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 只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2020年09月25日 05:05 多维

金斯伯格是着名的女性主义者,也是美国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Getty Images)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之死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变数,民主共和两党围绕是否应该在大选前提名新法官争论不休,对于特朗普(Donald Trump)而言,这是一个在最高法院增加保守势力的绝佳机会,但同时民主党将会尽一切可能阻止他这么做。大法官提名之争将对美国大选造成什么影响,是特朗普的机会还是挑战?围绕这个话题,多维新闻专访了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他认为,比起流动的民意,特朗普或许更在意改变权力结构的机会。因此,现阶段,在最高法院增加一名保守法官,是最符合共和党利益的决定。

多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引发的大法官提名之争成为了美国两党的最新焦点,特朗普显然想推动在大选前确认大法官人选,而民主党早已表态称此举是“滥用权力”,在你看来,大法官的提名之争,对美国当前的选情会有哪些影响?

王勇:任命新法官对于选情会有一定影响,特朗普本人在意识形态上代表保守势力,他的选民基础也是中西部地区的保守势力,在宗教信仰上倾向于所谓的福音教派。通过任命一位相对保守的新法官,特朗普首先可以进一步增强保守势力对他的支持,从而巩固基本盘。

另外,此时任命新法官,会在一定程度上挑起两党的意识形态斗争,也就是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斗争,因此民主党的压力在无形中增加了,为了维持最高法院的自由派法官数量和影响力,民主党就不得不进行这场斗争。

还有一点,与当前的权力结构,尤其是国会的权力结构关系很大。特朗普和共和党代表的保守势力想借此机会,在共和党还控制参议院的情况下,尽快任命新的大法官。当前,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别控制众议院和参议院,而参议院又掌握了美国政府几乎所有重要的人事任命,在总统是共和党人以及共和党控制参议院的情况下,新法官的任命比较容易通过,这对于共和党来说,也是选举之前的一个机会,因为在选举之后,共和党有可能会失去对国会的控制,尤其是对参议院的控制,到那时再任命大法官将很难达到目的。

总之,围绕任命大法官的争斗,会对选情产生一定影响,背后也反映了美国国内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冲突,更预示着美国政治权力结构可能会发生较大变动。

多维:路透社与益普索集团9月19日至20日进行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62%的美国成年受调查对象支持大选之后再确认大法官人选,此外,目前已经有两名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不赞同大选前提名,如果要阻止此次提名的话,需要至少4名共和党人“倒戈”,目前来看,这依旧不大可能发生,民主党还会有哪些手段拦截特朗普提名大法官?

王勇:实际上就权力架构而言,共和党借此任命新的大法官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从舆论情况来看,正如你提到的民调,有六成选民不希望在选举期间更换大法官,这反映了部分民意。至于共和党内部,由于议员也面临参议院的选举,参议员会根据各州的选情,民众的呼声决定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如果参议员认为在他的州里面,反对任命新法官的声音较大,他可能就会在选举之前表达反对立场,这其实是一种矛盾。

但是民意能否反映到权力结构当中?这一点值得商榷,因为权力是结构性的,而民意是相对流动的,不确定性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起到更大作用的还是权力架构,特朗普和共和党会选择有利于己方的权力架构。

民主党要如何抵制这种情况?实际上他们手中有很多办法。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已经表态,不排除通过弹劾特朗普来阻止其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的可能,但是这需要时间,有点来不及。

第二,选举之后,也就是在下一届国会当中,如果民主党占据多数,可能会扩大最高法院法官的人数,以此来重塑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平衡。关于扩充法官人数的提桉,在历史上反复出现过,如果9名法官中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比例失衡,民主党有可能提出改革架构。

从当前选情来看,特朗普应对疫情的表现非常糟糕,美国多数民众对此不满,因此这次选举可能会促使美国国内政治发生较大变化,应该说,民主党在明年掌控国会的可能性是增加了的。

多维:一个不能忽略的事实是,选举依旧是特朗普当前的头等大事,所以民意是他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还是会尽一切可能往最高法院输送保守势力吗?

王勇:目前,特朗普的选情正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阶段,从各个民调来看,特朗普都明显落后于拜登(Joe Biden),但在摇摆州中,过去一个月时间事情正在起变化,特朗普与拜登的差距在缩小。

重要的总统、副总统辩论还没有开始,因此现阶段,我认为选举中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但可以说,当前的选情对特朗普依旧不利。真正支持特朗普的往往是那些保守派,这部分选民也就是特朗普的基本盘,在美国占35%。所以,特朗普会有所犹豫,他会算计是任命一个相对中间一点的大法官来吸引未确定立场的中间选民还是继续任命保守派,进行炒作来巩固基本盘。

不过,目前看来任命保守派法官对他的选情更有利一些,首先可以稳固基本盘,而且夹在中间的选民很多是倾向于保守派的。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