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最让人愤怒的事情:作死的人,求求你们不要再作孽了!

2020年01月24日 17:05 桌子的生活观

野味爱好者们收手吧

截止到昨天上午,武汉肺炎共确诊了579例,死亡17例。

之前没有出现案例的省份也出现了确诊的消息,即使远隔重洋的台湾,也有一名往来武汉的台商被确认感染了病毒。

看着那不断变红的区域和不断增加的数字,让我深深地感到担忧。

这件事情最后的走势会怎么样,这件事情最后的结局会怎么样?我不得不在背后捏一把汗。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勤洗手,不要往人多的地方去,在公众场合一定要佩戴口罩。

我们在预防之余,不禁要发出疑问,来势汹汹的新型肺炎,究竟是因为什么引起的?

或许我们从源头就可以找到答案。

钟南山院士在奔赴疫情一线后,接受了访问,当时被问及是否确定了传染源的时候,他提到了一件事:

他带队在武汉调查期间,发现发生在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案例,更多的是发生在有海鲜市场的地方。

然而它们不仅仅是售卖海鲜,更多的业务,是明码标价地兜售野味。

尤其是最初发现的病人,几乎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钟院士推测,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就是最初的传染源。

而今日,国家疾控中心明确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野生动物。

海鲜市场里携带的病毒,通过“野味”传染给了人类,然后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变成了人传人。

而具体传染源到底是什么,钟院士也无法肯定,只能推测病原极大可能来自于竹鼠、獾。

这些动物,都是海鲜市场极受欢迎的野味。

而在最早一批的27个病例中,患者主要为那些卖野味的和买野味的人。

在最早期的筛查中,都会被问到:“是否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是否接触过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的人?”“是否吃过华南海鲜市场里的东西?”

就在疫情发生后,有红星新闻记者去调查,发现那些商家仍然在贩卖野味,让人无比愤怒。

那些野味被放在笼子里面,任客人随意挑选,现宰现杀,甚至有很多珍贵的动物。

在他们这样一份报价单,我们就可以看到,吃一种活孔雀只要500元,吃一只活大雁只要170元,甚至上面还有活果子狸吃,售价130元。

在华南海鲜市场商家有近千家,而像这样对野味明码标价的,真的太多太多了,这是一个庞大的利益产业链。

看到这里,我真的是出奇的愤怒,那些还要吃果子狸肉的人真的是愚蠢和无知,如果你知道03年的非典,那么你一定还记得SARA的传染源,就是一只被人当做“美味”的果子狸。

SARS的第一个感染者就出现在广东,最早的11个病例,都有一个共同点:与野生动物打交道,这简直是和现在的武汉冠状病毒一模一样。

果子狸被查出是病毒源头后,广东省就出台了相关政策,禁止捕杀野生的果子狸,取缔野生动物交易市场,从源头上阻绝感染。

只可惜,谁也没有料到,广东禁止的东西,在武汉这边备受欢迎。

有不少的人,一直是野味的忠实爱好者,越是没什么人吃的东西,越是想要尝试一二。

只是当时的他们不会想到,一时的口腹之欲,竟然会引来大祸。

还记得前段时间的鼠疫么?

位于蒙古和俄罗斯边境附近的Tsagaannuur镇因为爆发鼠疫而被封锁,当地人非常爱好野味,认为生吃啮齿动物的的内脏“非常有益于健康”。

于是,一对夫妻在未经烹煮的情况下食用了土拨鼠的肾脏、胆囊和胃。

随后他们染上鼠疫,男子马上出现高烧。不到一个星期后,死亡;

他的妻子被安排进重症监护室,不时呕吐血液并出现严重的头痛,也很快死亡,并且她还怀有身孕。

很快,和这对夫妻接触过的118人,全部被隔离,其中包括和与这对夫妇“密切接触”的医务人员,但这样的隔离已经太晚了,鼠疫已经传播开来,大约1300名居民被限制不得离开小镇。

然后即便这样,鼠疫还是通过一些漏网之鱼,带到了全世界。

还记得著名的“金兰酱油事件”吗?

