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少女脱黑袍逃出国,家人要抓她处决,全世界帮她重生!!

2020年02月14日 22:10 英国时报

如果你现在看到她,Rahaf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她穿着普通的毛线,并不时尚。

她没有魔鬼身材,也不像其他网红一样,有着一看就很美好、加了各种滤镜的生活记录。

她的更新并不频繁,为了安全,也很少秀出自己的生活。

不过,在不久之前,她秀出了自己最近的照片。

沙滩,阳光,泳装。

这或许并不是一张特别有艺术性的照片,但却让人感到幸福。

这一条推特,是这样的——

“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转折。

从被迫穿着黑色罩袍、被男性控制,到成为一个自由的女人。”

而另一张图,是她一年以前的模样。

黑色罩袍从头到脚,只留下一双眼睛,仍然渴望光明。

这个姑娘曾经名为Rahaf Mohammed Alqunun,而现在,她成为了一个自由的人,舍弃了父姓。

逃离家人,逃离真主,逃离祖国,拥抱自由。

她的故事,要从小的时候开始说起……

如果按照我们的说法,Rahaf是一个00后。

她出生于2000年3月11日,父亲是一名官员,有九个兄弟姐妹。

在沙特阿拉伯,Rahaf的家庭很普通。

普通就意味着,在从女童成长为少女之后,Rohaf就需要戴上头巾,穿上黑色罩袍,遮挡住自己。

按照传统,她需要无条件地服从自己的父亲,或者丈夫,或者兄弟,甚至子侄……只要,他们是她的“监护人”,

因为她生而为女,所以无权去决定自己的命运。

在这样环境中成长的女性,很难有反抗的想法,因为这对她们来说是天经地义,是从出生以来就一直被如此教导的存在。

但Rahaf却又有一点特别。

出生于良好家庭的她,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接触过网络,见到过那些非信徒的生活。

见证过自由的人,是很难被永远束缚在名为传统的牢笼之中的。

而她的家人,也不会永远放任她如此自由的成长。

在高中结束后,Rahaf想要申请心仪的大学。

但对于她的家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已经太过反叛,你甚至剪了头发、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照片!正是你接受的教育才会让你成为这样的人。”

Rahaf想要靠“讲道理”去说服她的家人,但曾经疼爱她的家人却极为坚持,甚至不惜用暴力解决。

她的兄弟将她监禁在家中几个月,她的母亲帮她安排好了婚姻。

而她的父亲告诉她,如果她想要脱离信仰,就会按照法律,将她以叛教为名,处以死刑。

“我遭受了人身暴力,监禁,迫害,死亡的威胁。”

“我逐渐明白,只要我仍然生活在这片土地,就无法实现自己想追寻的梦想。”

整整六个月,她从拼命反抗,到心灰意冷又到慢慢潜伏下来。

Rahaf的家人以为,她终于回心转意了,却不知道……是这位勇敢的少女,有了更宏大的计划。

——逃离这个家庭,逃离这个国家。

一年前,2019年1月,她的机会来了。

Rahaf家决定,全家去科威特旅游。

如果所有人都去,单独把她留在家中,她要么逃走,要么饿死。

所以,Rahaf的父亲虽然谨慎地扣下了她的护照,却也将她带上了旅程。

已经顺从了半年多的她,让家人都放下了一定戒心。

但Rahaf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

她悄悄潜入,偷走了自己的护照。

然后,她放弃了一切,订票、去机场、起飞离开,一气呵成。

当飞机终于飞离地面的那一刻,她感到了无比轻松……

还有,久违的自由。

但路途是坎坷的。

按照Rahaf的计划,她会在到达泰国后起飞去澳大利亚,因为她拥有澳大利亚的签证,也订好了机票。

但在落地时,却有一个机场工作人员以“没有泰国签证”为名,扣下了她的护照。

实际上,Rahaf只是在泰国转机,并不需要签证。

真正的原因是,在Rahaf逃走后,她的家人立刻报了失踪案。

而在她抵达泰国曼谷机场的时候,沙特大使馆官员就已经赶来,并与机场进行了沟通,装作机场工作人员没收了她的文档,并通知她的父亲和兄弟。

他们将Rahaf被泰国当局,拘留在机场的酒店,禁锢在房中。

泰国政府已经下令驱逐她,命令她返回科威特,因为她的家人在那里等待她返国。

而绝望的关头,Rahaf反锁了自己的房间,用桌子抵住房间的门,不让任何人进来,也拒绝登上返回科威特的班机。

她拿起了手机,开始通过社交媒体发起宣传活动。

Rahaf在推特上实时更新自己的处境,吸引国际社会关注。

而她做到了。

她开设了一个新的推特账户,一天之内得到了4.5万的关注者。

在推特中,她发布了一段录像表示,她已经脱离了伊斯兰教,如果再重新被驱逐回沙特阿拉伯,就一定会被家人荣誉谋杀。

因此,她有生命危险,申请庇护,希望能够获得难民身份,恳请各个国家的使馆协助她。

她的求助声,立刻被无数人转发,引起了广泛注意。

网民开始为她奔走呼吁,发出声音:几百万条打着#saveRahaf标签,终于引起了国际注意。

沙特驻曼谷代表人表示:“我真希望你拿走的是她的电话,那比拿走她的护照要好得多。”

泰国政府在舆论压力下改变初衷,决定不驱逐她。

原定于1月7日遣返她的飞机起飞了,但她仍然留在房间之中。

她的父亲兄弟追了过来,却也被她拒在门外。

随后,联合国难民署也终于到来,带来她的护照,并开始安排她的长期庇护身份。

而在这一刻,她的家人也发表了声明。

“我们是沙特女孩Rahaf Mohammed al-Qunun的家人。

我们拒绝承认精神不稳定、给家庭带来耻辱的女儿。”

而Rahaf,也终于放弃了她家族的姓,放弃了al-Qunun。

她,自由了。

最终,首先通过她的庇护申请的,不是澳大利亚,而是加拿大。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挣扎后,她终于乘上了飞往多伦多的航班。

她的压力消失了,她终于可以,像所有的年轻女性一样,过上正常的生活。

她去买了些暖和的衣服,再也不必用黑色罩袍遮住一切。

她开始与当地人结识,独自乘坐公共交通。

她寻找到了长期住所,甚至还开设了银行账户。

——在,没有“男性监护人”的允许下,自己一个人,去做这些事情。

后来的日子,她成为了如同自己所期望的,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这是疯狂的,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美好生活。

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如获新生。

对于Rahaf来说,这一年,像是梦中的一年。

甚至再回望过往的19年时,甚至会有些恍惚。

但……所有的挣扎都是值得的,勇敢得到了回报。

终于,拥有了一个完美结局——

从此自由快乐的生活下去。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