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接手什么样的国美?已主动向京东拼多多示好!

2020年06月28日 15:03 海外视角

近日,汇丰银行重启了3.5万人的裁员计划,以削减45亿美元的成本,并冻结几乎所有外部招聘。这已经不是外资银行首次提及降薪或裁员,今年上半年的疫情或加剧这一情况。5月份,德意志银行成为成为首家恢复因疫情而暂停裁员计划的主要银行。

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以来,包括德意志银行、意大利裕信银行、巴克莱银行等众多国际银行累积披露裁员计划超过7.7万人,若加上此次汇丰银行的3.5万人裁员计划,全球银行业计划裁员规模已超过10万人,外资银行降成本的态势尤为明显。

在全球大型经济体实施QE乃至负利率的背景下,疫情防控效果明显、投资回报率较高的中国内地市场对于外资银行有着不小的吸引力,自去年7月以来,国内金融业改革开放政策不断出台,加上国内金融科技的高速发展,外资银行扩大在华业务布局或成为未来趋势。

全球银行计划裁员超10万人

去年仅打算裁员4000人的汇丰银行,如今以3.5万人的计划裁员规模超过计划裁员1.8万人的德意志银行,在计划裁员规模上位居第一位。

据彭博社统计,2019年全球有50多家银行宣布裁员,计划裁员人数77780人,创下201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欧洲银行是裁员重灾区,各银行已披露的计划裁员规模达6.35万人,占裁员总数的82%左右。

具体来看,裁员规模排名前十的银行分别是:汇丰银行3.5万人、德意志银行1.8万人、意大利裕信银行8000人、桑坦德银行5400人、德国商业银行4300人、巴克莱银行3000人、阿尔法银行3000人、比利时联合银行2100人、法国兴业银行2100人和凯克萨银行2000人。

值得注意的是,汇丰银行曾在今年2月份宣布2022年前进行大规模重组,首次提出裁员计划,但不久后暂停。

当时,汇丰控股表示将削减1000亿美元资产,缩减投行规模,并将改革美国及欧洲业务。汇丰控股集团行政总裁祈耀年曾表示,这个计划的重点是汇丰银行的聘雇人数将在未来三年内从23.5万人缩减至接近20万人。

根据汇丰银行2月份宣布的重组计划,未来将合并私人银行和理财业务,减缩欧洲股票业务,并缩小在美国的零售网,以期减少45亿美元成本。

在多年低利率环境和不可预测的市场给收入带来压力之后,节省成本对欧洲银行业尤为重要。

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份,德意志银行成为成为首家恢复因疫情而暂停裁员计划的主要银行。该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泽温(Christian Sewing)已表示在未来30个月内再裁员1.2万人,预计多数裁员将发生在德国,同时启动了一项自愿退休计划。

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福尔克斯·兰道估计,欧元区银行每年因负利率政策损失约80亿欧元。北欧银行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科斯库尔将其描述为“一个实际上正在扼杀欧洲银行业参与者的危险环境”。

在全球银行业裁员潮蔓延的同时,也有部分外资银行给予了员工不裁员的承诺,值得注意的是,裁员潮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中国地区业务受影响较小。

在美国,摩根士丹利曾提出裁员1500人,但因为顾虑到疫情期间员工对工作的担忧,已承诺今年内不会裁员;花旗集团下令停止执行此前制定的裁员计划,并宣布对年薪低于6万美元的雇员发放1000美元现金,这部分雇员大约有7.5万人,在花旗员工总数中占比接近40%。

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相关人士表示:“中国是汇丰集团重要的战略性市场。未来,汇丰将继续在业务、服务、人才和技术等各方面增加对内地市场的投入。”

与汇丰银行相似,在亚洲拥有重要业务的渣打银行相关负责人告诉券商中国记者,“目前公司没有裁员计划,只有正常的人事调动。”

“受疫情的不利影响,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外资银行容易出现裁员的情况。”中国银行香港(专题)金融研究院经济研究员丁孟向记者分析,“但可以看到此次裁员主要还是外资银行内部的业务调整,比如汇丰银行会削减亏本或者不增长业务的人员,长期来看属于正常的业务调整。”

降成本削减交易业务

据路透社援引汇丰银行高管人员信息,此次汇丰银行大部分裁员可能发生在环球银行和资本市场部(Global Banking and Markets,简称GBM),该部门被认为是集团内精英部门,主要负责投资银行及交易业务。

