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性冷淡,日本小清新,都是被宋朝人玩剩下的

2019年06月13日 00:12 搜狐网

北欧极简主义盛行的今天

人们纷纷“断舍离”,走起“性冷淡风”

却不知要说极简主义

宋人才是其中真正的高手

文人意趣、精致生活、文艺之都

看老祖宗们如何玩转极简风!

▲北宋何充的《摹卢媚娘像》 /网络图片/

宋朝+宋人=文艺之都

每一个宋人都是文艺青年

极简主义之风已在世界各地刮了好几年,势头一直未曾停息,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个遍及各大领域,从服装配饰到家居百货,从生活方式到为人处世都能套用的“极简主义”,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让人们纷纷折服,拉起“极简”大旗呢?

这就不得不说一下极简主义的来源了。

▲经典的极简主义穿搭 /网络图片/

“极简主义”一词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是从美国兴起的西方现代艺术流派之一,又称“极少主义”(MinimalArt)、“简约主义”和“ABC艺术。”

现在在时装领域大受欢迎的“性冷淡风”就是来自该主义。这个从医学词典中诞生的词汇,以势不可挡的步伐席卷了全球,短短两三年时间就被各界的时尚人士追捧,运用于各大品牌设计之中。

▲2017秋冬巴黎时装周CÉLINE大秀 /网络图片/

极简主义的盛行和全球审美风潮的变化有很大的关系:人们腻味了嵌满亮片和logo的高调奢华土豪风潮,对色彩艳丽、工艺繁复,充满烟火气息和欲望的风格失去了兴趣,越来越多的人在审美里爱起了无负担、不张扬的极简主义。

这个曾经被一小部分人所推崇的文艺审美于是便成为了大众审美。与之相伴随的,就是以无印良品、优衣库、宜家、苹果、H&M为代表的"性冷淡"品牌迅速占领了设计业大半江山。

▲initial 2016 秋冬系列,复古款式与军事风格相结合 /网络图片/

如今说起极简,主要是以北欧和日本为主,它们擅长用纯色色块和线条表达干净简单的风尚。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早在一千年前的宋朝,我们的老祖宗就“追白求清,崇幽尚净”,把“性冷淡风”“玩”了个透彻。

窥探宋代风尚的影子,我们总能轻易看见和如今极简主义相似的痕迹——与唐朝盲目奢华的感性之美不同,宋代崇尚的是典雅和简朴的理性之美,这又与当时的文化密不可分。去年热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将宋代的美学带到了大众眼前,剧中处处体现的非遗文化也让人们看见了千年前的宋代那独特的审美风尚。

▲宋朝风俗画,充满自然之美 /网络图片/

宋代审美文化因理学氛围形成的了清瘦、典雅、含蓄、内敛的风尚。在头饰方面,宋时期一反之前的高髻,流行线条笔直,庄严肃穆的直角幞头,发髻或包髻形制垂直而向上,简单自然,没有过多修饰痕迹。在衣着方面,修长、利落的背子在宋时期广泛流行开来,袖口变窄,整体纤细、清瘦,注重细节和质量,这不正是现在被人们所追捧的“性冷淡风”吗?

▲知否里主演身穿的宋朝服饰 /网络图片/

事实上,宋朝人爱极简早已贯彻到了骨子里,不仅衣着服饰要极简,审美风气要清雅,还要重视“意境”,这就比起北欧的极简风更高了一层境界。“意境”一词是中国独有的,宋人对于自己穿着,不仅仅是形式上的“极简”,更是要体现“极简”背后的哲学意境之美。

北欧的极简风更趋向与西方人的工业式思维,恰如北欧的冰雪世界一样,给人在人性化的同时又有高冷的距离感。但宋人的极简却富含了东方含蓄悠长的风情,他们更喜欢突出了穿着对象的个性化和人情化。宽松随意的质朴文人服饰,体现的是返璞归真的情调和华美不外露的气息。这种外在简洁明快,生活气息浓厚,隐逸却风雅,简约却内秀,正所谓是“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北欧风家居装饰图/网络图片/

不是简简单单的各种“极简”元素放在一起,就能成为极简,宋人的极简主义里,有对天地和人道的思考,有对自然与轮回的感悟。他们不仅仅追求设计美感,更是追求以“追白求清,崇幽尚净”贯彻一切的哲理。在早期被宗教氛围笼罩,后期又在工业和科技的熏陶下的西方人很难体会其中的奥义,唯有儒家文化圈里的人才能理解这样的意境。

