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标签的越南制造 贸易战风潮冲击河内工业目标

2019年06月27日 03:03 东网

当地时间6月26日前后,一则好消息和一则坏消息同时出现在了河内的经济产业界人士面前。越南已在前一天和欧盟签署了《欧盟与越南自由贸易协定》(EVFTA)和《欧盟与越南投资保护协定》(EVIPA)等重要文档,确认了越南产品未来打入欧盟市场的可能。

但是,另一则同期来自越南知名家电企业阿三祖(Asanzo)公司的坏消息,就显示出未来河内推出的“越南制造”很有可能只剩标签,其标签之下的工业制成品大多来自中国。这对试图在“中美贸易战”期间,加速“高新技术、基础技术”向转让进程的越南来说,无疑是难以接受的。

河内方面对于欧、美媒体惯常谈及的“越南获益于中美贸易战”等提法总充满戒心。越南也深知自己近期“外国直接投资”(FDI)的增长与代工厂迁移和各国企业避险有关。因此,河内方面已从2019年1月2日后签发政府命令,要求加速技术转让,尽快实施其“工业4.0”进程,进而实现自己“2020年要为越南尽早基本建成现代化工业国奠定基础”的目标。

遗憾的是,越南固然提出了“工业4.0”的远大目标,可该国或许仍不具备“工业3.0”时代的技术和能力。即便河内希望尽快在“全球价值链中建设优质越南品牌”,进而扶植了一批知名企业,还将其产品远销世界各国。但河内终究要面对自己基础不牢固的现状,还要为此付出高昂代价。

光怪陆离的胡志明市展现了越南的经济能力,也同样展示了其制造业的不足(图源:VCG)

来自中国的越南制造

对河内的产经界人士来说,欧盟与越南签署自贸协议后,越南的淡水虾、巴沙鱼、水果等产品总算又开拓了除中国之外的又一大市场。越南的农业、养殖业者为此不免欢欣鼓舞,踌躇满志。

但越南的制造业人士不这么想:面对未来“越南将取消65%的欧洲出口产品关税”的现状,该国刚刚起步的高端制造业想来是难以应对的。更不用说这种“越南制造”的纯度也是值得怀疑的。

也就在6月下旬,一家以“越南制造”着称的越南知名企业已在媒体曝光中声名狼藉。这家企业就是2014年创业,一度被“越南之声”等官媒赞扬为“融入国际道路的创业公司”的家电企业阿三祖公司。

资料显示,阿三祖公司2014年创业后,到2016年就以年产50万台电视机的产能率先拿下越南市场,进而打入柬埔寨、老挝、古巴乃至韩国市场。到2019年前后,该公司还积极拓展了手机、空调、微波炉等产品。其董事长范文三也成为越南商界翘楚,频繁出现在电视等大众媒体上。

越南民众普遍有较强的民族自豪感,对国货也有感情(图源:Getty)

但是,在越南知名媒体《年轻人报》跟踪之下,外界在2019年6月中旬终于发现,阿三祖公司引以为自豪的“越南制造”的电视机、手机、微波炉乃至包装再生纸等产品都是在中国浙江、广东等地制造的。阿三祖公司只是从中国订购了低价商品,将其转运回越南,并贴上“越南制造”的标牌销售。

由于在此前的几年中,阿三祖公司一直以“日本高端技术”和“越南制造”两大金字招牌示人,因此,当外界发现该公司除去贴标签什么也没做,其兜售的产品也属于中国淘汰的过剩产能时,来自公众的愤怒是可以想象的。

很快,范文三本人就在事发后被越南电视台(VTV)赶出了经济电视节目。而越南产业界也开始反思其“越南制造”的真正纯度。

成色不足的研发能力

近年来,越南吹捧的很多“越南制造”大多存在贴牌冒充的问题。自从遍布越南全境,以“越南制造”为号召的知名纺织品企业“Khaisilk”在2017年10月被查出以中国进口商品冒充本国制造后,越南本国商品的产能不足就已经进入了观察人士的视野。考虑到越南在“中美贸易战”期间欣欣向荣的纺织产业也需要来自中国的原材料加以维系,这使得“越南制造”在2019年的今天正在变成一种奢望。

事实上,很多越南“具备自主独立知识产权”的产品大多成色不足,这其中最突出的代表莫过于其汽车品牌“温捷”(Vinfast)。“温捷”是越南最大企业“温纳”(Vingroup)集团推出的。该品牌推出后样车后,被越通社等权威新闻机构列为2018年度十大新闻之一。

但是,“温捷”汽车从设计到零配件制造乃至销售的环节中并没有什么越南因素:它使用欧宝提供的底盘,宝马提供的车身与发动机,法拉利提供的设计,其首席执行官也是来自通用汽车公司的。当然,“温捷”汽车终究在越南总装,这决定了它的“越南制造”勉强说的过去。但这种越南早已具备的技术细节并不是河内最迫切需要的。

中越之间的经济体量的客观现实越南经济界人士已接受现状(图源:VCG)

的确,河内方面对于“越南制造”突破口的定位也比较明确。越南很清楚自己在轻重工业上的长处和短处:该国在信息技术领域上已经拥有了以越军电信(Viettel)为首的一批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公司,越南在农业、淡水养殖业上的基础也较为突出。越南很希望在这些原有优势领域之外继续开拓新的增长点,但通信、生物、计算机等技术限制的还是让越南迅速触到了发展的短板。

按河内方面的政府规划来看,越方首先希望能借助外来资源开发开发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尤其是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网络,进而在这一基础上尽快研发电信硬件设备等应用的嵌入式软件技术。

其次,河内还尝试利用国际先进经验,开发自行制造的家用电子产品,太阳能电池等设备。但这些规划需要投入的资金都相当巨大。当越军电信已号称“投入数百万美元研发5G芯片”时,了解到中、美在通信领域研发投入的分析人士就不免哑然失笑,进而怀疑越军电信是不是也会购买中国芯片,并贴上“越南制造”的标签。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