在汇丰控股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指出,2019年全年环球银行和资本市场业务的商誉减值达39.62亿美元。公司列账基准收入下降5%的原因为环球银行和资本市场的估值调整录得不利变动,以及制定寿险产品业务受到不利市场影响。

“投资银行业务要求企业要反应迅速,要求会把握交易机会,并且内部有灵活的机制。”汇生国际融资总裁、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向记者分析,“在金融市场急速变化的今天,汇丰银行的投行业务和环球资本市场业务缺乏竞争力,加上疫情影响,营收不佳可能是首先被裁撤的原因。”

“外资银行在机制上很灵活,有的业务不赚钱或成本高就会进行削减,未来这个业务好了可以再重新招聘扩张。”丁孟指出,很多交易是可以数字化技术或由人工智能代替来降低成本的,也有很多业务本身没什么发展潜力,比如近几年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

目前关于汇丰银行是否真的裁撤投行业务人员尚无定论。丁孟表示:“内核逻辑在于哪些业务有利润就加人手,反之则裁减人员。对于很多外资银行来讲,投行属于内核岗位,也是内核竞争力的体现,少部分调整可能存在,大幅度裁撤并不现实。”

投资银行和证券交易业务向来是外资银行利润最为丰厚的业务,但由于市场环境严峻、客户交易活跃度下降加之成本较高,这类业务的人员在此轮裁员潮中可能首当其冲。

投资银行业务是德意志银行此次改革的重点之一,这个内核业务一度占德意志银行收入的半壁江山。在此次重组计划中,德意志银行将缩减投资银行业务的规模,退出全球股票交易业务,恢复持续盈利能力和增加股东回报。德意志银行曾表示在2022年之前将人员总数降到7.4万。

今年3月,瑞信银行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戈特斯坦(Thomas Gottstein)表示,该行不会因疫情而裁员。但是,他为将来的裁员计划打开了一扇门,他表示该行在摆脱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后,从中期来看将需要更少的员工,网上银行的兴起将导致分支机构数量的减少。

为应对客户交易降温的局面,花旗银行已在去年裁减100名固定收益和股票交易部门人员,接近该部门总人数的10%;巴克莱银行计划裁员的3000人中,一部分是固定收益部门的人员,通过在全球削减成本缓解市场部门盈利下滑的趋势。

一位香港投行从业人员表示,目前香港的券商业务越来越不好做,很多小型券商的股票交易部门甚至缩减到只有1~2个交易员,市场气氛不好,股市低迷,一些金融机构已经在缩减成本过冬。

中国银行研究院发布的《全球银行业展望报告》指出,近年来,由于管理成本居高难下,裁员成为银行的管理手段。发达国家银行业成本收入比普遍处于较高水平,2018年主要大型银行的成本收入比达到60%左右。缩减员工规模成为降低管理成本的重要手段。

上述《报告》还指出,部分大型银行的员工人数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连年下降,如花旗、汇丰、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意大利裕信银行等。一部分大型银行的员工人数则呈现先升后降的趋势,如摩根大通、美国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等。

“缩减”背后加强科技投入

外资银行在提及裁员降低成本的同时,不少也表示要利用科技手段,进一步降低运营成本。

除汇丰银行以外裁员规模最大的德意志银行,已计划部署用机器人代替1.8万人裁员计划中的部分员工,帮助德银从战略上缩小规模。

德银较早的在中国布局金融业务,去年9月,在上海成立名为“Blue Water Space金融科技空间”的创新中心。

6月17日,外资银行开泰银行在深圳设立的全资科技类公司,也是今年在深圳市成立的第一家由外资银行发起的金融科技公司。主要开展业务包括设计和建设信息技术系统、研究有利于数字银行和数字经济系统的新技术和业务模式,研制和测试原型产品,为银行和客户提供新型金融科技服务。

恒生中国方面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近日推出直销银行服务,客户可通过移动端网页或微信小进程实时开立II类人民币(专题)结算账户,在APP办理相关金融服务。

今年2月份疫情期间,恒生中国接近98%的交易通过电子银行渠道进行;手机基金业务交易量相比2019年月均数据猛增176%;其他零售及财富管理产品的电子银行的交易量占比也达到了历史新高。

花旗银行的报告指出,2015至2025年间,银行雇员将减少30%,且下跌速度会由近些年的每年2%上升到3%。FinTech正在影响未来银行业的经营模式——未来银行机构可能会更多专注在咨询和顾问业务,而非交易业务。

https://www.backchina.com/news/2020/06/28/696183.html

2.[CJPT]黄光裕接手什么样的国美 已主动向京东拼多多示好

2018年12月19日,虎嗅网《等待黄光裕》回顾了“美苏争霸”的惨烈、谈到“看守内阁”保守疗法的得失,并预言黄“不会坐到2021年。”

2020年6月24日晚,根据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示,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到2021年2月16日,只要表现良好,黄光裕将彻底重获自由。

黄光裕即将重掌的是什么样的国美呢?

