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线筹款:硅谷超级富豪20分钟捐400万美元

2020年06月06日 17:05 海外视角

这是拜登迄今的线上活动单场筹款记录。而且,这场线上筹款会并不对外公开,只有受到邀请者才能参加,单是“虚拟入场券”就高达10万美元,参与者基本都是硅谷的超级富豪。具体的说,参加这场活动是热衷环保的硅谷亿万富豪小圈子。拜登在活动上谈到了佛洛依德(George Floyd)之死引发了全美反种族歧视大游行,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承诺当选之后会取消特朗普的诸多反环保措施,重新带领美国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者。

这次筹款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是旧金山对冲基金亿万富翁汤姆·斯泰勒(Tom Steyer)。身价约在16亿美元的斯泰勒一直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倡导者,也是特朗普的坚定反对者,他甚至自掏腰包投入7000多万美元用于反特朗普。斯泰勒也曾参加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但投入2.5亿美元之后依然无法有效提高支持率,在3月初的超级星期二初选结束后宣布退选。

换句话说,单是在特朗普上台之后的这三年时间,斯泰勒就自掏腰包投入了3亿多美元用于政治竞选。目前斯泰勒还是加州州长的特别顾问,出任加州政府的经济恢复特别工作组负责人。6月18日,拜登还将在硅谷举办一场线上筹款活动,届时也是由斯泰勒负责组织。

参加筹款会的硅谷超级富豪还包括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夫妇和Nest联合创始人马特·罗杰斯(Matt Rogers)夫妇等人。斯特罗姆2012年斥资10亿美元将Instagram出售给了Facebook。他在执掌Instagram六年后,在2018年离开了Facebook,目前身价17亿美元。他的妻子妮可·斯特罗姆(Nicole Systrom)是知名气候变化活动人士,目前从事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两人都是斯坦福毕业生。

罗杰斯2010年追随苹果iPod部门负责人法德尔(Tony Fadell)共同创办了智能家居创业公司Nest,2014年斥资32亿美元出售给了谷歌。罗杰斯随后在2018年离开了谷歌,目前从事社会公益领域投资。罗杰斯妻子Swati Mylavarapu此前也是知名风投机构KPCB的合伙人,目前开设自己的投资机构Incite Ventures。她曾经担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竞选财务负责人,并给布蒂吉格捐款了200万美元。

和四年前的2016年大选一样,硅谷科技富豪们又一次站到了民主党候选人背后,纷纷慷慨解囊资助拜登。他们和拜登的关系,也随着后者赢下民主党内初选,而在过去两个月急剧升温。

自3月中旬美国新冠疫情大规模爆发以来,拜登就暂停了线下拉票和筹款活动,直到最近全美种族问题大游行,他才公开亮相与抗议者进行面对面的沟通对话。虽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尚未结束,但拜登实际上已经赢下了提名,只待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正式确认。今年11月3日,拜登将代表民主党与现任共和党总统特朗普进行最后较量。

这也是硅谷超级富豪纷纷支持拜登的原因。在此之前,拜登和硅谷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密切。年轻的科技超级富豪们更希望看到一个年轻有活力的候选人,年仅38岁的同性恋候选人布蒂吉格此前更得到硅谷的欢迎。而杨安泽(Andrew Yang)在旧金山湾区也拥有不少支持者。

但硅谷超级富豪们更不想看到特朗普连任。由于美国的两党竞争机制,如果不想看到特朗普再做四年,那唯一的选择就是支持拜登。而且拜登属于民主党温和派,在气候变化、民权运动、国际贸易等问题上与硅谷超级富豪们利益一致,但又不像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那样激进派,要求对超级富豪征收巨额财产税。

筹款能力是美国政治选举的必备条件。到了大选最后阶段,两党候选人都会疯狂砸钱,在线上线下投放政治广告,奔波各地举办选民大会。但并不是钱多的就一定获胜。2016年大选,希拉里的筹款能力远超特朗普,最后却意外失利;而此次民主党内初选,筹款能力更强的桑德斯,最终也不敌拥有诸多民主党大佬支持的拜登。

虽然此前民主党诸多候选人分流了政治筹款,但在赢下民主党内初选之后,拜登汇聚了美国自由派的几乎全部支持,筹款能力也开始急剧提升。联邦竞选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拜登竞选阵营总计筹资6050万美元,已经极为接近特朗普阵营的6170万美元。但凭借着先发优势,特朗普阵营在4月底总计拥有2.55亿美元现金,而拜登只有9750万美元。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硅谷超级富豪都是自由派,这里也有不少传统的共和党支持者。但由于特朗普极具争议的言行和上台之后的政策,要在硅谷站出来公开支持特朗普,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Paypal联合创始人、风投大亨彼得·蒂尔(Peter Thiel)就是最知名的特朗普支持者,他在2016年大选给特朗普阵营捐款了100万美元,并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为后者公开拉票。虽然蒂尔成为了白宫的座上宾,但他却在硅谷成为众矢之的,后来搬家到了洛杉矶。

2016年英特尔前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曾经打算为特朗普举办筹款会,但考虑到此举可能给英特尔带来的负面影响,最后临时宣布取消活动。过去一年,Sun联合创始人迈克尼利(Scott McNealy)和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都先后提供了自己场地,帮特朗普进行线下私密筹款活动。

当然,甲骨文员工也曾经公开抗议和变相罢工,抵制埃里森私下支持特朗普筹款。2010年甲骨文斥资74亿美元收购了Sun,随后将Sun的总部园区出售给了Facebook。迈克尼利目前身价超过15亿美元,处于半退休状态,并不需要担心外界抗议。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