这就是宋人独有的极简主义——“雅”。

▲明代周之冕的《杏花燕子》 /网络图片/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

宋人的全方位精致生活

君子合乎规范而又不拘泥,修身慎独又胸怀大志是为雅。女子晓事知礼仪,落落大方秀外而惠中是为雅。一个“雅”字,是中华文化里对人的最高赞誉之一,同时又代表着一切端方有美感的事物。

宋代,全民上下皆尚“雅”,和宋人比起来,现代网络上“精致的猪猪女孩”都得甘拜下风,宋人的文艺可是骨子带来的,汴京城里的文人雅士们没几个才艺都不敢出门。在宋代,崇尚雅致之事,追求意境之美可谓被发挥到了极致。

▲宋朝赵佶的《瑞鹤图》 /网络图片/

点茶、焚香、插花、挂画是宋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被称为“生活四艺”,放到现在,宋人可以说个个都是艺术系高材生。在此之外,宋代文人的日常就是吟诗咏词、吹萧抚琴、赏花对弈、对酒当歌、登高远游五大雅好,文艺朝代遇上文艺青年,一下子就碰撞出了火花——史上最全精致生活宝典诞生了。

簪花便是宋人精致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宋朝的清晨,时常是被一道清亮的卖花声叫醒的。南宋诗人陆游曾在诗中写:“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广为一时传诵。在这个仿佛时时刻刻都笼罩在烟雨里的朝代,男人女人都带上了与生俱来的文人气,不说歌女词人,就连市井里每日为生活奔波庸庸碌碌的小市民也有了纤细雅致的心。。。思。

▲明朝周之冕的《摹卢媚娘像》 /网络图片/

文艺的宋人在发髻上簪花的风气,是在繁忙杂乱的浮生百态里偷得的几分细腻玲珑。在那个时代,虽然没有如今四处都有的花店,但是爱花却是上上下下的共识。人人买花,人人佩戴花,而非像现在的大部分人一样,只在特殊节日才想起为自己的爱人送上一束花。有时候也觉得惭愧,中国古人的审美,无论何时都是领先世界的,但是千年之后的却遗忘了那一份美好,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现代人送花多为仪式感服务,总少了些古人的闲情逸致 /网络图片/

宋人的雅致不仅仅在于衣着配饰,在吃食上也极为讲究。现在人们崇尚健康的“轻食主义”,轻食一说,最早是从欧洲而来的。在法国,午餐的“Lunch”正具有轻食的意味,而如今轻食主义强调的是低糖分、低脂肪、低盐分、高纤维带来的简单适量,健康均衡。但是要说食疗养生,宋人当之无愧第一。

林洪《山家清供》一书就是对宋人的“轻食主义”一个经典写照。“山家清供者,乡居粗茶淡饭之谓也。”。书中记载了大量以家蔬、野菜、花果等为食材的素食食谱,每道菜肴取名往往文雅而富有灵气,如“碧溪羹”、“蓝田玉”、“拨霞供”、“山海兜”,富有中华古典诗词的美感。每一道美食都清雅不失真味,简直是中国非遗文化中的美食宝藏。

▲被现代人引以为健康饮食典范的轻食沙拉

/网络图片/

宋代还是中国的瓷器艺术臻于成熟的时代 ,以单色釉的高度发展着称,其色调之优雅无与伦比,被西方学者誉为“中国绘画和陶瓷的伟大时期”。宋瓷多数以纯色为主。在造型上追求大方简洁,质朴无华,反对过多雕琢,在釉色装饰上偏重本身安静典雅的色泽,形态讲究天人合一、自然天成。直到现在,宋代的审美意趣还作为非遗文化,给予着人们源源不断的灵感。

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宋人可谓无一不精致,这种精致和他们的极简并不冲突。因为宋人的极简不是北欧后现代主义的热衷工艺、材质和线条的“形”,而是真正蕴藏在天地万物中的“大道至简“。

▲北宋汝窑天青釉玉壶春瓶 /网络图片/

北欧日本 PK 北宋南宋

它们的极简到底有何不同

什么是宋人的“道”?

