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意料!对中国援助的抹黑大军出动了

2020年03月31日 16:04 补壹刀

荷兰召回约60万个“中国不合格口罩”的新闻这两天被外媒大量报道。

它们还都不忘挂上捷克和西班牙之前说中国的检测试剂存在质量缺陷的事,也不管这中间哪个是误会,哪个是夸大,哪个还在调查没定论。

伴随着这几次事件,海外舆论场上,对中国援助的抹黑大军出动了。这本应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

1

最近爆出的几起有关中国医疗物资“存在质量缺陷”的事件,有些已被证明纯粹是误会。

比如,捷克奥斯特拉瓦大学医院21日测试一批从中国购置的检测试剂盒,发现错误率高达80%。

捷克甚至其他一些美欧国家的媒体闻讯,立即把它作为中国捐赠或出口医疗物资不合格的代表,加以炒作。

但捷克内务部长很快澄清,说错误率高是因捷方人员使用方法不当所致。该检测只是指向性检测,如要确诊,还需进行核酸检测。

其他一些出现质量纠纷的事件,要么原因已经查明,要么仍在调查之中。

最近外媒炒得比较厉害的一个案例是西班牙。最初相关报道的一个代表性版本是:

西班牙政府斥资4.32亿欧元购入中国医疗物资,但首批运抵的5.5万支检测试剂中,部分准确率仅30%。西班牙政府已退货。

但来自各方的回应随即厘清了一些被混淆的事实。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批试剂盒是西班牙国内一家供应商从中国生产商那里购买的,不是官方对官方行为,跟西班牙政府新近宣布从中国采购的4.32亿欧元物资无关,那批物资还没从中国出关。

换句话说,有些外媒关于“西班牙政府被中国骗了”的那层暗示,不存在。

在西班牙之后,荷兰冻结“中国不合格口罩”的新闻备受关注。

荷兰卫生部两天前说,21日收到130万只进口自中国的口罩,但两次测试后发现口罩无法紧贴脸部,病毒过滤功能也不达标,因此下令收回已分发出去的首批60万只口罩,剩余部分立即冻结。

该消息出来后,我驻荷兰大使馆第一时间与荷方了解情况。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表示正进一步厘清情况,还特别强调,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

但一些外媒关心的显然不是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而是一看到“中国产的口罩”,就拐向了中国借搞“口罩外交”扭转被动局面的政治化解读。

2

对于中国对外捐赠或出口的口罩等医疗物资“存在质量问题”,至少可有三个层次的理解。

第一个层次是,理论上说,确实存在部分中国医疗产品质量不达标的情况。

在世界各国普遍医疗物资短缺的情况下,中国发掘生产潜力应对危机。国家发改委3月初统计说,到2月29日为止,中国口罩日产量达到1.16亿只,达到2月1日的12倍。

但刀哥一位朋友在采访国内口罩厂家时了解到,现在中国生产熔喷布(医用口罩内核面料)的设备很有限,要在短时间内扩大产能,不排除一些厂家会减少工艺,导致口罩的病毒阻隔率下降:

说是99%,实际达到70%就不错了。

还有一些口罩生产企业仓促上马,本来就无医疗资质,没有无菌车间,生产的口罩只能防尘不能防病毒。额温枪等其他医疗设备,也存在类似问题。

第二个层次,客观而言,还有质量认定标准不一的问题。

就口罩而言,欧洲对的检测标准分为FFP1、FFP2和FFP3三级,过滤效率由低到高。这与中国的GB(国标)在分类方式等不少方面,并不百分之百一致。

国外一些订单紧急,加上部分国内厂商是紧急转产,一时半会适应不了严格的“欧标”,因而出现规格和质量等没达到对方国家标准的情况,在所难免。

对于这两个层次导致的质量问题,我们一是在国内把牢生产环节,敦促相关企业保质保量,二来也在对外发布更有质量保证的医疗设备销售企业名单:

