨,道指涨0.38%,纳指涨1.53%,标普500指数涨0.81%。

那大家就好奇了。

这怎么给民众、疫情和小企业发钱,美股反而上去了呢?

因为凭借以往的经验,只要政府开始印钱,那必然会有一大部分美金流入股市,美股就会分分钟大涨。

而美股一涨,资本爸爸就高兴,资本爸爸一高兴,总统位置坐得就稳。

拜登这才发现,这招既可以让民众安心,也能让金主满意,简直一石二鸟,我说特朗普怎么老印呢,的确百试不爽。

那,真的是百试不爽吗?

我们知道,美国如今的负债已经高达28万亿美元,再想拿出这1.9万亿美元,只能发新债来实现,这就意味着,美联储还将进一步加大印钞力度。

去年4月份,美联储就印了3万亿美元美元,今年前前后后还将印2.8万亿美元,总共约5.8万亿美元。

5.8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

我们来对比一组数据就知道了。

中国作为世界上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过去十几年通过大量的贸易顺差积累下来的,但即使如此,我们辛辛苦苦攒了十几年的外汇储备,也只有3.2万亿美元。

除此之外,2019年的世界GDP排名情况如下:

1、美国:21.4万亿美元;2、中国:14.34万亿美元;3、日本:5.082万亿美元;4、德国:3.846万亿美元;5、印度/英国:2.8万亿美元。

也就是说,世界排名第三的日本,一年的国民总收入,都还抵不上俩老头在美国一年的印钞规模。

这是何等疯狂的事情。

那么拜登和特朗普是不知道这样无底线的疯狂印钞会毁灭美元吗?

他们当然知道。

没有人能一辈子占便宜不吃亏,国家也一样。

无上限的量化宽松政策,这些年来已经让美国政府背上了越来越沉重的财政赤字。

2020年,美国财政赤字已突破3万亿美元,赤字占GDP比重为二战来最高。

但即便这样,拜登也不得不这么干。

为什么呢?

因为之前特朗普就是这么干,特朗普之前的总统也是这么干。历任总统都靠“发钱”来收买人心,轮到他不这么干,那选民就不待见他。

恰巧还撞见了疫情,所以这个“庞氏骗局”停不下来,就要继续玩下去,直到哪一任倒霉蛋暴雷为止。

而随着美国大放水,全国的投机品市场——楼市,股市,大宗商品,比特币,艺术品,农产品等,也随之水涨船高。

中国作为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产能恢复快,其他国家都来买我们的东西,所以预料之中的是,我国的输入性通胀已经开始了。

首先,从去年开始,我国一线城市房价开始新一轮的暴涨。

从深圳开始,到杭州,到上海,天量货币再次推高房地产泡沫。

还好国家提前出手,给房企和银行都戴上了紧箍咒,也就是“三条红线”和“五个档次”。

钱去房地产的路堵死了,那就去别的地方,比如股市,位于头部的优质股被一路推高,茅台都破2000了。

但是优质股毕竟不多,仍然不足以消化这么多的货币。

于是物价开始涨了,如果你们最近去菜市场买过菜,会发现菜价上涨那叫一个勐。

前天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也含蓄的透露,2021年我国的物价水平大概率会温和上涨。

几乎可以这么说,美国印的钱,已经开始影响到我们的民生。

03

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影响,还远远不止这么多。

最近,拜登还连续定下了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中2个新设职位人选,这两个职位有两个共同点:

一,都是新设的,以前没有;二,都是围绕中国设定的。

有点意思吧。

那我们来看看这俩人的背景。

第一位职员,叫劳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她将在拜登领导的白宫担任“中国事务资深主任”。

说起罗森伯格,这可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

因为在奥巴马时期,她就曾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国和朝鲜半岛事务负责人,是个中国通,长期深入东北亚,非常知晓“中日韩三国矛盾”的历史渊源,

当年萨德系统的部署、朝鲜核问题,就有她的一份“功劳”。

所以罗森阿姨上台后,无疑证明了未来拜登政府也会继续挑逗东亚三强的关系,造成矛盾,以长期遏制我国。

而另一位,也就是她的上司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就更是一位对华的老姜了。

这位坎贝尔不仅是个中国通,简直是个对付中国的顶级专家。他曾在奥巴马任内担任美国负责亚洲事务的最高外交官,被认为是“重返亚洲”战略的设计者,还曾参与解决东海和南海的紧张局势。

2007年,坎贝尔筹建了新“美国安全中心”,奥巴马政府外交团队中的许多人都来自这个中间偏左的智囊机构。

即便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国务院各部门也分布着坎贝尔的门生,共和党议员经常向坎贝尔寻求有关中国和亚洲地区的建议。

从政府卸任后,63岁的坎贝尔就经营着咨询公司“亚洲集团”(Asia Group),并为拜登的民主党竞选活动提供了建议。他还是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联合创始人。

2016年,坎贝尔曾出版了《重返亚太——美国亚洲理政的未来》一书,概述了他的亚洲策略。书里主张巩固现有联盟,与印度和印尼等国建立更紧密关系,以应对中国崛起。

斗而不破,以联盟制约中国,是坎贝尔对华思路的核心。

2018年,坎贝尔在和他人合署的文章《思虑中国》中指出,美国在冷战后的对华政策,并未如愿推动所谓的“中国政治和经济的自由化”,也没能将中国转化为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中的一名“利益相关方”。

