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什儿子:反感"美国吃亏论" 大棒解决不了问题

2019年06月17日 14:02 环球网国际

美国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12日在位于亚特兰大的卡特中心,为前总统吉米·卡特颁发首届“美中关系卓越领袖奖”。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第三子尼尔·布什,作为基金会创办人与董事会主席出席颁奖活动。无论是上台致辞还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尼尔·布什都对华秉持理性、合作和友好的立场。他一再跟记者提起当年同父亲在北京吃全聚德烤鸭的经历。谈到美中关系,他极为反感当前美国政客张口即来的“美国吃亏论”,而是认为两国都从双边关系中收获巨大。分析当前美中关系僵局的根源,尼尔·布什一针见血地表示,这是部分美国政客的霸权心态在作祟。

在观察中国最前沿见证巨变

深感美国制度对华未必有效

环球时报:您经常去中国,如何看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变化?

尼尔·布什:我到过中国100多次。你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最令人惊奇的荣誉。从1975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开始,我就一直处在观察中国的最前沿,我见证了中国的崛起。第一次去中国时,我同家人一道从北京去无锡、南京和上海,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时中国人的生活还不好,大家几乎都一样贫穷。印象中,中国人也没有什么自由。你知道,当时的人们不能自由旅行,甚至不能选择自己的工作、生活,如上大学等。但这样的状况一去不复返了。从我第一次到中国起,44年过去了,我看到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数亿中国人摆脱贫困,现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和百姓的自由是1975年时看不到的。

我亲眼见证了中国发生的这些巨变,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它塑造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现在我有一个非常坚定的内核观点,那就是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用相同的制度来治理,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国情,而且有些国情是非常独特的,应该基于各自国家的实际情况建立相应的治理体系。中国的体制对中国来说运转良好,美国的制度对美国来说运作良好。但我们的制度对中国未必有效,你们的制度对美国也未必有效。我在这一问题上有非常强烈的感触。

环球时报:您设立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以及“美中关系卓越领袖奖”的宗旨是什么?

尼尔·布什: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成立于2017年,主要是为了将我父亲在发展美中关系方面的精神延续下去。我父亲一直认为,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种关系应建立在相互尊重、富有建设性、卓有成效、互利共赢、商业强劲、政治可持续的基础之上。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方大为(David Firestein)是一位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对美中关系的态度和我父亲一样。因此,他提出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一个奖项,表彰在发展美中关系上发挥出政治家般领导才能并作出卓越贡献的人士。

环球时报:您说过,您的父亲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总统。您怎么看他对中美关系的贡献?

尼尔·布什:是的。我为是他的儿子而感到骄傲,但我也试着通过一个公正的角度来看他4年总统任期内所面临的挑战,当科威特被他国入侵时,他建立了一个解放科威特的联盟。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他都很好地把握了政策方向,度过那些困难时期,避免了紧随其后的更大冲突。

就美中关系而言,我父亲1989年初就任总统时,对任何总统来说也都是具有挑战性的时刻。如果当时美中关系脱轨的话,我们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才能构建起更为强大、更具建设性的关系。凭着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处事方式的了解,我父亲非常敏感地意识到,我们需要把美中关系保持在正常轨道上。我认为这是他的主要成就之一。他在幕后做了正确的事,比如他给邓小平写信,同时派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秘密访华。

美中关系稳定对双方都有益

“妖魔化中国”就是洗脑言论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中美建交40年来的两国关系?当前双方是否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

尼尔·布什:我们确实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这让我很困惑。因为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一直是这一双边关系的明显受益者。美国在很多方面都明显受益,如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40年里有巨大增长,这要得益于全球化,特别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不仅如此,中国也从中受益。你知道,过去几十年时间里,中国从一个低收入国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美国保持稳定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毫无疑问,过去40年的美中关系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非常有益的。

我同意你的看法,即当前我们正面临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刻,这也许是因为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你知道,在美国政治圈,不少人怀有一种美国霸权的心态,即我们必须成为最好的、最大的,也许正是这些人感受到中国崛起的威胁。2017年,我和我的父亲成立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我们拒绝接受所谓“中国崛起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观点。我作为该基金会的主席会继续努力,帮助美国人了解关于中国的真相,以及我们彼此都是美中关系的受益者。

环球时报:您如何评价美国现政府的表现?