这次西班牙政府声称出问题的试剂盒,涉事中国厂商就不在我商务部提供的销售企业名单之列。

第三个层次,就是就事论事,不要动不动把所谓质量问题政治化,破坏国际社会合作抗疫的积极氛围。

而在这方面,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3

一架从上海飞来的航班美东时间3月29日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这是向美国运送急需医疗物资的22架次航班中的首个架次。

它带来了1200万副手套、13万个N95口罩、170万个外科手术口罩、5万套防护服、13万个洗手液和36000个温度计等。

据白宫抗疫特别工作小组官员奥马利介绍,政府购买了其中60%的物资和所有的N95口罩,大约一半供给纽约,其余的到新泽西和康涅狄格。

纽约、新泽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共有大约6.49万例确诊病例,其中有死亡人数已经过千。

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时候,大批医疗物资的到来本是个好事。

然而,在推特上,一些美国民众表达了不同的声音。

有人说,中国第一个传播病毒,然后试图成为救星。

有人说,中国是骗子,隐瞒了疫情和死亡人数,还向世界传播病毒。

有人说,80%不能用,就像你们给西班牙的一样。

更多的是在问,中国从中能赚多少钱?

欧洲在面对中国援助时也传出一些不怎么友好的声音。

一种说法是“宣传”与“掩饰”。

首个从中国运送的约100吨医疗物资已经在29日抵达巴黎,以后中国还将定期给法国空运类似急需物资。

对此,有法国媒体堂而皇之地把中国运送物资的行动描述成中国特意组织的“宣传”和“掩饰”:宣传的是他们臆想的“中国在拯救世界”,掩饰的是他们坚持的“(中国)否认了两个月的疫情,说了两个月的谎话”。

一家法国媒体说:

“北京想表明它的力量,声称克服了危机,战胜了病毒,然后来拯救世界了。短期瞄准上了欧洲。……北京相比欧洲人不仅有生产能力上的优势,中国政权还让它的物资伴随着强大的宣传,旨在让人忘记武汉卫生危机前两个月它否认疫情并撒谎的事。”

我们从来就没有否认过,在疫情早期,武汉存在应对迟缓,除了当地官员的问题,也与当时对一种陌生病毒认知不清有关。

但做出“人传人”的判断之后,中国就通知了各国政府。当时,很多国家做出了撤侨决定,法国驻武汉领事馆也在1月25日做出了坐大巴撤离武汉的决定。

在法国驻武汉总领事馆1月25日发布的公告中,明明就写着法方从去年12月起就开始关注新冠疫情,并在今年1月2日起持续更新本国公民出行建议提醒。

那些批评中方“掩饰”的媒体们,难道都不了解基本的事实吗?

一种说法是“修复形象”。

在美国,那位著名的反华人士纳瓦罗说,美国将反对中国把为美方提供物资变成宣传资本、以提升自己在国内外形象的任何努力。

大西洋对岸的舆论对此给予了附和。

法国《世界报》在24日的社评中说:“在意大利遭受最严重疫情打击的悲惨时刻,一些外国强权想方设法的是如何通过人道援助修复他们自身的形象。”

它毫不回避说的就是中国:“在这些国家中,中国站在最前列。”

法国大西洋网站采访了一位法国汉学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这位汉学家说:“北京今天正在展开口罩外交,时间似乎正在为中国提供机会,尽管从整体而言,新冠危机使北京在西方的形象大大受损,但是,北京却似乎成为危机的赢家。”

疫情乃是天灾,哪个国家也不希望遭受这样的灾难。

中国经过努力,用两个月就扭转了局势。如今,我们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向处在困难中的国家提供真诚的支持。

