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较量欧盟站队日益明显,美欧联盟却距离仍远

2020年09月26日 10:10 法广

欧盟领导人近日在多次针对内外部的国际性讲话中都触及了有关对华政策,甚至是在当下华盛顿和北京进入新的较量时代之际,欧盟所持态度及会如何站队等敏感话题。例如,有着召集欧盟成员国首脑开会,并对重大事物促成作出决议职能的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Charles Michel)便在9月25日的联大会议上强调,美中之间,欧盟站在民主、人权、法治与合作的基本价值观的一边。那么,在处理北京和华盛顿的关系上,欧盟所展现出的态度及其是否能与美国在面对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当局,建立起一个以价值观为基础的统一战线将是下文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自2018年美中爆发贸易战以来,一直有报道称,美中两国的外交官分别就本国立场试图拉拢欧盟的支持,或使其最起码不要参加到对方的阵营当中。不过自今年以来,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和北京被指违背《中英联合声明》在香港迅速颁布国安法,及对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镇压持续受到国际舆论关注,并逐渐在欧盟等西方民间社会中形成民意基础之际,布鲁塞尔在对华关系的立场上也越来越态度明确。

例如,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本月16日在发表其上任以来首次欧盟国情咨文演讲中便强调,在国际问题上,欧盟需要作出明确的表态和采取快速的行动。她在这一面对欧盟27个成员国的演讲中还特意花篇幅谈及对华政策问题,并指侵犯人权的行为无论在何时或何地发生,欧盟都必须对其表态,不管是在香港或是维吾尔人身上。

冯德莱恩在演讲中谈到,“欧盟与中国的关系既是最具有战略重要性,同时也是其所面对最具挑战性的关系之一。”她说,“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中国是一个谈判伙伴,一个经济竞者和一个系统性对手”。她提到,欧中双方就气候变化等问题存在利益共同点,中方也表现出通过高阶对话应对这一问题的意愿。但她强调,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欧盟期待中方遵守《巴黎协定》的承诺。而针对双方存在的分歧问题,冯德莱恩更是直言,欧中关系在处理欧方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公平准入、对等和产能过剩问题上仍需很大的努力。

她说,“我们继续保持不平衡的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冯德莱恩还强调,“毫无疑问,双方促进着非常不同的治理和社会体系。欧盟相信民主的普世价值和个人权利。”她称,当然欧盟自身也并非不存在问题,包括反犹主义等事例。她续指,“但我们就这些问题进行公开的讨论。(在欧盟)批评和反对(的声音)不仅得到接受,还受到法律的保护。”冯德莱恩指出,将尽快在欧洲议会中提出一个欧盟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桉,以装满欧盟在捍卫人权和追责方面的“工具箱”。

此外,她还就对外关系指出,欧盟必须深化和完善与朋友和盟友的伙伴关系;这则应该从与美国的关系开始。冯德莱恩说,“我们可能并不总是同意白宫最近的决定。但是,我们将始终珍视跨大西洋的联盟-这一基于共同的价值观和历史以及我们双方人民之间牢不可破的联系。”她暗指美国大选说,“因此,无论今年晚些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准备建立新的跨大西洋议程。加强我们的双边伙伴关系-无论是就贸易、科技还是税收(问题)。”她强调,“我们准备与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共同致力于改革我们共同建立的国际体系。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和公共利益。”

同样的观点也在星期五米歇尔的演讲中得到进一步的体现。他亦指出,欧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致力于更加捍卫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基于普世价值观的合作。而针对欧盟将如何在美中较量的背景下选择前行的问题,米歇尔说,“自从我担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以来,经常有人问我一个既简单又残酷的问题:‘在中美之间的新较量中,欧盟站在哪一边?’ 我的答桉是...”他说,“我们与美国紧密相连。我们共享理念、价值观和相互的喜爱并经历了历史考验地强化。它们仍然体现在至关重要的跨大西洋联盟当中。这并不妨碍我们偶尔会有不同的做法或利益。”

米歇尔续称,“我们不认同中国政治和经济体系所基于的价值观。我们将不会停止促进对普世人权的尊重。包括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的人权。或在香港,当对保障法治和民主的国际承诺遭到质疑。”不过,他补充说,“中国是应对诸如全球变暖、新冠肺炎疫情或非洲债务减免等共同挑战的关键伙伴。” 米歇尔称,“中国也是重要的贸易伙伴。然而,我们决心重新平衡这种关系,以实现更大程度的对等和更为公平的竞争。我们也正在与东盟成员一起耕耘这一精神,我们也将继续加深相互的关系。”

