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春节防疫要有面对武汉的危机意识

2021年01月20日 13:01 中国新闻周刊

要有危机意识

这种危机意识要像面对武汉疫情一样

每个人都必须这么想

2021年1月5日,在河北报告此轮疫情的首例确诊病人后两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率队到达石家庄。那一天,河北省累积确诊病例39例,无症状感染者78例。截至1月18日24时,这两个数字已分别增至800例和168例,两者加和,病例数接近千人,比10多天前翻了8倍。

连日来,高福带领专家组从现场流调、病毒溯源、实验室检测、应急响应等方面指导河北当地开展科学防控。1月17日晚,他在驻地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独家专访。高福表示,这次石家庄疫情是新冠疫情在中国农村地区第一次流行,“来势凶勐,颇有当年武汉的势头,必须努力控制。”

本刊记者/杜玮 拍摄

河北疫情呈现“小武汉”态势

中国新闻周刊:这轮河北疫情,尤其石家庄的疫情,与以往其他各地的疫情不同之处在于什么?为什么会呈现出这样的特点?

高福:首先,全球疫情还处在大流行期,进入秋后阶段,气温开始下降,北半球病例在增加,这是世界的整体趋势,而全球的疫情没有控制好,进而导致了疫情的反弹。这也与病毒的特性有关,新冠和流感一样,呈现明显的季节性。去年,我们也发现,冷链食品可以造成新冠病毒的一定传播,到了冬天以后,全中国乃至北半球是个大冷链系统,这一背景下,出现疫情的局部暴发是正常的。

其次,这次石家庄市疫情发生在农村。相对来说,公共卫生条件较薄弱,病例发现较以往其他地区晚一些,农村地区可能将新冠当成普通感冒治疗。而从我们1月2日发现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病毒已在这一区域流行一段时间了,但到底传播了几代,我们正在评估。最关键的是现在的气候,特别适合病毒存活。

总的来讲,现在疫情还是在我们掌控之中,但情况还是比较复杂。因为疫情随时有可能进一步发展,如果碰上一个超级传播者,可能会造成某个或一些地方突然大规模的流行,这种可能性从来都是存在的。

在此轮疫情之前,我就说过,这一冬天如果疫情控制不好,就会出现“小武汉”。所谓“小武汉”,即疫情并不会出现像当初武汉那样的规模,以致封城,但还是会出现局部性的暴发,我们要努力将其压下去。河北此轮疫情阳性病例数接近1000例,这就是所谓的“小武汉”,但它应该在我们预判之中,今年冬天肯定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不过不知道发生在石家庄还是其他城市。对这轮疫情,我持审慎乐观的态度,但绝不能掉以轻心。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疫情暴露出农村地区防疫的短板,在你看来,短板是什么,如何补短板?

高福:我们的短板还在于处在农村的基层医疗或疾控机构发现病人较晚,民众防病意识不够强,出现发热病例并没有早报告,也就是说没有落实“四早”,时间一拖长就会出问题。

村民从石家庄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东口转移。本刊记者/杜玮 拍摄

今年冬天,因为大家大多都戴着口罩,一般情况下并不容易感冒,而如果你身边有人有类似感冒的症状、发热,甚至身边好几个人都有类似感冒的症状,就要落实早报告。

而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来说,一定要警惕,有一些发热病人不能随便看,比如说一家子一下来了两三个发热病人,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传染病。传染病在今年冬天首先要怀疑会不会是新冠,应该劝病人去看至少二甲乃至三甲医院的发热门诊。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要有这个意识才行,而不是随意给病人输点液就对付过去了。这次石家庄的疫情也提供了教训,很多村民打点点滴就回家了,这不是治疗传染病的方法。

中国新闻周刊:你怎么评价这次石家庄市采取的抗疫举措,包括全民居家,全员核酸检测,地铁公交停运等?

高福:我觉得做得很好,这个是必须的。如果不采取这样的措施,就有出现近似武汉疫情的趋势。这两天累计阳性病例数接近千人,上千人就意味着这场疫情并不简单。因此政府这么做是科学合理的,也是经过专家评估的。

中国新闻周刊:1月16日的新增确诊病例数较前两天有所下降,这是否意味着是个好消息?

高福:1月8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也曾出现过较之前数字的下降,但紧接着9日就出现反弹,这就是说疫情还不是在我们百分之百的掌握之中。1月17日,邢台除了南宫外,又在隆尧县发现了3名新冠阳性感染者。

春节防疫要有面对武汉一样的危机意识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春节前这轮疫情能控制住吗?现阶段控制这场疫情的难点是什么?

