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谷歌"分手"一周年,华为彻底实现"去美化"了吗?

2020年06月06日 17:05 海外视角

“极端困难的外部条件,会把我们逼向世界第一。”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2019年华为誓师大会上说。

从5月与谷歌“分道扬镳”,至今已经一年有余,华为热度始终不减。

谷歌颁布“禁令”后的这一年,华为大量海外用户流失,损失惨重。据外媒The information预测,2020年华为手机销售量会因美国制裁加上疫情影响再下降20%。

失去谷歌的支持,华为没有退而求其次,而是选择了自研的l。过去一年,华为一方面将BG业务重心转移回国,另一方面推出研发已久的“鸿蒙操作系统”,随后又花重金打造“HMS生态系统”。再加上华为海思的“麒麟芯片”,一系列有力反抗带来显着成果:

不久前,华为完成了“去美化”的产业链建设。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HMS中很多产品只针对海外市场,国内用户是用不到的。客观来说,不是不能用,是没必要。譬如地图业务,在国内,无论车载导航还是智能服务,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等产品都足够成熟了,华为没必要再浪费精力。就像华为云服务总裁张平安说过的,“要建设HMS生态,肯定得是把自己的朋友圈搞的多多的,别人干的我不干,我就干一些别人干不了的事。”

说白了,比起自己下水捞鱼,华为更想结网以赠。所以你不会看到华为造车、炒房、送外卖,但你会看到华为在终端云服务、5G网络、芯片等“新基建”相关的硬核科技领域的研究。

弥补国内科技领域“水桶”的短板,寻求快速突破层层封锁圈的方法论,才是华为真正在做的事。更宏观的角度解释,是华为的“技术兜底”,让国内科技公司有了更好地应对未来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底气。

HMS生态进展迅速

本月初,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副总谭东晖公布了HMS生态系统和华为AppGallery的最新进展: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华为HMS全球手机月活用户超过6.5亿,开发者数量超过140万,接入HMS Core应用的数量高达6万款,同比增长 67%;而华为AppGallery每月活跃用户超过4.2亿。

多项数据都保持着稳定增长速度,如今HMS生态已经进入全球前三,其实际铺设速度远超预期,这又将华为往“世界第一”的位置上推了一把。

这主要归因于企业高效的执行力。在迅速推出HMS生态服务后,华为一边重金招贤,一边推出“华为全家桶”,以形成强劲的市场竞争力。

2020年2月,属于华为自己的应用商店App Gallery悄悄上线,之后HERE WeGo地图、搜索引擎Search、AppSearch、Petal Search(花瓣搜索)陆续上线,华为送给用户的多用途“大礼包”逐步完善。

对外,华为向开发者释放了"芯片组-设备云"功能,其中包括数十个 HMS 内核套件。借助这些套件,新加坡版“滴滴”ComfortDelGro,获得了快速精确地获取用户和车辆位置信息的能力,从而避免了用户在错误的路旁等待出租车的情况发生。

同时,华为不惜斥10亿美元激励金、开出9:1广告收分成等诱惑条件,换来了HMS全球注册开发者人数的爆发式增长。

表面看似华为“吃亏”,实质上,凭借“让利”,双方从底层建立了更紧密的生态关联,华为HMS生态系统得以快速成型。与此同时,Petal Search搜索引擎的出现,补齐了鸿蒙系统最为重要的变现短板,既让其有独立运行能力,又以广阔商业化空间吸引开发者们进来。

某种程度上,开发者精力迁移至HMS系统后,也让双方有能力不断满足5G时代用户对智能互联的更多诉求。

地图服务是重点

Huawei Map Kit 是 HMS生态的14个内核服务之一。

众所周知,地图服务不仅是用户出行的刚需和第一入口,也是拓展自动驾驶、车联网、智能交通等B端业务的底层能力,更是构建终端应用生态中的关键一环。新加坡版“滴滴”就是最好的实例。

国内的最新消息是,地图数据提供商四维图新董秘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透露:目前与华为的合作领域主要在面向B端的导航电子地图,自动驾驶地图,V2X,智能城市,平安园区,华为云等方面,未来将构建“网,云,端”一体化解决方案。

猜测华为在国内地图服务领域的重点或许是TO B赋能,而在海外市场,其战略布局必然有“自研地图”的一席之地。

从C端用户角度考量,现阶段,相信任何一个智能手机用户,都很难接受回到“老年机”时代。即便有时候,你可能真的受够了各种应用不停地push和索取你的定位等访问权限。

在「Here WeGo」上架之前,如何补齐地图服务就是华为最难解的“顽疾”之一。不像国内,谷歌地图在欧美市场几乎是垄断的,海外用户对谷歌地图的依赖程度,不亚于国内用户使用微信。