这是一个大国的基本责任,也是人道主义的自然反应。

谁都知道,做什么,远比说什么来得重要。

还有一种说法是“慷慨政治”。

欧洲媒体时下流行一种说法,那就是中国曾经接受过欧盟的援助,却没有大声说出来,如今反倒是大肆宣传自己“慷慨的对外援助”。

1月底,欧盟的确曾给中国送来56吨的医疗援助物质。所以才有了默克尔说,欧盟在疫情暴发之初也曾援助中国,这种举措是相互的。

这没什么问题。不过,架不住有些媒体的故意挑事。

像《世界报》就说:“他们没做任何广告,不想让中国感到难堪。……不过,很奇怪的是,对于这一援助,从来也没有被摄入中国的官媒镜头。”中国媒体反而在极力鼓吹如何慷慨地对外援助,强调“中国对抗疫情为世界树立了榜样”。

这就奇怪了。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18日对中国援欧表示感谢时明明提到:“中国没有忘记疫情在中国暴发时欧盟提供了帮助,迅速捐助了50多吨防疫物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提到过,对于那些曾经援助过我们的国家,我们定会投桃报李。

我们从来没有忘记曾经得到的帮助,是一些人在借题发挥。

上周六,马克龙警告不要被来自一些国家大规模宣扬援助意大利的描述“毒害”。因为“人们说了许多有关中国和俄罗斯对意大利的援助,为什么一句不提法国和德国早就向意大利送去二百万只口罩和几十万件保护服?”

法国《世界报》对此上纲上线说,这些国家把援助用以宣传的目的让人想到,即使在瘟疫大流行时期,地缘政治从来也没有被隔离起来。

欧盟主管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级代表何塞·博雷利干脆给中国援助贴上“慷慨政治”的标签。

他说,这里面绝对包含有地缘政治的成分,是在“通过欺骗和慷慨政治来争夺影响力”,欧盟必须警惕中国的“慷慨政治”。

如果说对外援助就是“慷慨政治”的话,当初欧盟支持中国的时候,也没听到哪个中国媒体说那是欧洲人想要扩大地缘政治影响力。

4

如此种种,说不清道不完。

说实话,欧美舆论对我们这样的指责与攻击,这些年我们都习惯了。

他们总能变着法批评我们,反正我们做什么都能被他们挑出毛病来。“不合格口罩”不过被他们视作一个最新的把柄。

究其原因,一是那些反华厌华势力固有的偏执立场使然。二是中国控制住了疫情,美欧国家反而严重沦陷,那些人心里有气。三是一些人想向中国甩锅,不敢承担抗疫不力的责任。

其实,“不合格口罩”本只是商业问题,让商业的归商业,进行政治化解读无助于世界当下需要团结一致的共同抗疫行动。

刀哥尤其要提醒的是,政治化的解读只是过个嘴瘾,我们真实需要提防的是对外援助或出口中的法律风险。

昨天舆论广泛提及的北新建材即是一例。所以说,在与西方国家捐助或发生商贸往来之前,得注意我们与它们在制度、法律规则以及文化背景方面存在的差异,规避法律风险,避免好心却“招一身骚”。

比如口罩、防护服、呼吸机等,相关企业有没有欧美国家的许可证,是否符合当地的产品质量标准?

如果是用于销售,需要经营范围内有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的,进出口权的,才能出口;如果用于赠送或代关联公司采购的,要提供采购的厂家或公司的国内生产厂家的相关资质证明文档。

还有,中国的法律对于捐赠行为的法律后果规定比较宽松,但不代表其他国家也一定是这样,尤其是法律非常繁复的西方国家。有捐赠意愿的企业一定要把好质量关,不要认为捐赠就一定可以免责。

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免责条款肯定无效。比如,捐赠呼吸机的质量不符合美国标准,导致了新冠患者的死亡,死者家属就有可能状告捐赠方或者生产厂家。

希望外界可以认识到,对中国抹黑、扣帽、揪小辫……只会损及抗疫大局。而我们对外提供物资支持总体是善意的,真出现什么具体问题,一起解决它们才是正确的选择。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