要说道,必离不开当时的社会环境。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许多人都爱说强汉盛唐弱宋,似乎对宋朝最大的印象便是积贫积弱,被北方游牧民族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但事实上,宋朝经济状况在中华上下五千的历史过程中都是凤毛麟角的,在中前期可谓民殷国富,物阜民丰。按照这样的道理,为何它没有发展成唐朝那样以华丽奢靡为主的风气呢?

▲清明上河图,北宋繁荣的市井 /网络图片/

原因就在于理学的盛行。宋朝统治者目睹了唐朝因地方武官势力过大造成的王朝倾覆,于是将尚文抑武作为基本国策,高度重视文化的发展。因此,昌盛的经济文化并没有使得宋人的审美情趣以繁华为主,而是以“追白求清,崇幽尚净”的“雅致”为主。中华文明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和地大物博的环境,让这样的“雅致极简“更是多了一些底蕴和从容。

宋朝的“极简主义“,是在哲学和宗教的融合下诞生的一种观点,由此还诞生出了“空白理论”——

空白是一种虚灵的境界,“虚”是空,是无,是静穆;“灵”是实,是有,是流动。其中的无穷意境也只有意会了。

▲宋朝马远《寒江独钓图》 /网络图片/

提起“空白理论”绕不过北欧设计,北欧的极简主义风格与中国的“空白”在设计作品中都有“简约”的特征。而北欧的极简主义,却是完完全全另外一种概念。极简主义的风格在北欧的设计领域应用相当广泛,他们的作品往往体现出注重细节,讲究人性化精神,功能第一,崇尚自然的特征,又饱含着他们民族传统文化风情。

北欧的极简主义强调逻辑性,他们更希望将设计建立在一种科学、客观的基础之上。因此,北欧的设计师在进行作品创作之初就秉承简约化,生活化和自然化的创作理念,使得设计出的作品具有一种宁静的,简单的,纯朴的艺术感受。这非常适用于现代观念,也许正是北欧风备受推崇的原因。

▲北欧民族传统服饰,设计简单实用 /网络图片/

在中国,和北欧恰恰相反,中国人崇尚感性,更注重内心的感受,从中国传统绘画中就不难看出,“留白“是中国画中绝佳的一个特色,这些画面中的空白往往是没有规律可循的,它并不是画家用尺子精细丈量出来的,中国人在感性思维方式的引导下,追求的是一种随意的秩序感。

作为儒家文化圈的一份子,日本文化里也有崇尚随意性的内容。 日本的传统美学里讲求“侘寂、幽玄、物哀“,追求空灵的境界和绚烂的消逝。这也影响了后来的日本的极简风尚,日本的极简风尚重视的是一种“无”的意境,这和中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日本却明显更加悲观一些,在他们的文化里很少强调希望,对死亡之美的诠释甚至会达到一种极致的程度。因此,在他们的极简设计中也讲求制造氛围和意境的幽玄之美。

▲日本传统能乐表演,充满了暗郁诡异,沉寂哀婉的日本美学 /网络图片/

即使是一衣带水的邻国,与中华文化的极简主义还是相差甚远。相较于以岛为国日本来说,海陆兼备物产丰富的中国会更有厚重感,讲求天人合一的格局,而非专注与自身命运细腻情感。

今人总以为极简主义是舶来品,但极简的风骨却早在我们文化里留承。有的人对极简主义往往有许多误解,总走向了极端。

极简并不是当苦行僧,要摈弃七情六欲去“性冷淡”,也不是彻彻底底的“断舍离”,要抛去多余的一切东西。中国人讲究中庸,中国人的极简,既不是北欧的理性模式,也不是日本的侘寂美学,而是独属于中国人的自在圆融。

▲言有尽而意无穷的中式插画 /网络图片/

可惜的是,这样独特的审美意趣,这样深厚的哲学意境,这样悠长的文化历史,这样优越的宋代极简,却在今天无人问津,别说发扬光大,就连继承也是岌岌可危。当祖先们为自己创造的辉煌灿烂的文明而志得意满时,不知有没有想到过,在千年之后,他的后辈却终日追捧北欧的高级感极简主义,日本的纯净的小清新美学,将其奉为经典。

所幸,在近几年,我们也看见了国人的努力。《延禧攻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大受欢迎,《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的热播,各界对非遗文化已有了重视之心。在未来,EST也有意为非遗文化的传播和发展贡献力量,联合各界人士深入挖掘优质非遗文化,为时尚领域赋能。

相信假以时日,我们会在传统的土壤里面,拾起国人的创造力,缔造我们新的未来。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