而这,几乎就掐住了华为海外市场的主动脉,用户“叛逃”自然在情理之中。

上架地图应用迫在眉睫。为此,去年8月华为HMS向开发者开放了面向海外的地图能力;今年4月,App Gallery终于迎来了地图应用「Here WeGo」,标志着华为手机海外用户无地图可用的尴尬窘境被终结。

但事实上,Here WeGo并非华为自研产品,它的前身是曾名噪一时的诺基亚here地图,巅峰时期,地位不亚于谷歌Maps地图,是全球市场上为数不多能够提供相对较全的地图数据和地图服务的产品。

随着诺基亚手机业务衰落,here地图业务也被宝马、奔驰和戴姆勒三大汽车厂商合资的集团以28亿欧元高价收购,随后改名HERE WeGo地图,摇身一变成了车载导航供应商。

总体而言,这款地图不论功能还是使用体验,都与谷歌地图相差无几,基本能满足海外用户日常出行需求,华为与之联手是个不错的选择。

华为仍有难题待解

Here WeGo上线的同时,华为也迎来了一个新问题:如何让用户接受一个完全陌生的“华为全家桶”?

从用户惯性思维角度看,不得不承认,华为短期内还难以赶超谷歌,被用户全盘接受。就像国内网购一样,用惯了淘宝,就算你知道亚马逊也能买义乌小商品了,但不到万不得已,你会主动摒弃前者选择后者吗?

答案显而易见,习惯是最难改变的东西,放在终端产品上也是同一个道理。而且客观的讲,谷歌全家桶、安卓生态系统无论完善度还是市场占有率上,都是当前华为不可比拟的。

唯一的例外可能是终端本身带来了行业性的颠覆,比如Apple的爆发,本质上是产品革命引发了行业结构性的变革。不否认华为具备世界领先的技术和创新能力,但目前其面临的挑战是:海外市场、一家成熟企业,以及一个几近垄断的局面。这样难解的题面,华为需要更长时间作答。

但硅谷创业老兵陆奇曾说过一句话:“人生不是线性的,不要以为一班车就能把你从现在的位置,带到你自己所期望的位置。”深以为然。

挫折驱动是长期主义者的性格底色,而“华为’大厦’不会有’将倾’的问题”。对此,任正非表示,“在最先进的领域不会有多少影响,至少5G不会影响,不仅不影响,别人两三年也不会追上我们。而领先全球的5G技术,是华为征服世界的利器。当一个公司能引领时代,让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它就没理由被拒绝,被淘汰。”

近日,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被问及鸿蒙系统和HMS生态时,任正非强硬表态,“如果还用别人的,再断供了怎么办?我们没有安全感,断供把我们逼上了梁山。”足见华为要用HMS替代谷歌GMS、用鸿蒙替代安卓的决心。

华为正在加大对HMS平台和AppGallery的推广力度。据Mobile World Live报道,华为英国消费者业务总经理Anson Zhang透露,在英国已经有500万人拥有搭载HMS的终端设备,其中有200万人从AppGallery下载应用进程。华为也将继续投资AppGallery,同时与更多开发人员合作以增加平台上可用的内容。

同一时间段,华为自研搜索引擎「花瓣」浮出水面。这不亚于直接切了谷歌的蛋糕。目前谷歌收入来源依赖互联网广告,而这些广告的展现载体就是谷歌GMS、谷歌全家桶,华为HMS生态挤压谷歌市场份额,后者营收缩减在所难免。

因此,断供的“套路”,从短期来看,对华为的影响就是“少赚了一些钱而已”;但从长期来看,却倒逼华为成了一家“拥有生态的伟大的公司”。

另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华为多次强调“要始终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放在首位。”狭路虽窄,却直戳谷歌痛点。

海外用户对个人隐私安全的重视程度远高于国内,想必大家就算不刻意关注,也难免不时的听到Facebook、苹果、微软等科技巨头,因为触犯或泄露用户隐私数据被群起而攻,赔个数十上百亿都是家常便饭。

本周二,就有外媒报道,谷歌在一项拟议的集体诉讼中以“非法侵犯数百万用户隐私”为名被起诉,要求其至少赔偿50亿美元。

这不是谷歌第一次被指控和索赔,因为在安卓系统上的高度垄断,它曾多次遭遇欧洲的反垄断调查和处罚,然而谷歌却没有要妥协的迹象,甚至在土耳其要求其整改时,以不再提供GMS授权威胁。

而华为HMS生态系统推出后,谷歌全球霸主地位开始动摇。因为手机厂商们知道,安卓系统和iOS生态之外,还有第三种选择。至少目前华为手机所到之处,消费者们已经接受了这种选择。

挑战在于,“对手”丝毫不给华为留一丝喘息空间,危机浪潮此消彼长,生态潮退,供应链制裁就迅速袭来。最新的制裁计划,将矛头指向了华为的芯片合作商台积电,目的是封锁华为芯片供应链。

这一次,“国产双芯”(联发科、华为海思)浮出水面,缓解了危机,但下一次浪潮何时来袭?如何化解?都还难以预料。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