他认为,美国现在需要“头脑清晰地反思”对中国的策略,思考为什么美国总是过度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够影响中国的发展轨迹。

2019年底,坎贝尔和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杰克·沙利文在《外交事务》杂志合作撰文《避免灾难性竞争:美国如何既挑战中国又与之共存》。

文章称,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国防战略中把中国定为“战略竞争者”是正确的,但是“这种竞争必须保持警惕与谦逊,围绕与中国共存的目标进行,而不是期望改变中国。”

坎贝尔认为,特朗普政府给美国在亚洲的联盟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修复并重建这些被破坏的关系,并重新建立对华影响力,是拜登即将去做的头等大事。

媒体还称,就在1月12日,坎贝尔和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组织主任拉什·多西(Rush Doshi)撰文强调,美国可以通过利用同盟来反击中国。

具体来说,他建议在七国集团(G7)的基础上邀请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组建“民主同盟”(D10,Democratic 10),重新调整与欧洲和亚洲盟友的关系,并将此视作“未来几十年制衡中国的唯一机会”。

在本周《外交事务》的一篇文章中,坎贝尔谈起了美国需要“认真重新参与”亚洲事务,通过“特别”联盟和伙伴关系来维持所谓“受中国威胁”现有秩序的必要性。

他还曾提出,如果美国两党不能在中国问题上合作,消除美国正处于“急速衰落”的观念,那“美国十有八九会失败”。

可以看出,他头脑清晰,眼光毒辣,在对付中国方面犀利精准。

除此以外,媒体们发现,拜登在许多外交政策人员的任命上,也都选择了在与中国打交道上拥有丰富经验的人。

例如,拜登提名了华裔美国人凯瑟琳·戴(Katherine Tai)担任美国贸易代表,这样的强硬派华裔成为了新任贸易代表,以后中国谈判的难度会变难很多。

而新上任的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对中国的研究有独特的想法。他甚至毫不掩饰自己对华强硬的主张,在19日下午的参议员听证会上,布林肯声称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威胁”,并对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对华主张表示了赞同。

他还赞同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对中国的一系列所谓的“调查结果”,对蓬佩奥在涉疆涉港等问题上的胡言乱语表示了支持。

所以拜登可能嘴上说着要缓和与中国的矛盾,但暗自底下其实早早布下了八卦阵,并都是清一色的“反华人士”。

这种风格眼熟吗?没错,这就是延续奥巴马时期的策略。

一方面,遏制。

比如印太一体,承认世界格局多极化。

通过在各个国家煽风点火,将我们的对手连成一体,比如日韩、东南亚、澳大利亚,从而围堵我们,控制我们的发展。

另一方面,合作。

尽管暗地里悄悄拉群,表面上还笑嘻嘻,积极和我们展开合作,尤其是经济方面,否则多印的那些美元换不来那么多廉价产品,美国人民要抗议了。

说白了,就是既孤立我们,又让我们继续给美国的经济问题买单和擦屁股。

之前特朗普的极限打压,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体会到了拥有技术自主权的重要性,让我国整体战略方向发生了调整,比如提升自主芯片的地位。

但拜登政府表面上会放宽管制,实质是为了更加隐蔽的渗透和控制,从产业链核心问题上把控我们的发展方向,把我们继续困在产业链的最底端。

奥巴马时期的“巧实力”策略将重回拜登的对外行动中,就是通过灵巧运用所有政策工具,包括外交、经济、军事、政治、法律和文化等各种手段,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力。

讲真,这比特朗普还要难对付,因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对中国而言,我们更应该警惕拜登的暗箭。

尾声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通过自由贸易、集体安全以及价值观外交等方式构筑起所谓“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纵深发展,美国无法接受一个必然形成的多元结构的世界格局,更无法接受正在迎头赶上的中国。

其内部的矛盾和外部的困境,仍然没有解决。

所以新上任的拜登,虽然在诸多方面比特朗普要温和,但对待中国方面的战略部署,不会改变。

所以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依然要放弃幻想,韬光养晦,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坚定不移的做科技自主研发,坚定不移的合纵连横,才是发展的正道。

而就在前几天,我国的经济迎来了重要的里程碑。

据国家统计局18日发布数据,202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首次突破100万亿元大关。

相应的,中国的比例从14.72%上升至19年的16.36%。

对比之下,美国GDP占世界比例从2016年的24.51%,已经下降至了2019年的23.77%;

假如未来几年没有任何特殊因素,最快2035年左右,中国就有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同时我们前面说过,美国国债已经突破了27万亿美元,与GDP的比值是恐怖的137%,远超历史最高的二战时期120%。按照现有放水速度,2030年左右可能突破200%。

而拜登政府在前两年还要忙于内部的烂摊子和盟国协调问题,这也又给了我国这些年来暗暗铺垫的中欧贸易协定,一带一路大动脉,中欧班列成长的机会,一旦成熟,很可能会让美国进一步丧失了在欧亚大陆搞事情的话语权。

所以我说,这场中美之间的新较量,才刚刚拉开帷幕。

未来的路还很长,中国依旧要保持警惕,不可掉以轻心。

爱瞌睡的拜登,阴招可比特朗普多多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