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再次亮出獠牙 所谓消失30年 竟是个骗局

2019年09月11日 23:11 仓都加满

二战后温顺恭敬了74年的日本,突然对世仇韩国亮出杀招,世人终于看清,所谓日本迷失三十年、日本人失去欲望,只不过是一场遮天过海的骗局!

一幕幕惊人的数据显示,无形间,日本已在高科技、细分产业占据怎样的内核地位!世人终于明白,在国与国之间真刀真枪的对决中,什么是前瞻的产业布局,什么是真实的产业链优势,什么是真实的国家实力!

这一切那么似曾相似,却又值得每个中国人警醒!

日本KO韩国

日本媒体在8月7日,也就是昨天报道称,日本政府2日在内阁会议中决定修改政令,将韩国排除出贸易优惠“白名单”,加强对韩国出口管控。

7日上午,日本东京港区的国立印刷局公告栏上正式贴出官方通报,公布这一新政令。报道称,将“大韩民国”从优惠“白名单”中除名,于7日进行宣布,并于28日开始实施。

自7月28日起,除了食品和木材等少数产品以外,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的1000多种产品都可能需要获得日本经济产业省的许可。

这意味着,日韩问题不再是局部之争,而上升到两国的全部贸易端,双方关系进入几十年来最恶化的一刻。

韩国经济严重依赖以三星、海力士、LG为代表的半导体产业,这些韩国科技巨头是全球重要的闪存、内存、皮肤生产商,自身加工能力极强,但在关键材料及装备上要依赖日本公司,这是日本能够刺痛韩国的关键。

而半导体就是首当其冲的牺牲品!

7月4日起,日本对韩国限制出口了3种半导体材料:电视、手机显示屏使用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过程中的“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

这3种材料是什么?这是半导体行业重要的原材料,堪称命脉,而且全球70%以上生产被日本垄断。

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不从其他国家寻找替代品?

日本在半导体的优势就在于难以替代!

不同于家电和智能手机,半导体材料无法拆解,因此很难分析出制造技术、难以逆向模仿。

举例介绍,日本在光刻胶领域有全球市场90%份额,光刻胶是针对半导体厂商的完全定制产品,需要针对生产线进行成分结构的磨合与制作。

此次日本加强管制的EUV光刻胶需要准确转印线宽不到10纳米的图形,这比头发丝的万分之一还细,因此在对特殊光线的敏感度等方面具有极高的要求。

这种产品很难被模仿取代,利润率很高。

再比如,日本企业在高纯度氟化氢领域,有近90%的市场份额,而日本又有9成氟化氢出口面对韩国。

氟化氢用于生产树脂时,只需将杂质控制在千分之一以下即可,但制造高性能半导体则要求达到万亿分之一以下的水平。

氟化氢的毒性和腐蚀性很强,要求相关设备具有很高的安全性,这需要使用特殊材料的设备。

而日本大金工业生产的名为“6FDA”的氟化学品,氟具有容易与其他物质结合的性质,大金在去除杂质制造高纯度化学品方面具有很高的技术水平,供应给日本国内氟化氢厂商。

这都决定了高纯度氟化氢,很难被竞争对手模仿。

据韩媒报道,韩国主要半导体厂商自7月4日日本宣布限韩令后,至今已1个月未能从日本进口高纯度氟化氢及光阻剂材料。

韩国业界推测SK海力士剩下的高纯度氟化氢与光阻剂库存只剩下1.5个月。三星电子的情况也大致相近,虽然曾留学日本的三星副会长李在熔曾于7月中旬访日,试图缓和关系,但并未顺利解决原料取得问题。

这意味着,韩国巨头们的存货只有1个月,韩国半导体、电视、显示屏都面临停产,韩国经济岌岌可危!

日本这次对韩国动手,有着深刻的历史政治和经济原因,双方积怨已久。

日本在历史上侵略过韩国,韩国在二战期间的慰安妇和劳工问题上,一直对日本穷追猛打。

日本在1965年签订《日韩请求权协定》时,给了韩国8亿美元赔偿,这笔赔偿双方议定,解决过去的全部赔偿问题。

但韩国的战争受害者在过去几十年一直攻击日本领事馆,日本人就很无语:我们赔了啊,怎么回事,你们没拿到钱,该去攻击韩国政府啊!