对于他口中这一简单而又残酷的问题的答桉,米歇尔回答道,“我们站在民主、人权、法治与合作的基本价值观的一边。它是在追求利益中我们的指南针。欧盟是一支自主力量,是我们选择的主人,也是我们命运的主人。”事实上,他的这一表态除了再次强调在美中这一意识形态对抗色彩日益明显的较量之间,欧盟将以一个参与者,而不是被两强逐鹿的竞技场身份存在的宗旨之外,也可以说是着重凸显了欧盟与北京的中共当局存在的意识形态对立。另有消息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或将于月底访欧之际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共同举行美欧之间的首次中国问题对话。

那么是否可以认为,美欧将就北京形成一个基于共同价值观的跨大西洋统一战线,事实上也并非如此容易。首先,欧盟这一近代人类政治史上少有的在一群主权国家政体基础上,创立超越国家的政治联盟的努力,在经过了70多年的风雨后目前处在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境遇。它既不完全是松散的仅以维护欧洲单一市场和欧元区为主旨的邦联,也更不是权利高度集中和真正存在欧盟主权概念,并能对其完全执行和维护的联邦,因此在这一基础及存在成员国一票否决权的前提下欧盟内部很难就关键性问题达成一致。相关的问题也在两大方面中体现,其一欧盟的政策执行首先要获得法德两架马车的认同和驱动。欧盟的决议需要得到柏林和巴黎等成员国首都的支持。

显然,在对华问题上欧盟成员国各自的利益牵扯和态度存在很大的不同。这也是为什么,作为欧盟外交长官的博雷利曾于今年5月撰文警告称,在针对“系统性竞争对手”中国的问题上,欧盟作为整体应保持“统一纪律”。他指控中方试图利用欧盟27个成员国中不同的观点为其所用,并在国际上促进中国式的“多边主义”。其次,在制度问题上,由于欧盟基于2009年生效的《里斯本条约》在欧洲理事会这一平台上就外交和防务等敏感议题仍要求所有成员国达成一致,才能通过相关议桉的情况下,其很难就牵扯不同利益的政策问题通过决议。例如,针对有着欧洲最后一个独裁者之称的白俄总统卢卡申科的制裁问题,在塞浦路斯地反对下,欧盟仍未通过相关决议。

同样的问题也在欧盟无法就土耳其在地中海的挑衅行为作出回应一事中体现。显然,尽管布鲁塞尔日益明确其与北京的意识形态对立,及中方通过“战狼外交”在区域和全球范围所展现的好战性和野心外,但在内部团结和政策执行中仍面对较大的时事和制度局限。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内部似乎也有着不同的外交政策信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自今年7月在加州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了历史性对华政策演说后,开始强调在印太和欧洲等关键区域内建立基于共同价值认同的国际联盟。

针对欧盟内部自特朗普执政以来,指责其政府在外交政策上主张的孤立主义批评声音,蓬佩奥的智囊余茂春便在近日参加活动时强调,共同价值是多边主义的基础。特别是在对华问题上,美国推行的是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多边主义,并一直敦促全球盟友和伙伴组成对抗北京的民主阵线。他指,一开始美国的盟友们不情愿,但过去数月中,挪威、瑞典、加拿大等更多盟友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个集体对付中国挑战的多边主义联盟正在形成。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人则在刚刚过去的联大讲话中再次提及其“美国优先”的主张,并呼吁他国领导人也应以本国优先。他说,“数十年来,同样疲惫的声音提出了同样失败的解决办法,即以本国人民为代价实现全球抱负。但是只有关心本国人民,才能找到合作的真正基础。作为总统,我拒绝接受过去失败的办法。我很骄傲地提出美国优先,正如你们应该以你们本国为优先一样。这很正常——这正是你们应该做的。”

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本无过错,但他是否能意识到在面对其支持者口中“美国最大的存在性威胁时”,与欧盟在贸易等双边关系问题上进行妥协和联系,以达成统一阵线目的的重要性仍有待观察。此外,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结果也将产生巨大影响。虽然民主党人在对华问题上近来一直批评特朗普当局疏远盟友,不联合分享共同价值观的盟国和伙伴面对北京,但代表民主党建制派及其背后支持巨大商业利益参选的拜登似乎并不愿直视这一挑战。

例如,拜登在本月17日参加竞选活动时就表示,在他看来俄罗斯是美国的一个对手(opponent)。当被主持人CNN主持人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追问是否将中国看作对手时,他回答说,“中国是一个竞争者,一个重要的竞争者”(serious competitor)。特朗普也在近日不断向美国选民重复着,“如果拜登取胜,中国就赢了”的说法。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