高福:我们还需要等待,我比较乐观,大家应该能过个太平年,但是不排除拖尾拖到年后。

难点在于我们还没有把病例较为集中的三个村的感染者全部打捞出来。第二,目前发现报告的确诊病例,还不够两个潜伏期,需要这个时间。等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没有新病例出现,我们就有把握说这轮疫情控制住了。而目前做任何判断都是拍脑袋想出来的,不是科学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怎么看待这次石家庄市采取的几轮全员核酸检测?必要性如何?

高福:我觉得是否全员核酸检测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评估。这次我本人也到了石家庄,大家开会一起讨论,我们不能盲目地做事情,还是要科学理性。

空无一人的石家庄街头。本刊记者/杜玮 拍摄

这次石家庄市如果只有几个病例,而且如果就集中在某个区域,就没必要全市做检测。但我们发现病例时,小果庄村的感染人数已经比较多了,而且病毒逐步扩散到周边的正定县、新乐市了,石家庄市的裕华区也出现了病例,这说明病毒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这就要下决心进行更大规模的核酸检测。

每一轮核酸检测都像用渔网捞鱼,首次检测往往“网眼”太大,会出现漏网的,如果病例少,做一次筛查可能就够了,目前河北疫情阳性病例达近千例,一次检测并没有办法全部筛查到。主要还是发现病例晚了,感染的人数比较多。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在石家庄,采取了对于增村镇村民的集体异地隔离,你怎么看?

高福:这就要看资源的匹配度和可及性,最理想的情况,我们也希望村民们在当地就地隔离。但当地没有条件,如果在村里面隔离,做不到一人一间房,独立卫生间,这是现实条件所限。因此我们冒着一定的风险,将村民转运,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要在风险和收益间找到一种平衡。

中国新闻周刊:马上就要到春节,除了石家庄,冬季其他地方的防疫,你有什么建议?

高福:首先在思想意识上,大家绝不能有麻痹思想,认为中国已经控制地很好。中国是全球的一部分,全球什么样我们就是什么样。疫情防控一定要关口前移,要有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要像面对武汉疫情一样,每个人都必须这么想。

第二,民众一定要早发现、早报告,不能在家拖着。

第三,政府一定要把工作重心往防疫这一端倾斜一点,要生产、防疫两不误,二者同等重要。一旦发现有疫情的苗头,就要像打地鼠一样,赶快打。去年,中国在应对武汉疫情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剩余几波疫情都处置得挺好,一旦发现疫情,就赶快往下压。

中国建立免疫屏障还要等一段时间

中国新闻周刊:眼下,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境外输入疫情的压力。面对新冠病毒这个敌人,我们的终极武器是什么?

高福:消灭这一病毒最后肯定要靠疫苗和特效药,从目前来看,特效药需要等待的时间更长,我们现在只能靠疫苗。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要建立免疫屏障面临哪些挑战?

高福:首先,现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疫苗,产能是问题,要进一步生产。同时,除了批准的应急使用和附条件上市的疫苗,还要进一步研发。我们现在还有好几种疫苗等待着三期临床试验结果,之后生产上市后,疫苗的供应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至于说要接种多少人群,不同的病毒,不一样。现在专家们初步判断,新冠疫苗应有70%的覆盖面,也就是说100个人,要有70个人打疫苗,才能形成对整个人群保护。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中国来说,多长时间能够达到这样的接种率?

高福:要看各种疫苗研发的进展情况。现在国内好几款在研发的新冠疫苗,三期临床还没有太大进展,所以还得要等一段时间。

目前,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所、武汉所,北京科兴中维研发的三款灭活疫苗都是附条件上市或应急使用,其三期临床都是中期结果。对于60岁以上老人和18岁以下的青少年,疫苗的一些指标结果还没出来,对于18岁至59岁的人群来说,也只是中期结果。关于疫苗,还存在一些需要回答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什么时候我们就不用太担心新冠的侵袭,能逐步回归到正常生活,明年冬天可以吗,还是更早的时间就可以?

高福:这个病毒谁也不好预测,初步判断病毒将和人类继续共存下去,它不大可能消失,消失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在全球都打了疫苗的情况下,具体来说又分为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疫苗彻底起作用,把病毒基本完全控制,使得整个世界就像过去一样。第二种可能性病毒变弱了,疫苗起一点作用,新冠病毒成为像流感一样的存在,这两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在这一背景下,我最后还是提醒大家三件事:保持距离,勤洗手,戴口罩。暂时没有其他任何办法,这个病毒给科学家们、给全球的公共卫生工作人员都提出了全新的挑战。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