到2015年,日本政府终于受不了这种长期的攻击了,又和韩国协定道歉和赔偿,签了《韩日慰安妇协议》,双方表态,该问题最终且不可逆解决了。

结果2017年朴槿惠下台,文在寅上台,马上又不认账了,撕毁协议,解散了《和解与治愈基金会》》,要求日本公开谢罪。

劳工的赔偿,日本也在1965年付给韩国政府了,韩国劳工没从韩国政府拿到钱。

2012年,韩国大法院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判决,认定拖欠工资的个人索赔权不在《日韩请求权协定》里,驳回二审判决重审。2018年劳工胜诉,此后韩国开始了不断扣押日本企业资产的动作。

这样下去,只要韩国劳工起诉,日本公司在韩国资产就都要被扣押了,日本政府只得声明,只要日本企业的财产被变卖,就会发动报复。

至此,日韩双方积累几十年的矛盾终于爆发。

日韩矛盾还有一个背景,就是韩日经济格局的变化。

对于韩国而言,日本曾经是最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之一,在韩国重工业崛起初期,日本曾起了很大作用。

但最近几年,韩国的第一大出口国变成中国,约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6%。日本仅占约5%。

同时,三星及LG等韩国企业崛起,日本感受到韩国的紧追猛赶,如芒刺在背,有了制约韩国的念头。

在这样的格局下,日韩双方互相妥协、找到解决方案变得越来越困难。

而韩国的反击,多少显得无力。

大家熟悉的一幕上演,韩国人开始全民行动、抵制日货!

韩国人全面拒绝赴日旅游,学习交流等活动。

全韩3000多家中小商店、2万多家超市组织起来,陆续下架多种日本商品。

还有人大义灭车,在韩国仁川街头,一名男子觉得开日本车丢人,于是爬到车顶,当众砸毁了自己的日本汽车。

数据显示,日本丰田7月在韩汽车销量同比减少34%;本田下滑34%;日产下滑35%。

韩国一超市贴出告示称,将停售朝日啤酒(韩联社)

7月,优衣库在韩销量同比减少30%。SK-II、资生堂等日系化妆品品牌销量减少约20%,川久保玲、三宅一生等日本时尚品牌销量减幅超过10%。

最新的消息是,8月5日,韩国小姐运营单位5日表示,第59届世界小姐大赛将在日本东京举办,韩方本应派出一名韩国小姐出场,而韩国小姐选美大赛的7名获奖者全部拒绝参加。

这是从1957年首届韩国小姐大赛以来首次缺席国际大赛。

积怨已久的日韩贸易战不会轻易结束,哪个政府先低头,哪个政府就会垮台。

日本隐形崛起三十年

国与国之间的争端,谁对谁错,外界很难判断。

但是日本能够制裁韩国,靠的是自己的实力,特别是在高科技领域,日本对上游材料和关键设备的垄断,这是关键点。

我们常说,日本自1990年金融危机后经历了迷失的三十年,房价、股价暴跌,日本人不思进取、沦为无欲望社会,不结婚不生子,然而真的如此吗?

真相取决于你看问题的视野。

确实,30年后,日经指数比当年最高点还低了50%,日本平均地价,仅相当于1973年的水平,相当1991年最高点的1/3。

从炒房炒股角度讲,日本确实消失了三十年。

但是,这正是日本的决绝和高明之处。

日本经历过严重的房价泡沫,当时一个东京的房价,可以买下全美国。

如果一个国家的房价暴涨,理论上最终可以把全世界都买下来,但这显然是荒谬的。货币超发导致房价暴涨后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日本模式,房价跌回去;另一种是俄罗斯模式,房价永远涨,汇率一直贬。

日本模式下,银行受损,但是货币的购买力上升,持有现金可以保值;而俄罗斯模式下,银行资产无恙,但是货币的购买力受损,必须持有抗通胀的实物资产。

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过去三十年,是日本成功实现经济软着陆的三十年,是日本完成经济转型、产业升级、苦练内功的三十年。

三十年前的日本痛苦不堪,找不到方向。

在广场协议泡沫破灭后,日本在半导体、家电、手机上的优势丧失殆尽。

一个方面,日本无力抗衡美国的全球内核高科技地位,另一方面,日本高昂的人工成本,无力面对来自中韩的低廉人工,日本的电子制造业、家电产业在短短20年时间内被中韩两国完全替代。

日本在当时,选择了一条痛苦的转型之路,抛弃了已经沦为低端制造业的家电之类产业,一是全力向高科技的上游内核技术突破,二是全力向全球化突破,投入新材料,人工智能,医疗,生物,新能源,物联网,机器人等新兴领域。

以东芝为例,当年曾风靡中国,做白色家电年营收最高达4000亿人民币。但泡沫经济后,东芝退出了电视和白色家电行业,相关技术转让给了中国公司。

如今中国的白色家电市场,几乎被格力、美的等掌控,我们已很难寻觅日本品牌的身影。

但是,2017年,东芝的营收达到2400亿人民币,利润40亿人民币。2019年,东芝的年营收就会恢复到3000亿人民币或更高。

剥离了家电业务,如今的东芝靠什么生存?