规模掉队

1)营收由领先到完败

2008年,国美电器、苏宁营收分别为459亿和499亿,国美电器相当于苏宁的92%。

截至2008年末,国美、苏宁旗下门店总数分别为859家和812家;加权平均销售面积分别为296万平米和346万平米。

在上市公司层面,国美电器落于下风。但国美旗下有413有门店没有进入上市公司,原大中旗下的61间门店亦未“并表”。2008年末,国美实有门店数达1333家,比苏宁多521家,领先幅度达64%。2008年,国美、永乐、大中销售额合计约1200亿,比苏宁高140%。

若非2008年11月黄光裕被拘,“美苏争霸”大概率将以国美完胜落下帷幕。

2010财年,国美电器、苏宁营收分别为560亿和755亿。两年间,国美电器营收从苏宁的92%(2008年)跌到74%(2010年)。即便计入非上市门店业绩,国美的规模优势已不复存在。

2011年3月,国美电器宣布陈晓辞去公司主席、执行董事职务;大中电器创办人张大中出任公司主席及非执行董事,领衔“看守内阁”。国美才算稳住了阵角。

2016年4月1日起,国美旗下所有门店装入上市公司,2016财年营收767亿,相当于苏宁的51.6%。而此时京东已经崛起,2016年国美营收相当于京东的29.5%。

2016年以来,国美不进反退,2019年营收595亿,较2016年下降22.4%。

2019年的国美,规模大致相当于苏宁的五分之一、京东的十分之一。

2)门店数、营业面积掉队

截至2019年末,国美有标准店1154家、县域店1026家,旗舰店289家,此外还有96家超市和37家建材店,合计2602家。

2016年末、2017年末,国美门店总数分别为1628家和1604家,营业面积500万平米。

与2018年末相比,国美2019年末标准店减少142家,县域店增加513家。

苏宁旗下门店种类繁多,现称为“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简称“3C店”)的门店是最成熟的业态,与国美门店存在一定可比性。

2019年末,苏宁有2307家3C门店,营业面积522万平米。2018年、2019年,国美均未披露营业面积,姑且认为与”苏宁3C店”大致相等。

但苏宁除2307家3C店之外,还有37座“生活广场”、833家易购直营店、233间家乐福、15间苏鲜超市、175间红孩子母婴店,总门店数3600间、总经营面积817.5万平米。

当年“美苏争霸”,一刀一枪拼的就是收入、门店数和营业面积。黄光裕离开后,国美的态势可以概括为“且战且退”,但比“兵败如山倒”强百倍,应该给张大中、杜娟点赞。

激烈竞争领域的龙头企业失去灵魂人物,“看守内阁”能维持今天的局面已经很不容易。

“完美”错过一个时代

2011年,在电商“冲击波”降临前夜,苏宁离开“舒适区”主动“革自己的命”。虽然痛失“绩优股”桂冠,但拥抱新时代、碾压老对手,应当说得大于失。

2016,苏宁线上线下商品销售规模(约等于电商GMV)为1884亿,其中线上销售805亿、占比42.6%;线下销售1079亿、占比57.3%。

2017年,苏宁线上线下商品销售规模为2433亿,其中线上1267亿、占比52.1%;线下销售1166亿、占比47.9%。这是苏宁线上销售规模首次超过线下,意义非凡。

2018年、2019年,苏宁仅公布线上销售规模。

2019年,苏宁线上销售规模2387亿,其中自营、第三方卖家分别为1584亿、803亿。第三方卖家销售占比34%,与京东(约为50%)相比还有一定增长空间。

假设自营成交率(营收占交易规模的比例)为80%,第三方业务变现率(营收占交易规模)为10%,则苏宁来自线上的营收约为1350亿,刚好是2019年营收的一半。

历时9年,张近东妥妥地再造了一个“线上苏宁”。

今天的苏宁相当于5个国美,两个半在线上、两个半在线下。

物流基础设施方面,苏宁亦大幅领先。截至2019年末国美、苏宁仓储及相关配套面积分别为300万平米和950万平米。

大润发被并购,创始人黄明端黯然离任时说:“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苏宁总算没有被时代抛弃。2019年,国美线上营收20.6亿,聊胜于无、与苏宁没有可比性,更不要提京东。

