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万人联署支持 这才是香港的真实心跳

2019年06月12日 07:07 环球网

“修例之争”已延续七个星期,反对派上蹿下跳,不断搞事。那么,香港的主流民意到底是什么?由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发起组织的“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得到市民的广泛响应,联署人数至昨天已有80万。这个数字的急剧变化发生在前天夜里,一夜之间联署人数猛增十几万。这意味着,几十万港人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大批民众游行支持“修例”

数字是抽象的,但联署撑修例人数的急速攀升并不抽象。80万,这透射出市民的觉醒,这显示了民心所向,这彰显了民意的力量;80万,这是对香港法治内核价值的维护,是对和平安宁家园的坚守,是对美好明天的期盼;80万,这是对特区政府修例的有力支持,是对反对派谣言的沉重一击,是对“八国联军”胡言乱语的最好回答。从80万人联署撑修例,人们已经感受到香港的真实心跳,这才是香港的主流民意。

修例顺民心合民意

“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召集人黄英豪昨日表示,联署由4月16日开始,不到两个月,就有80万名市民参与,反映市民支持修例,期望香港社会能够堵塞法律漏洞,不再成为“逃犯天堂”,以维护法治和确保社会公义,期待政府如期完成修例。大联盟是由一批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发起。连日来,召集人黄英豪和一些副召集人陈勇、陈曼琪、王庭聪、苏长荣、施荣怀、王惠贞、董吴玲玲、黄楚标、邓竟成、龙子明、曾智明、杨志红、邓清河、施清流、姚志胜、胡剑江、江达可等人带领一大批义工,站街头、赴基层、到小区、进学校,派发传单、解疑释惑、热诚宣讲,得到了市民积极回应,从了解修例、到理解修例、再到支持修例,联署人数一路攀升至80万人。副召集人苏长荣说:“我们的目标就是12个字:理性讨论、彰显公义、理清真相”。

大联盟之所以不遗余力地宣讲修例,源于修例顺民心、合民意,合法,合理,合情。基本法第九十五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全国其他地区”所指就是澳门、台湾和内地。“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所指,包括签订协议相互进行逃犯移交,合作打击跨境犯罪。由此可见,修例有充足的法理依据!各国合力打击跨境犯罪是当下国际司法合作的大趋势。香港与20个司法管辖区有移交逃犯长期协议,但香港与内地、台湾、澳门至今没有签署移交逃犯长期协议,这极不正常。由此可见,修例是合理的选择!修例的直接诱因是“台湾杀人案”。由于香港和台湾之间没有签署逃犯移交协议,残忍杀害女友、并弃尸荒野的嫌犯陈同佳最快于十月可获释,号称“法治社会”的香港,难道可以令法律漏洞长期存在而不管受害者家人的感情吗?由此可见,修例就是要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是合情之举。

反对派假造民意不得人心

围绕修例,反对派三番五次地假造民意,欺骗公众,细细数来,大的造假行为至少有三次。

修例刚提出的时候,反对派宣称,商界人士担心“被移交”,反对修例,并预测修例将导致商界从香港撤资。此事引起商界人士强烈不满,纷纷给予谴责。这次民意造假迅速失去了市场。

反对派的造假还造到了国外,李柱铭、涂谨申等人跑到美国、加拿大等地,向美加政界人士宣称,修例将危及在港外国人的安全。事实上,修例有“八不移交”和“双重把关”的原则,香港司法独立世人皆知,法治水平也在全球居于前列,根本不存在反对派所描述的恐怖场景,但一些外国势力借香港反对派提供的“弹药”攻击中国。反对派这一次造假,引来“八国联军”围攻中国,令全体国人、香港市民、全球华人愤慨。

上周,反对派又在联署上动手脚。他们竟然用全港数以百计的中学及大专院校的“师生”或“校友”名义,发起反修例联署,更为奇葩的是,有人发现自己“被联署”后,要求发起者从联署名单中剔除自己信息,却被告知不可以修改。许多校长“被联署”后报警处理,纷纷公开澄清事实,谴责反对派的卑鄙行为。这次造假行为严重侵犯人权,激起公愤!

