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毁林取水"?跨界隐形富豪钟睒睒浮出水面!

2020年01月15日 16:04 海外视角

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不仅名字鲜有人知,甚至很少有人能够读对:“睒”音同“闪”,有闪烁的意思。

比起他名字的“闪烁”,钟睒睒本人要低调得多。但在2020年前后,66岁的钟睒睒却频繁地被推到聚光灯下——2019年最后一天,他旗下公司万泰沧海拿到国产人乳头瘤病毒(HPV)疫苗首个获批书,令国内HPV疫苗市场兴奋不已;今年1月10日,农夫山泉因武夷山国家森林公园“毁林取水”的争议被戏称为“大自然的拆迁队”。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短短10来天经历了“大喜大悲”的钟睒睒,拥有的企业远不止上述两家,90后熟知的“成长快乐”也是他旗下公司养生堂的品牌,“养生堂龟鳖丸”则是另一让养生堂名声大噪的产品。

天眼查显示,钟睒睒的商业版图包括113家公司,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就有93家。其中注册资本在百万级别的企业共有25家,千万级别的企业有42家,上亿级别的企业有9家。涉及的品牌还包括朵而、农夫山泉、农夫果园、尖叫、茶π、东方树叶、维他命水、水溶C100、清嘴、母亲牛肉棒等。

早年间做过浙江日报记者、种过蘑菇、搞过保健品、卖过饮料……钟睒睒颇具故事性的跨界经历,给他的创业史涂上了一层传奇的色彩。而今年,这位花甲老人是否迎来了他的“水逆”期呢?

农夫山泉最致命的公关危机之一:水质“标准门”

在这一次“毁林取水”争议之前,钟睒睒的农夫山泉在成长路上一路树敌,一直争议不断。

其中,2013年的“标准门”事件是农夫山泉遇到的最致命的公关危机之一。

2013年3月8日,消费者李女士投诉称,其公司购买的多瓶未开封农夫山泉380ml饮用天然水中出现很多黑色不明物。发现这些水中黑色不明物后,李女士曾与农夫山泉联系,但她认为农夫山泉并未解答其黑色不明物究竟是何物的疑问。

3月15日,农夫山泉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细小沉淀物实为天然矿物元素析出所致。经第三方权威机构检测,符合国家标准中的各项安全指标,并不影响饮用,亦无安全问题。

3月25日,有网站爆料《农夫山泉丹江口水源地垃圾围城,水质堪忧》,将农夫山泉又一次推上风口浪尖。

4月,当时的京华时报参与了报道,连续28天以连续67个版面、76篇报道,称农夫山泉“标准不如自来水”、浙江水标准8年原地踏步、农夫山泉遭饮用水协会除名等,引发不少市民对饮用水问题的强烈担忧。

随后,农夫山泉在官方微博作出“激烈”回应,不仅称其产品品质始终高于国家现有任何饮用水标准,远远优于现行自来水标准,还直指针对农夫山泉的一系列报道是华润怡宝蓄意策划的。

5月6日,北京市质监局介入调查,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下发通知,要求各销售企业即刻对农夫山泉桶装饮用水产品做下架处理。同日,农夫山泉宣布已经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华时报赔偿名誉权损失2亿元。

直到4年后的2017年6月22日,农夫山泉官微发布公告称“四年过去,经过种种努力,最终无果”,已经撤销对京华时报的诉讼。

时至今日,虽然大家在事后的梳理中发现“标准门”事件中诸多匪夷所思的细节,但“标准门”带给农夫山泉的负面影响却不言而喻。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