尼尔·布什:我几乎每天都在表达我的失望之情。当前的一些美国政客,不管是国会议员还是在行政部门任职,都把中国当成“替罪羊”,妖魔化中国,企图让美国选民恐惧中国。这显示出我们民主制度的缺陷,这些政客缺乏知识、缺乏意识,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人们的选票,为此说什么都行。非常不幸,在今天的美国,炮轰中国似乎成了获取政治积分的方式。

美中新冷战是小概率事件

贸易越自由百姓才越受益

环球时报:您如何看贸易保护主义?

尼尔·布什:我想从美国的政党背景来回答这个问题。我和我的兄弟都是共和党人,我更相信老共和党人的哲学和原则。共和党的内核价值观之一就是自由贸易,强调自由竞争、更少的政府监管、更多的市场因素。但现在的美国总统把贸易壁垒作为一种政治武器,威逼各国按他的要求行事,比如去年和今年都宣布向美国农民补贴,这不是共和党的行事作风。特朗普(专题)总统还在人为地设定赢家和输家,他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哪家公司能与美国做生意,哪家公司不能同美国做生意。比如说华为(专题),他切断了美国公司对华为的供应链,这对美国公司的损失每年至少是120亿美元。其行为更像是一个独裁者,而不是一个自由市场的代表。我为我们的共和党失去其哲学和道德的指南针而感到深深的失望。

环球时报:美国当前还在人文领域的交流上对华设限,有人说这是新冷战的标志。对此,您是否感到担忧?

尼尔·布什:首先,我不希望两国脱钩或出现新冷战。两国有如此多的共同之处,我们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脱钩是没有道理的。一些美国人一再高喊这种论调,这是非常有害和消极的。不幸的是,这种论调在当今的美国就像洗脑一样,强迫民众接受“中国是美国麻烦制造者”这样的观点。

其次,我认为美中确实存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但美国涌起的这股对华怀疑浪潮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对中国的误解,或者说是接触了错误信息。我对美国领导人的建议是,处理对华关系方面,应像我父亲那样,通过相互尊重来解决问题。双方可以表达各自的关切,并进行详细、反复的讨论,最终争取到各自的让步。这些问题需要通过外交渠道来解决,而不是我们现在所做的那样,天天提着大棒。

我不担心会发生新冷战,这是小概率事件。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美中关系的根基是如此深厚,我们建立了如此广泛和深入的联系。每年有如此多的中国学生到美国来学习,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美国学生到中国去。我们还有文化层面的交流,地方省州之间、姊妹城市之间的交流,我们的相互投资是如此之多。我们的关系越持久和深入,我们就越能够承受今天这些可怕的政治压力。我相信,不管是台风还是暴雨,美中双边关系能经受得起这些困难的考验,我们能挺过去的。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关系已遭到太多破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环球时报:天天提着大棒,中美经贸争端就能解决吗?

尼尔·布什:美国人对此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想要连任的特朗普总是在说“我是最好的谈判者,可以拿到更好的交易,而其他人都只能得到更糟糕的交易”。但贸易战对美中经济来说是双输,我不知道“更糟糕的交易”是指什么。如果中国坚持拒绝美国一些涉及干涉中国内政的要求,最终特朗普会让步,同时中国也会有一些让步,双方将达成一致,这对两国都再好不过。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鹰派就希望看到中国衰败,压根就不想同中国达成协议,因此坚持一些中国不可能接受的条款。特朗普如果也持这种观点,并坚持和推动强硬条款,那么他可以对外宣称,“是中国不想达成协议,是中国退缩了,是中国人的错”。他可以把自己包装成在保护美国利益、“让美国再次伟大”,没有在与中国的对抗中签下一份糟糕的协议。但我不这么认为。我不知道政治到底会如何发展,我真心希望特朗普能有动力与中国达成协议。因为这对美中两国都是有利的,给双方都会带来巨大好处。我从内心里相信,两国各层面有更多联系,贸易才更自由,我们进入对方国家市场的机会也越多,两国人民都会从中持续收获大量好处。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