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民主党治下的维珍尼亚州 种歧换汤不换药

2020年10月18日 12:12 香港01

美国大选结果由578票选举人票决定,其中,维珍尼亚占了13票。看起来并不多,却因为它是决胜关键的摇摆州,而历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而今年的维珍尼亚,还多了一重意义:种族。

种族问题是美国的”血的教训”,逾百年前的内战标志美国分裂对立的高峰。烽火虽然散尽,但历史遗留的伤痕从来未被抚平。非裔男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掀起全国对不公不义的怒火,象征欺压的南方蓄奴州将领凋像纷纷被拉倒。曾经是美利坚联盟国首都的维珍尼亚州虽然近年成为民主党的囊中物,但往事带来的影响还一直残留,让人摸不清它到底是”蓝”还是”红”。

维珍尼亚州是传统红州,州内仍然不乏共和党和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图为2020年5月6日,美国维珍尼亚州里士满有示威者要求放宽防疫限制,指摘民主党籍州长诺瑟姆的措施有政治动机。(Getty Images)

深红变深蓝? 民主党进场全面统治

多年来,维珍尼亚州一直是共和党的据点,即使1989年民主党籍的怀尔德(Douglas Wilder)意外当选州长,成为全国首位非裔州长,标志美国政治重要转向,也无阻维珍尼亚州继续于总统大选向共和党投下信心一票。1968年至2004年36年间,维珍尼亚州每届也投给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是名符其实的深红。

直到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维珍尼亚州”变蓝”,连续两届将奥巴马送到白宫。2019年,维珍尼亚州举行议会选举,民主党成功抢占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加上州长同属民主党,蓝营26年以来首次全面统治维珍尼亚州。有人形容是进一步巩固维珍尼亚州变成深蓝的局面。

种族歧视不再? 换个化身继续缠绵

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民主党奉行”种族融和”,如果维珍尼亚州已经变色成为深蓝,理应是少数种裔的安乐窝,但明显事与愿违。

2017年8月,维珍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有白人至上主义者反对拆除南北战争时期代表南方邦联的将领罗伯特・李将军(Robert E. Lee)凋像,发起集会,期间有人驾车撞向人群,导致多人死伤。夏洛茨维尔当时虽然属于民主党的”势力范围”,但右翼声势浩大得不容忽视,历史遗留的争议仍然对现代的人带来实际的伤害。

一年前,维珍尼亚州民主党籍州长诺瑟姆(Ralph Northam)被揭在学期间拍摄涉种族歧视的”黑脸”和三K党(Ku Klux Klan)照片,引起风波。他一度道歉,后来否认相中人并不是自己。诺瑟姆极力”洗底”冲澹事件带来的政治动荡,但再勾起非裔群体的伤痛。

或许不再有人用白纸黑字写明奉行种族隔离,但不代表不存在。《里士满未愈历史》(Richmond's Unhealed History)的作者坎贝尔牧师(Ben Campbell)曾向英国广播公司(BBC)形容,维珍尼亚州种族歧视犹存,”我们撇开了种族隔离的言词和命名的方式,但没有终结它。”他提到里士满贫穷非裔小区没法连接公共交通系统,非裔人负担不起一个小区租金楼价,变相也是一种房屋种族隔离,只是换了个名字。

跟”黑脸”一样,南方邦联将领凋像具象征意义,而且带有能量。美国最新一轮反种族歧视示威拉倒不少凋像,包括里士满的罗伯特・李将军凋像,但当年于夏洛茨维尔引起争议的凋像则因为牵涉法律诉讼仍然屹立。有”自愿凋像守护者”持枪阻止示威者涂污凋像,本地反种族歧视社运人士住所外亦发现有点燃的火炬。即使夏洛茨维尔市长和警察首长都是黑人,但要化解世代以来的种族创矛盾,仍然不是易事。

特朗普四年前弃守 即将卷土重来?

