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封国后动荡,4500万打工仔四散而逃,将病毒带到全境?

2020年03月31日 20:08 英国时报

2020年四分之一的时间过去,全球疫情依旧持续严峻,总确诊人数已累计超过72万人。其中,美国的确诊病例已超14万人,意大利也直逼10万。北美胶着,欧洲沦陷,中东危急,随着检测的放开,推迟今年夏季奥运会的日本,也终于开始确诊多个病例。

看了许多报道,也为大家介绍多个国家的情况后,在这么多地方里,最让报姐疑惑的国家,是印度。

早在1月30日,印度已经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整整两个月,60天过去,

目前,印度有1071个确诊病例,29例死亡病例,100例治愈病例。这样的数据,对于一个世界人口第二(超过13.8亿),人口密度464人每平方公里的国家来说,可信吗?

印度的疫情,究竟怎么样了?

60天前,印度的喀拉拉邦确诊了第一例新冠病例(在武汉留学的返乡印度学生输入)。该邦随后出现的两个确诊病例,也来自从武汉返乡的印度学生。与此同时,2月1日到今天,印度政府先后从中国、日本、意大利、伊朗等国撤侨,人数接近2000人。

印度政府要求撤回来的侨民必须接受医生检查,进行隔离14天的措施。之后印度也暂停发放签证,要求从疫情严重国家回来的印度公民隔离14天。面对输入型的疫情,印度最开始的操作,看上去没什么毛病。

而以最早出现疫情的喀拉拉邦为例,因为是最早发现疫情的邦,当地政府采取了相比印度其他地方更严格的检测和隔离措施,总共134370人被要求在家隔离。截止发稿前,喀拉拉邦的官方确诊人数,是202例。

可是,喀拉拉邦对疫情的相对重视,不代表所有印度邦政府的立场。整个二月,印度全境除了喀拉拉邦,都没有确诊病例的记录出现。难道疫情真的在喀拉拉邦得到控制,印度可以高枕无忧了?测试确诊,堵住社区传染的防疫措施有多重要,报姐不再赘述。

那么,印度到底测了多少人了?答案是:100万人里,只有18人得到核酸检测的比例。

人口超过13.8亿的印度,这么低的检测率,完全变相给了病毒在社区传播的机会。甚至,直到3月19日,印度都只测试从国外回来的,或是和新冠病例有过接触史的人。那些因为肺炎症状入院检查的本土病例,都因为不符合检测标准,不能得到测试。

不测,就没有。现在只有1000多个确诊病例的数据,就是这么来的。

整个二月,印度政府可以说让病毒在全境任其发展。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高级科学家Nivedita Gupta对《印度快报》记者的解释是:“这是一个理智的决定,这样才不会因为无效检测浪费资源。”

任由病毒发展的后果,开始在3月出现。

三月开始,病毒开始在孟买、新德里等地都出现了病例。一方面,是因为整个二月,随着印度全境务工人员的传播和潜伏期结束(每年有4500万乡村劳动人口前往大城市务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些大城市的医疗测试条件,比其它小城镇乡村好,有能力和医疗物资搞测试。

直到3月19日,印度总理莫迪面对全国讲话,希望大家从22号开始遵守宵禁,直到3月底前都不要出门,将投入超过200亿美元的新冠经济计划,用来支持因为疫情受挫的经济。

民众还没反应过来,莫迪又在24号午夜前四个小时,宣布进行“封国”,全国封闭式隔离21天,除医疗、食品运输等关键行业外,其它经济活动统统都被叫停。

尽管之前印度各邦政府都在三月时宣布关闭学校、停止学术活动、节日活动等措施,莫迪这样只给几个小时反应时间的全国性停顿,给印度民众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要知道,13.8亿印度人口中,四分之一的民众都生存在贫困线以下。停掉经济活动,无疑是给每天都在挣当天饭钱的底层人民判了“死刑”。

疫情之外的危机,立刻出现。

莫迪连续几天发表宵禁、封国的消息后,生活在印度各地的务工人员们,纷纷收起行囊,准备逃回家乡。

正式封国前,成千上万的印度人挤在火车站、车站等候回家。人们恐慌地捂着口鼻,拖家带口,不知道能不能买到票。

封国后,火车、汽车运输全部暂停,本来在城市务工时能够住在建筑工地的务工人员,只能在大街上休息,无家可归。

那些在大城市居住的民众,尤其是住在贫民窟的人,根本做不到有效隔离,必须和多个人挤在一起。更糟糕的是,已经出现了贫民窟居民感染病毒的新闻。脏乱差的密闭空间里,他们也许在劫难逃。

被上级下了死命令的警察,带着木棍执法,驱散在外没有实施隔离的行人。3月26日时印度媒体报道,一位出门买牛奶的32岁印度男性,因为没有遵守隔离禁令,被警察乱棍打死。

还有本来就长期流浪在外的印度底层民众,根本对疫情和禁令不知情,睡在大街上时,突然就被警察打醒,将他们赶走。

因为火车汽车停运,大批的印度民众,拖家带口,决定沿着高速公路,在烈日里步行回家。

在外网上,印度网友也分享了走路回家的各种图片和信息。有的人身上揣了几块钱,饿了三天后遇到福利机构,蹲在地上边吃边抹眼泪。还有的,因为过于疲劳,不幸因为心脏病发死在了回家的路上。

而那些经历千辛万苦回到家乡的印度人,因为家里没有能力提供单独隔离的房间,为了保护家人,自愿住到了村子的树上。

百姓的情况如此,医护工作者的情况也非常令人担忧。

自从封国禁令后,印度的日增病例突然上升到了三位数。医疗设备缺失、公共卫生系统落后,四散回到印度全境的务工人员里,究竟有多少感染者,又会给乡村带来怎样的后果,实在不敢想象。

国会议员拉胡尔·甘地转发了一位医生的推文并评论道:

面对全国性的恐慌,莫迪又出来向民众道歉,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并且自己很担忧穷困的人民,会尽全力将经济补助送到大家手上。

印度出现新冠病例后,关于恒河水治百病、印度人百毒不侵的调侃比比皆是。脏乱差的印度城乡环境,不能保证干净水源的现实,新冠的出现,无论给底层的印度人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能都不会比本来的生存环境糟糕到哪里去。可无论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爆发前的宁静,最可怜的,都是普通的人民。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