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酒店里的洗屁股池 很多美国人当饮水机用

2020年09月27日 21:09 beebee星球

洛可可风的酒店装潢,金色的水龙头搭配象牙白的墙面,让人见识到一种只在《费加罗的婚姻》里幻想过的上流生活。马桶边的饮水机更是设计精巧,循环过滤一次性解决饮水问题。就是装得太矮了,喝个水搞得这么卑微,还是蛮不方便。

这是reddit网友@prettypussy分享的第一次法国旅行经历。

为什么欧洲的喷泉饮水机如此矮?

马桶旁边安个小水池,没见过这种装置的老美通常凭感觉操作。

从水流喷射的弧度来看,这应该是公园饮水机的室内改良版。

但从它安装的位置和高度来说,似乎又不像那么回事儿,欧洲人的讲究总能把红脖子搞懵逼。

红脖子喷泉饮水机

博林学院毕业生麦克斯和同学来到了巴黎度过间隔年,酒店浴室里的小水池同样让他们感到费解。

凭借经验和学识,麦克斯把它来装啤酒,容积大小正合适,还能蓄水。一行人索性用豪饮的方式来庆祝异乡的初夜。

还有的直接把酒倒进去用吸管吸,喝翻了一偏脑袋就可以吐旁边马桶里。令人不得不感叹欧洲佬的人性化。

老美的误会来得比较无聊,看得出来他们也缺乏随时搜索的习惯。

这东西叫bidet,翻译过来叫坐浴桶,洗屁股用的,是一些欧洲和南美国家浴室的标配设备。

几世纪前,法兰西贵族阶级就用它打磨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屁股,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坐浴桶走进千家万户。

日本畅销的智能马桶是它的进化版,但是稳重的布尔乔亚文化人绝不会将屁股轻易交给后现代工业的便捷操作。

方便、清洗,两步骤必须各司其职,这是民族的礼节,持有高贵而严谨的态度。

将食物告别身体需要这样的仪式感,你体面地吃进去的法棍,也得让它体面地离开。

这个看着精致又光洁的器具具备一定的使用门槛,初次接触的老美难以理解它的真正用途。

80年代喜剧片《鳄鱼邓迪》就展示了美国老粗对bidet的态度,用傲慢的姿态来亵渎它为屁股做出的付出。

那么为什么美国人就不认识这个?

其背后有着悠久的文化差异。

自我笔记:坐浴桶不是浴室饮水机

坐浴桶可追溯自法国16世纪,上流社会的贵妇使用木质小桶便后冲洗,17至18世纪开始出现内嵌喷水器,逐渐演变成如今的样式。

坐浴桶雏形,就像在坐木马

然而长期战乱导致英法两国心存芥蒂,英国绅士对法国贵族的奢靡生活向来嗤之以鼻,诞生于第二次百年战争期间的坐浴桶自然被英国人讨厌。

这种观念由英国带到美国,英美与法国便衍生出不同的卫生文化。

英美文化对现代厕所的影响力无可匹敌,以至于上世纪初被视作卫生帝国主义(sanitary imperialism)。

以法国为首的许多国家绝对拥护坐浴桶的尊严,人们认为大量用纸擦拭而不冲洗的行为属于文化掠夺,是老土的粗鄙恶习。

世界上使用坐浴桶的国家

如同意大利对菠萝披萨的强烈抵触,法国人视坐浴桶为生活伴侣,在他人眼中也越发精英而小众。

英国记者Dany Mitzman在一次旅途中错误使用坐浴桶从而开发了其更多用途,许多外国旅行者自发演绎,坐浴桶用来洗脚、刮腿毛,或者用作盥洗池用来洗猫洗小孩都是上佳的选择。

“异族民众用自己的方式走近坐浴桶,这远比忽视它更好。”

“任何外来文化都有一个理解过程,尽管刚开始的尝试容易被视作冒犯。”

Dany Mitzman如此表示。

读者用富有想象力的方式使用坐浴桶

坐浴桶被证实具有缓解菊部疼痛,呵护私处的功效,然而多功能使用将加重底部污染。

美国卫生部官员呼吁人们正视坐浴桶的用途,疫情期间厕纸短缺可以尝试购买坐浴桶代替清洁。

美国人从未拥抱坐浴桶。卫生纸短缺的情况将产生改观

别人抢购厕纸

我: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厕纸消费国,全国每年使用超过360亿卷厕纸。

如果按所有人使用坐浴桶来换算,将会节约1500万棵树木,生产厕纸所用的473,587,500,000加仑水以及用于漂白的253,000吨氯。

《科学美国人》杂志研究认为,坐浴桶是一项惠及全人类的绿色技术,应该拥抱这种文化。

病毒燃尽,坐浴桶飞升

没囤到卫生纸的reddit网友LucasKF在今年4月购买了人生第一个坐浴桶。

他承认一开始是拒绝的。当他鼓气勇气从排泄物中抬起脏屁股,马步平移,落坐在bidet上,打开水龙头时,一股汪洋直冲霄汉,电流从菊部贯通脑门。

“从未有过的爽感!我洗了半小时屁股。”

第一次坐坐浴桶

终于知道坐浴桶如何使用的@prettypussy为自己的错误感到难堪,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它产生喜爱。

她幻想坐在上面应该有更好的感觉,哪怕她没钱改造厕所,家里的卫生纸也不多。

当你网购的坐浴桶终于到家时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