国美“完美”地错过了一个时代。

耐人寻味的毛利润率

国美、苏宁基因相似、起点相近。如今苏宁一半线下、一半线上,国美基本属于“纯线下”。两家毛利润率的差异,足以揭示线上、线下两种零售模式的经济效益。

1)名义毛利润

国美、苏宁披露的“毛利润”都是名义毛利润。两家分别在“营销费用”、“销售费用”项下纳入“租金”、“薪酬”、“水电费”等门店开支。好比饭馆计算毛利润,不扣除租金、薪酬,无法令人信服,姑且称之为“名义毛利润”。

名义毛利润率高低,首先取决于供应链管理,直接地说就是向上游家电厂商议价的能力。在这个方面,国美、苏宁的功力不会有显着差别。

2019年苏宁(零售)和国美名义毛利润分别为316亿、91亿;名义毛利润率分别为12.4%、15.3%。苏宁零售规模数倍于国美,毛利润率却更低,说明“线上+线下”混合模式的经济益不敌“纯线下”模式。

苏宁奋勇开拓线上业务没错,“规模至上”早已成为商界共识,何况只牺牲了几个点的毛利润率。

2)真实毛利润

计算国美、苏宁“真实毛利润”至少应将与门店、送货、物流相关的支出剔除:从国美名义毛利润中剔除“租金”、“薪酬”、“水电”、“送货”和“折旧”;从苏宁毛利润中剔除“人员”、“租赁”、“水电”、“物流”、“装潢”。

除个别年份,如2018年,国美真实毛利润率高于苏宁。2019年,国美、苏宁真实毛利润分虽为16.4亿和32.8亿,毛利润率分别为2.8%和1.3%。国美规模是苏宁的五分之一,真实毛利润倒有苏宁的一半。

2019年京东营收5769亿,其中商品收入(自营)5107亿、服务收入661.5亿;同期营收成本4924.7亿,毛利润率14.6%。假设服务业务毛利润率为60%,则自营业务名义毛利润率为8.8%,剔除7%的履约开支,真实毛利润率也只有大约2个百分点。

2009年前后,电商大潮初起。不少人认为“电商没有店面成本”、“能够展示的品类无限丰富”、“消费者足不出户就可下单,然后等送货上门”……因此电商必将取代、颠覆线下零售业。

张近东是传统零售大佬中最看好电商的,却没有“壮士断腕”放弃线下,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开拓出全球零售业罕见的“线上+线下”混合模式。

国美向何处去

把国美、苏宁、京东三家放在一起比较,发现纯线下的国美真实毛利润率最高。

时至今日,阿里、腾讯、京东、网易等巨头线下“扫货”到了疯狂的地步。参股永辉、华联、高鑫、家乐福、步步高、居然之家、海澜之家,再没有人认为“线下门店是负资产”。

线下门店的价值受到重视有三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线上流量已经瓜分殆尽,并且没有多大增长空间。互联网公司获得新增流量越来越难、代价越来越高,于是纷纷到线下寻找“流量入口”。

其次是线上购物的固有缺陷。例如,展示品类虽多,提供的信息却相当有限。网上相中一款6000多元的笔记本电脑,键盘手感如何、显示器看着舒服不舒服,不到线下店看看真机就下单?鞋子舒服不舒服眼睛没法告诉你!凡此种种,都是没法单纯靠网上体验来解决的。

线下店不可能被完全取代,甚至毛利润率还高于线上,但零售业的发展趋势从线下到线上。目前线上销售在社会商品总零售额中的占比仅为20%,还有广阔的增长空间。

有两个事实可作为上述判断的佐证:

一是2008年国美系销售额1200亿,而2020年仅为595亿,反映出线下零售的江河日下;

二是黄光裕获假释消息传出后国美电器股价大涨17.4%,市值也才349亿港元。同日京东、拼多多市值分别为928亿美元和1020亿美元。说明资本市场对线上、线下零售发展前景的态度。

2020年4月19日,拼多多认购2亿美元国美可转债;5月28日,京东集团又认购了1亿美元国美可转债。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两项投资都是国美主动提出的要求。黄光裕出狱在即,如果不是他授意,谁会在这个当口多此一举向拼多多、京东示好。说明黄光裕已认识到“纯线下”模式势微,打算通过战略合作方式补齐国美短板。

但黄光裕不是一个善于与人合作的主,与拼多多、京东同时结盟更是扯谈。黄光裕此举相当于向黄铮、刘强东发出“邀请函”,以此为由头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