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前夜,29.9W人逃离武汉,英国也危在旦夕,已经疑似感染4例,均来自武汉

2020年01月24日 17:05 微信公众号

据英国《每日邮报》刚刚消息,英国出现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病例。4人系来自武汉的中国游客,目前正接受隔离治疗。

法新社22日曾称,英国当天加强了对来自中国武汉航班的监控。英格兰公共卫生局还将感染的风险级别从“非常低”提高到“低”。

据爱丁堡大学感染医学Jurgen Hass教授称,该4例病例均从中国武汉出发,在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后前往苏格兰格拉斯哥。消息一出,BBC及各大英媒纷纷开始报道这一消息。

《BBC》

中国冠状病毒:在英国出现感染病例的可能性增加

《电讯报》:

苏格兰有四人疑似感染冠状病毒,卫生大臣称英国已经严阵以待

《卫报》:

苏格兰有四人正在接受新型冠状病毒检测

武汉“封城”的消息传出来后,不少人终于认识到了冠状病毒的严重性,网友们也终于可以有理有据地劝说家人戴口罩、谨慎出行。一夜之间,03年时“众志成城,抗击非典”的紧迫情景仿若再次重现。可是,这一消息却并未让所有人放心。因为就在昨日,仅1月22日这一天,武汉向输送的铁路客运量就有29.9万人。除此之外,更让人忧心不已的还有那些“逃离武汉”的人。此前,当专家组们还在强调大家尽量不要进出武汉时,很多人就已经想法设法地逃离武汉。因为冠状病毒的潜伏期最长可达2周,所以逃离武汉的人群里,没有人能保证他们是健康的...有人在已经发烧的情况下吃了退烧药,降温“逃离”,还要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玩。可是,他有没有想过,那里会有多少免疫力低下的小孩啊?有人从武汉溜到西安品鉴西安小吃,在人来人往的鼓楼溜达了一大圈。有人把老婆孩子从“疫区中心”带出来,还要在朋友圈里炫耀一波“感动中国”可是你到底是感动中国,还是想“感染中国”?有人明知道武汉肺炎严重,不敢出门但却要带着孩子去三亚“避风头”,再连拍5个vlog有人一边逃离武汉,一边给武汉加油因为自持“体温正常”而理直气壮,晚上还要和朋友们去蹦迪当网友质问她“不怕把病毒带给家人吗”的时候,她怼网友说:“老子浑身都是病毒,我们武汉人心情不好就喜欢把病毒带给你们”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还有人跑去了国外武汉的一位女士为了和闺蜜旅游,在低烧且伴有咳嗽的情况下吃退烧药强制降温,躲过了中国机场的体温检查成功在法国入境后,她和闺蜜在里昂快乐地走走停停、吃吃喝喝她发在朋友圈里的图文都是开心、快乐,为“胜利会师”而感到得意她没有想过她的做法会不会给闺蜜、同机乘客、甚至法国人民带去多大危险她在出行过程中甚至还因为没有被要求单独测体温而沾沾自喜无独有偶,也有人“心惊胆战”地去了佛罗伦萨...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成功的“逃离武汉”了,但昨日,逃离武汉这个词条有1475万阅读,5404个讨论,这里面包含了许多已经逃离和想要逃离的人...

更多的是我们朋友圈里,那些以“吃饭、睡觉”一般日常口吻说着离开武汉的朋友、同学们...可是,他们让留守的战士们情何以堪呢?

哪怕是到了确定“封城”消息的今天,仍然有很多人要赶在10点封城之前逃离武汉

一边说着汉口是“毒圈”,一边还是要去碰运气

在众多网友的评论里,我看到有个女孩说自己在武汉打工的姑妈好几年不回来过年了,这几天突然要回来,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女孩说到时候肯定要全家人一起吃饭,她是小辈,不能不去,也不可能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更不能在家人面前戴口罩看到这些,我心里真的挺难受的

其实昨晚,我看着“逃离武汉”的词条看了很久,心情五味杂陈灾难的确考验人性,在这样的天灾人祸面前,我们很难用“自私”来一言蔽之他们的所作所为但无法否认的是,当我看到很多网友说“怕传染给别人,所以我不回家过年了,就呆在武汉”时,我真是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为了不传染给家人与无辜的人,他们主动掐断了任何可能性,主动留在武汉哪怕可能一个人孤零零地过年,哪怕还不会做饭

有女孩凌晨就知道“封城”的消息,她有足够的时间买票离开,但是她没有她也紧张、她也胆小,可是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哭了半个小时后,她还是决定一个人在武汉过年

尽管小孙的态度很坚决,在家人面前表现的也很坚强,可是安抚好家人后,她还是偷偷哭了她说“其实我一个人也很害怕”

像小孙一样响应号召而退票的人还有很多他们的勇气与人格的高尚,我真的很难用文本表达,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向他们致敬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坊间便有疫情消息传出。

2019年12月31日上午,外地媒体曝出此事。当天下午,“武汉发布”通报称“发现27例”“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2020年1月1日,武汉官方通报整治华南海鲜市场,但这则消息被另一条消息淹没了,武汉雷霆出击,“依法处置8名散布谣言者”。

接下来17天,武汉官方陆续发布多则通报,主题都是“无新增病例”、“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专家称可控可防”。

直到1月18日晚,钟南山院士第一时间乘坐高铁冲往武汉防疫第一线。19日一早,他前往医院观察相关患者。中午来不及休息,下午紧急开会到5点,紧接着他又乘坐飞机到北京,赶往国家卫健委。

1月20日,通过全国电视电话会议、新闻发布会、媒体直播连线……钟南山毫不隐瞒地告诉公众:可以人传人,存在医务人员感染的风险。

财新传媒,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管轶1月22日从武汉返回香港了。

“我都选择做了逃兵。”管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此前他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对武汉肺炎可人传人、发展曲线等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我现在在自我隔离。”管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1月21日-22日,他和团队来到武汉,希望可以帮助找到动物源和对防疫工作的合作,但“有心无力,很悲愤。”

在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在广东发起SARS病原调查和诊断,率先分离鉴定出SARS冠状病毒并证明果子狸等市场野生动物是SARS的直接来源,通过建议政府取缔野生动物市场,遏止了SARS的再次爆发及流行。

“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要做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应该要几何级数字计。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向财新传媒致敬,在此次“武汉肺炎”事件中,只有他们表现出了新闻专业主义的可贵品质。

但更可怕的事却在另外地方。

武汉已经成了风暴中心,万众瞩目,为了打赢这场“战役”,政府肯定会集中全省全国的资源,驰援武汉。

可武汉周边的市县呢?

就拿黄冈来说,虽然发现了病例,且有医护人员感染,但是下面县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丝毫看不到异样,满大街都是武汉牌照的小车,从武汉返回的人群毫不在意地抛头露面,这都是一颗颗“定时炸弹”呀。

街头几乎没见有人戴口罩,大爷们照旧聚在一起打麻将,大妈们广场舞没有停。

县一级的防控几乎就是空白。谁来救救武汉周边的人呢?

加油,武汉!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