30多年前,金兰酱油家族误信生吃“野味蜗牛”很补,结果一家五口全都都感染了管圆线虫,其中四人死亡,一人卧床10年后死亡。

这真的是太悲惨了,几乎是灭门,只剩下人在海外没有参与吃野味的三儿子幸免于难。

让人闻之色变的非洲埃博拉病毒,也是由吃野生动物引起。

几个非洲人碰到了一只死掉的猩猩,他们还以为是幸运碰上了不可多得的美食,很快就分吃它的肉。

谁能想到天上掉下来的不是美食,而是索命的镰刀。

野味到底有多可怕?

有研究人员做过统计,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

鼠疫来源于土拨鼠,SARS病毒,来源于吃了菊头蝠的果子狸;

肆虐非洲的埃博拉病毒,来自于中部及西部非洲的蝙蝠群体;

马尔堡病毒,来源于猴子、猩猩等非人的灵长类动物…

2003年,吃果子狸结果吃出了非典,17年后,吃野味这帮人,又在武汉吃出了冠状病毒肺炎。

野生动物生存的目的,原本就不是给你吃的,人家要的是活下去,所以它们抗病毒的能力和生存能力比你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你传染它们的病毒,惹祸上身是注定的事情。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不作死就不会死。

不断吃出大型传染病毒的背后,是屡禁不止的野生动物被杀害。

上海警方在集装箱发现整整3.1吨穿山甲鳞片!

这又要有多少穿山甲受到迫害?

野味被贩卖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即使被判刑,即使被抓获,只要有利可图,他们就会铤而走险。

《资本论》里面有一句话:“ 有20%的利润,他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他们就铤而走险; 有100%的利润,他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他们就敢犯任何罪行!”

那一张张动物的图片和尸首,简直是触目惊心。

有句话说的很好,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些人不要命的背后,是那些愿意为这些付下高昂费用的顾客。

所以要遏制这些肮脏买卖的源头,还是在那些消费者身上。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热衷于吃野味?是这些野生动物真的好吃吗?

知乎有个网友讲述过自己吃野猪肉的经历,那时他的一个亲戚在山上打到了一头野猪,放在车的后备箱里带下山,然后找到了一家饭店,让对方帮忙加工成野猪火锅。

但没想到的是,野猪煮成火锅之后,臭气熏天,光是闻着那股味道,饭店里的人就都失去了食欲。

除了臭之外,野猪肉还没有多少脂肪,咬起来又硬又柴,跟养殖猪的口感完全是天差地别。

相信我们的老祖宗,那些好吃的东西,那些能够吃的东西,他们早就帮我们试探了,不需要再去尝试。

既然味道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那为什么还有人乐此不疲地尝试“野味”呢?

一方面原因,在于商家的刻意营销再加无知的迷信滋补,诸如吃鹿补身,吃穿山甲能通乳,猫头鹰泡酒能明目等,因此吸引了众多热衷于以吃补身的养身人士,但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另一方面,是纯粹是为了炫耀和显摆,你吃不到的东西,我却早就尝过了,你说我是不是比你牛逼?

从他们吃野味发出来的微博就可以看到,这是满满的炫耀,仿佛吃到野味就是一种尊贵的象征。

尊贵和优越我看不到,我看到的,只有满屏的无耻和恶心。

生物圈其实是一条生物链,有些动物是不能吃的,违背自然规律,迟早会受到惩罚。

强行违逆自然规律的事,会遭到反噬,如果你自己要作死,要去吃野味,感染了,死亡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怕就怕病毒会传染,拉下了无辜的人陪葬。

03年的非典,是源于一只携带着SARS病毒的果子狸,导致 5327人染病,348人因此死亡。

如今新型肺炎,已经有440人染病,9人死亡,病发地武汉已经成为重灾区,外面的人除特殊情况不能进去,里面的人除特殊情况不能出来。

看到那些明知武汉危险的人,在不顾性命“逆行”,签下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生死状”的那群医务工作者,我忍不住热泪盈眶。

只是因为野味爱好者的一点口腹之欲,这么多人都赌上了身家性命,真的让人叹息。

《鼠疫》中有这样一句话:人世间的罪恶几乎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

这次的疫情,根本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人类和自然本来是应该和谐共处的,只因为一小部分破坏了规则,引发了这一场灾祸。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或许就是野生动物对于人类的一场报复。

你永远不会知道因为自己的无知和任性妄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最后希望武汉这次能够挺住,我们能够尽快战胜病毒,希望那些奋斗在前线的医务工作者一定要注意安全!

野味爱好者们收手吧,别贪嘴了,别虚荣了,你可以自己作死,但别拿他人的性命玩笑!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