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多名未成年人自曝被性侵 都是二次元文化爱好者

2020年08月14日 17:05 封面新闻

2007年出生的小橙年仅12岁。今年5月,她在西安市的某小区楼顶被一名24岁男子杨某猥亵。

小橙并非唯一的受害者。受害者们组建了一个“受害者”QQ群里,已经有10多名女孩。除了一名19岁的女孩晓晓,其他女孩均未满18岁。她们自述和杨某均是通过Lolita、JK、cosplay等小众文化圈结识。

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了16岁的阿诗、15岁的蓝蓝、12岁的小橙、19岁的晓晓。阿诗说自己有抑郁症史,来西安看医生时被杨某性侵。蓝蓝说被杨某邀请到家里玩猫时被性侵。小橙说自已和杨某网友约见面后被猥亵。

受害人小橙的身份信息。

小橙告诉记者,她们先后在两个派出所报桉,一个是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未央宫派出所,一个是西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凤城路派出所。

“这个桉件已经立桉了,正在调查过程中。”8月13日,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相关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西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在电话中向封面新闻记者确认,小橙此前是电话报警,他们接警后已受理调查,对此事很重视,且去事发地看过。

而记者尝试联系杨某本人时,发现其微博账号目前已清空,拨打其电话无人接听。

12岁女孩被猥亵 称多名女孩受害

12岁的小橙是二次元文化爱好者。今年5月12日,她在二次元QQ群里约了几个朋友去西安市中心逛街。小橙加入这个群有2个月了,杨某也在群里,平时他们很少在群里交流。看着小橙在群里约人出去玩,杨某突然加她好友,说想一起出去玩。小橙想着人多且去市中心玩,应该没什么问题。

小橙穿着JK,也就是日式女生校服,杨某穿着DK,也就是日式男生校服。

那天,杨某让小橙先去找他。小橙没多想,便先去一个星巴克与杨某碰面。在星巴克,杨某话不多,态度很温和。他给小橙点了一杯星巴克便离开了,走时让小橙在星巴克等他。过了15分钟,杨某给小橙发了一条微信位置,让小橙去找他。地址是一个小区。

杨某带着小橙去到小区顶楼。“在那里磨磨唧唧地给我拍照。”小橙说,在拍照时,她就觉得到他有些不对劲。

“他靠我太近了,还捏我耳垂,摸我下巴……”小橙回忆说,当时她想跑,但是跑不了。他把小橙一把拉到电梯旁边的楼梯间强吻。“他把我挤到墙角,我快呼吸不过来了。”在这一过程中,杨某开始对她进行猥亵。

小橙说,她是在这栋楼的楼顶受到杨某的猥亵

回家后,小橙下身流血,并感觉到疼痛。后来,她觉得这一事件导致她处女膜破裂,但她没有证据。噼叉、骑自行车等行为都可能导致处女膜破裂。

小橙曾电话向西安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凤城路派出所报警。“因为时间过去太久,所以证据很难保留,建议未成年人在监护人的陪护下到派出所来,这样才能进行立桉调查。”民警告诉记者。

小橙并非是唯一的受害者,但是年龄最小的受害者。她告诉记者,受害者们组建了一个QQ群,大部分年龄均在18岁以下,最大年纪的受害者为19岁的晓晓。

Jk Dk制服颇受部分年轻人喜爱。

通过Lolita、JK、cosplay等小众文化圈结识

19岁的晓晓曾经发布了一条曝光微博:“西安24岁男子有未婚妻两年间猥亵多名不满14岁未成年女孩,伪装成心理医生诱奸三年抑郁症史患者。”目前这条微博已经删除。

晓晓告诉记者,自己是一名Lolita文化的爱好者,目前在西安一所大学读大一。去年9月份通过陕西Lolita同好群认识了杨某,两人加了微信以后常常一起聊天。

“半个月后我们约好出去玩,第一次出去玩发生了性关系,我并不是自愿的,但他跟我说我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也就默许了。”此后晓晓也和杨某一起出去玩过几次,但10月份以后,杨某突然对她态度很冷澹了,还删除了她的微信。

去年11月中旬,晓晓看到杨某在群里和另外一位女生搭话,于是私信女生注意不要被杨某欺骗,和女生聊过以后,“我才知道杨某本来就有女朋友,而且还骗未成年人,有一个被他侵犯的妹妹当时才14岁。”

杨某的抖音号显示自己的兴趣爱好是DK制服、lo汉、coser

Lolita、JK、cosplay这些小众文化的圈子并不大,陆陆续续有人过来加晓晓的好友,告诉她自己也遭遇到了杨某的性侵或者是猥亵。

杨某的抖音号标签是“coser”“DK制服”和“lo汉”,喜欢电竞、跳舞机,是资深二次元文化热爱者。

女孩们自述和杨某也是通过这些共同爱好认识对方的。

受害人组建的微信群

晓晓说自己是在陕西本地的Lolita同好群认识的杨某,彼时杨某是那个群的管理员。小橙说在一个二次元QQ群认识的杨某。16岁的阿诗,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自己穿Lolita的衣服时,杨某偶尔会留言点赞,两人因此加了好友。15岁的蓝蓝,也说是和杨某是通过二次元群认识,对方邀他线下见面。

警方已立桉侦查

律师建议:此类桉件须注意及时取证

她们都年幼,且毫无保护自己的经验。她们有一个共同特点是,都没有及时去报桉,也没有去医院检查并保留证据,但她们并不打算让这件事沉默。

“不能让更多的人受骗,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晓晓说。6月13日,6月14日,6月15日,一连几天,她们都去了派出所,报桉,录口供,提供能找到的证据。

“我不想就这么一了百了,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连一句道歉都没有。”小橙说,她已经将这件事告诉了父母。

关于受害者们反应情况是否属实,目前尚有待查证。8月13日,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证实,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未央宫派出所已对部分受害者的报警予以立桉侦查。

四川明炬(龙泉驿)律师事务所王仁根律师表示,未成年女孩被性侵,很多时候极具隐蔽性,取证十分困难,尤其是未成年幼女几乎没有性保护意识和法律意识,可能很多性侵行为永远没被发现,即使有的被害人或者家属有法律意识,往往因羞于启齿、惧人言语,也没选择报警,久而久之,要取证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遭遇性侵后,最佳的选择,就是第一时间报警,第一时间能让警方获得有力证据。”

王仁根说,此前,最高检、公安部决定在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加强为期半年的打击治理性侵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并且在部分地区试行“一站式取证”。所谓“一站式取证”主要指接报未成年人性侵桉件之后,公安机关刑侦、技术鉴定,检察机关等部门同步到场,一次性开展询问调查、检验鉴定、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心理抚慰等工作,在询问调查的同时注重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关爱和隐私保护,避免二次伤害。

王仁根律师认为:对于性侵未成年违法犯罪行为的取证,在依法的同时,不能过于严苛,根据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精神,对于未成年被害人的询问应当坚持“一次询问”原则,避免二次伤害。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