日本的Canon Tokki是全球唯一的OLED蒸镀设备供应商,曝光机全球只有佳能和尼康能供应,日立金属是FMM材料全球独家供应商,大日本印刷公司是OLED金属膜板的全球唯一供应商。

碳纤维产业链。目前碳纤维生产内核技术主要掌握在日企手中,日本碳纤维产能和产量在全球占比具绝对优势(超 50%)。

在小丝束碳纤维市场上,东丽、帝人(东邦母公司)和三菱三者合计占据全球 49%的市场份额;在大丝束碳纤维市场上,东丽和三菱合计占据全球54%的市场份额。

今天,可以不夸张的说,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高科技公司,比如三星,intel,苹果,等等,如果没有日本的高精度设备和生产工艺,这些公司至少倒退10年。

这几年不管是VLSIResearch,英特尔最佳供应商里的SCQI和PQS都是日系刷榜(8家SCQI6家日系,18家PQS11家日系,连iphone里1000多项内核部件就有一半以上来自日本)。

日本企业这些技术哪来的?

强大的科研能力!如何看出日本拥有强大科研能力?看诺贝尔自然科学类奖就知道了。2000年之后一直到2016年,日本每年至少拿一个诺贝尔奖,仅次于美国,位于全球第二。

根据汤森路透的排行榜,全球创新企业TOP100:日本40家;美国35家;法国10家;德国4家;瑞士3家!在2014年之前一直是美国第一名,2014年之后被日本超越。

某些科研领域,日本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比如新材料、新能源、机器人、大数据、云计算。

中国应警醒

中国人对于日本有着很复杂的感情。

日本曾经是中国的学生,多次派遣唐使学习中国的文化和政治。

但是从19世纪开始,随着国门被欧美炮火打开,日本选择了福泽谕吉的主张,以明治维新为标志,脱亚入欧。

日本经济和军事从此突飞猛进,自19世纪晚期开始,日本多次侵略中国,给中国人造成巨大的痛苦,直到二战结束。

二战结束后,日本经历了经济的快速发展,也经历了泡沫年代,全民炒股炒房,还在近三十年经历了痛苦转型,低调发展。

今天的日本,没有当年的朝气和冲动,已经像一个中年人,却又更加低调而强大。

换一个角度看日本:

日本国土只有中国的1/25,人口密度却是中国的2.45倍,在养活自己国民的同时,日本人实现了;公平社会、贫富分化小;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等世界一流大奖;174个国家免签;世界一流大学;世界第一的良好治安;食品安全;环境优美无污染;医疗健康世界第一;老人长寿世界第一;连续多年高中毕业生的就业率是100%;人均GDP接近中国的5倍。

我们应该思考,这样的一个资源匮乏的,土地面积稀少,原材料几乎都要进口的国家,为什么能成为亚洲最发达的国家,为什么能够维持GDP世界前三半个多世纪?

再看看中国,首先必须承认,中国在过去几十年取得了很大的进步,GDP多年快速发展,位于世界第二,人民生活得到很大改善,刚公布的世界500强名单,中国有129家,首次超过美国,处于世界第一。

但是我们更要看到差距:中国的世界500强,大多是国有传统企业,前四家利润大户是四大行,而在利润上中国企业达不到500强平均数,世界500强的上榜房地产企业全部来自中国。

这其实是一个缩影。

比如,中国GDP虽然处于世界第二,但是人均GDP只有9509美元,全球排在70多名。

比如,中国的资本市场同样是世界第二,但一半利润来自银行,实体经济付出的成本过高。

比如,中国有很多的科技巨头,但除华为研发能力强外,很多公司都是处于应用层面,比如所谓新四大发明,无非是用手机支付、打车、点外卖。还有的巨头依靠手游、电商作为内核业务,这些都不属于基础科学、没有什么不可替代性、也很难出口占领境外市场。

前几天腾讯老总马化腾的说话深得我心,他说,虽然我国移动支付在全球很领先,但实际上只是科技应用,回归到基础的科学研究还是比较薄弱。

移动支付如果没有移动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就像在沙滩上建起来楼房一样,别人一推你就倒。别看着表面辉煌,竞争起来没有任何实力。

我想说的是,不要再提什么弯道超车、不要再提什么产业赋能,不要再提什么全民创业。

任何强大的公司、任何强大的产品、任何强大的技术,靠的是有前瞻的多年积累、靠的是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

这不是喊几句口号、讲几个大道理就能做到的。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

作为国人应该怎么办?

《左传·襄公十一年》有句名言:“居安思危,思则有备,备则无患。”

它的意思是,在平安稳定的时候要想到可能会出现的危险灾难。时时要提高警觉,预防祸患。

眼前的安定并非永久的太平,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考,自己是否处于真正的安全,又该如何去思危、认识不足并改进。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说,无论我们要把日本作为竞争对手,还是朋友,都需要明确想清楚,日本究竟靠什么立国?日本究竟强在哪里?

如果我们依然沉浸在“日本消失”、“日本无欲望社会”的幻觉中,那么,只会令我们无法看清楚真正的日本,一旦日本哪一天针对中国,悔之晚矣,一定要警醒啊!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