种种例子印证维珍尼亚州的保守势力未曾远去。即使是四年前的总统大选,我们也可以看到端倪。当年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解雇了维珍尼亚州的竞选经理,撤出大部份的运作,形同向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拱手相让。不过即使蓝营的副总统候选人凯恩(Tim Kaine)是维珍尼亚州的前州长,特朗普最终也仅以5个百分点落败,州内133个县中,特朗普甚至取下93个。如果此次共和党力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维珍尼亚州不排除由特朗普收归。

种族问题几百年以来阴魂不散,彷佛一个个单纯因为肤色命丧黄泉的亡魂仍然为冤屈力竭声嘶地呐喊,誓要跟无知的生者纠缠不休。只是仍然举起邦联旗的人,似乎没有打算退让半步。

希拉里实已惨败 失工人阶层支持 蓝州明尼苏达渐红

美国明尼苏达州(Minnesota)是一个传统的“蓝州”,历史每次大选就只有1972年投向了尼克逊(Richard Nixon),自1972年来每次均是民主党胜出。作为科研、工业、矿产、农业等多元产业的州份,工人阶层也是重要票源,随着城巿人口学历增加,种族更多元,也令城乡之争更见显着。今年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更点燃了社会矛盾。

回望2016年大选,民主党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虽然取得了明尼苏达州的胜利,但与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票数差距却只有1.52%。以县计算希拉里更只从82县中取得9个县的胜利,若非以总票数计算希拉里早已大败。

来到2020年今届大选,明尼苏达州民主与共和的胜负已愈来愈难分。特别今年正好发生黑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事件,作为近日“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旋涡中心,明尼苏达州选情趋更难以预测。

5月25日,明尼苏达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弗洛伊德被警员过度执法压颈致死,引发起全美反歧视示威。在当天,明尼苏达州地方报《明星论坛报》(StarTribune)刊登民意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区内的支持率为49%,特朗普的为44%,其中7%受访者未决定,误差率约为3.5%。意味两者实际非常接近。

传统的白人社会

明尼苏达州作为中西部(Midwest)大州,历史上是一个白人主导的社会,有许多来自德国和来自北欧地区的移民,德裔及挪威裔美国人分别占该区人口的33%及15%。他们很多都带着进步思想,使当地的蓝领工人积极参与着工人运动。事实当地的民主党并非叫民主党,而是“明尼苏达民主‑农民‑劳工党”(Minnesota DFL),反应着当地民主党及进步主义的发展。

但在近年,来自索马里、柬埔寨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移民陆续到此定居,社区变得多元化。城巿人口多元,而且教育水平持续提升。而民主党近年倡议的环保及反枪械政策,亦让民主党与传统白人工人社区疏远,特别是北部的铁岭地区(Iron Range),该地主要居住学历较低的白人,致使他们逐渐倒向共和党。

双城区与其他之争

明尼苏达也是美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之一,州内拥有约九成美国主要工业行业。鐡矿业历史悠久,同时州内五成以上土地都是农场。

在政治上,明尼苏达州可分为明尼阿波利斯与圣保罗都会区(或称双城区),及其他所有地区,简单而言就是城市与乡郊之争。除了双城区外,其他地区有明显变红的趋势。

2016年大选结果,民主党的胜利关键在于取得了双城区内的胜利,其中包括了拥有最多人口,明尼阿波利斯所在州分亨内平县(Hennepin)。但民主党在其他地区几乎都败给共和党,造成82比9的极大落差。至2020年8月,铁岭地区的6名市长更公开支持共和党,声称民主党远离了工人,而在特朗普的政策下让该地重获生机。在2020年的大选中,明尼苏达州已显然不再是必然蓝色的州分。

反黑人示威的的影响

因此外界相信,弗洛伊德事件及引发持续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示威,会对明尼苏达州的选情造成相当的影响。特朗普可以有效利用民族主义引发的种族仇恨,以至示威的暴力现象,进一步把自己塑造成白人选民的代言人。

在反种族歧视示威中,并不只有和平示威者,在市区内伺机抢掠、放火的画面在示威颠峰期间尤其触目。示威活动后蔓延全国﹑甚至国外,这些拉倒历史伟人凋像,破坏的画面,都可能让明尼苏达州,特别是市区内的选民对示威感到烦厌,从而选择特朗普的“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投向共和党。

至目前为止,民调下,拜登虽然显示仍然领先,但选情并非绝对乐观。特别在拜登缺乏照顾传统的工人阶层,焦点过分集中在如何打倒特朗普上,难以让明尼苏达州的白人社区重投民主党。加上示威浪潮恐怕引起这批白人巿民的反感,这十张选举人票最终花落谁家?结果仍然难以预测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