反对派的一次次造假,令其名誉扫地、诚信破产,也让愈来愈多的市民看清其本来面目。对修例之事,愈来愈多的市民从不关心、不了解、不表态,转变为护法治、保公义、要发声。80万签名的背后,是市民对“被代表”的强烈谴责。

世人应感知“香港的真实心跳”

在一个民主、文明的社会,不是谁的声音大、路子野、动作狂,谁就代表主流民意,而是谁拥有的支持者最多、最真实,谁才能代表主流民意。

80万!这是一个冷静的数字。连续七周来,市民看到了特区政府的诚意,认清了维护香港法治内核价值的重要性,想透了“香港不能成为逃犯天堂”的道理。深思熟虑之后,80万人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80万!也是一个被迫出来的数字。连续七周来,反对派将修例妖魔化,恐吓市民,欺骗公众,抹黑内地司法,为“八国联军”充当“带路党”,越来越多的市民意识到,如果不站出来表达真实意图,就会“被代表”,就会陷入“逃犯天堂”。反复考量之后,80万人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80万,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它是“香港的真实心跳”。它相当于香港当今人口的十分之一。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在反对派狂呼乱叫的香港,世人不应被眼前的假象所蒙蔽,更应关注“80万”这个数字所代表的真实民意。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相关报道:胡锡进:香港人千万别被西方的政治精英们忽悠了

“一国两制”是新事物,遇各种问题时,都要商量着来。千万别冲动,不要被人带向极端。

@胡锡进 微博发布长文:

大陆有谁愿意香港失去它的资本主义特色,变成一个与内地很像的城市吗?反正我不愿意。我希望坚持“一国两制”,香港保持它以资本主义制度为基础的独特社会风貌。我觉得那样的香港才有意思,值得内地人去看,把它内地化,中国会失去多彩的一个维度。

我相信这是大多数中国内地人的想法。香港反对派不断宣扬北京要打压香港的这个自由那个自由,要让香港变得和内地一样,香港人的现有生活方式将不保。这种说法不仅与“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南辕北辙,也与内地社会的对港心理严重不符。不知道他们的危机感是从哪儿来的,真的还是假的,但他们的确是在吓唬香港的一些市民。

西式制度鼓励政治对抗,并很容易让政治对抗极端化。我很担心香港一些人在这个问题上跑偏了,把西方社会的对抗游戏搞成真的对抗,从而破坏了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大环境,给城市的未来蒙上阴影。

请注意,西方社会的政治对抗是会随着选举的节奏张弛变化的,所以它们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社会平衡的一种“游戏”。但是在非西方社会,政治对抗经常搞得往牛角尖里钻,酿成了对社会治理机制的重大冲击,甚至悲剧。香港在这个问题上千万不能不自觉地也钻了牛角尖。

香港既然奉行资本主义制度,出各种西方社会的表现就都是正常的。但一定要玩得进去,还要玩得出来啊。这是老胡作为一个内地观察者对香港社会真心捏的一把汗。

这个世界上,在香港社会之外,真正最关心香港命运的,就是中国内地。因为香港是中国身上的一块肉,香港的好坏与我们有关系,香港越来越好,是整个国家更加和谐的题中之义。其他地方,人家凭什么盼香港好呢?台湾巴不得香港衰落,以证明它“拒统”是正确的。美国就是关心如何把香港变成对北京施压的新杠杆,如何用香港事务找中国的麻烦。至于英国,他们的感情也很复杂,可能有一丝旧情未了,但如果香港比被英国殖民时更好,好很多,伦敦会舒服吗?

香港人一定对老胡说的这些有个基本判断,千万别被西方的政治精英们忽悠了,别被香港的政治游戏逻辑绑架了。“一国两制”是新事物,遇各种问题时,都要商量着来。千万别冲动,不要被人带向极端。如果香港失去了稳定,搞激进政治的人能算出自己的收益,西方的政客们都是看热闹的,幸灾乐祸的。到时候损失最大的是香港市民们,最心疼也最无奈的将是中华民族的这个集体。

胡锡进:香港反对派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怎么回事

我给大家普及一下,香港反对派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是怎么一回事。

“逃犯条例”在香港回归之前就有,根据该条例,香港与20个司法管辖区签有移交逃犯,也就是引渡他们的协议。但是不包括中国大陆、台湾和澳门,这次修例是香港特区政府发起的,要把上述地区也包括进去。

香港反对派立刻将这一修例政治化、标签化了,宣称中国内地今后可以根据新的“逃犯条例”从香港引渡政治犯,从而打击香港的言论自由。然而特区政府的修例草案明确规定,适用于移交到内地的罪犯必须是犯有37种国际公认、且刑期都在7年或以上的罪犯,而且必须要由特区法院和特首双批准,才能实施移交。其中还规定了“八不移交”,明确说明被移送的罪犯不涉及与言论相关的行为,即不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方面的行为。

退回到修例的原点,它完全是正常的立法行为。香港反对派就是在西方的支持下恶意搞事。大家知道,在西式民主体制下,恶意搞事经常会有市场,把不是事的事生生搞成“大事”。

情况基本就是这样。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 Avatar
    (苹果驻孟买通讯员)
    2019年06月12日

    愚蠢无能的中国现政府,停水,停电,停食,毒气,炸弹,细菌。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