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暴跌9成,高管频繁离职,零食第一股到底怎么了?

2019年03月07日 12:12 海外视角

根据《时间财经》的报道显示,3月1日,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来伊份)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于 2019 年 3 月 1 日收到公司副总裁冯轩天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冯轩天辞去在公司担任的副总裁职务。事实上,近半年来伊份公司出现频繁的人事变动。时间财经发现,2018年12月,来伊份公司分别收到股东代表监事邹晓君先生和董事兼董事会秘书张潘宏女士的书面辞职报告。其中,张潘宏女士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后将继续在公司工作。

与此同时,来伊份2018财年预告显示,公司预计 2018 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 8837 万元到 9137 万元,同比暴跌9成。预计扣除2018年度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减少1.36亿元到1.39亿元,同比暴跌160%。

看到来伊份出现高管离职,净利暴跌的情况,谁都没想到这是当年非常红火的中国零食第一股。根据启信宝的数据显示,来伊份注册于2002年,注册地点是上海市松江区,累计对外投资了30家食品产业链相关联的企业,可谓是一个食品产业的巨无霸。

根据公开市场资料,来伊份起源于上海本地的一个炒货夫妻档,当时这个名叫雷芬的炒货连锁店其实并不有名,但是凭借着其掌门人坚定不移的推动,来伊份很快在上海实现了遍地开花,其更是凭借小包装散装称重的商业模式,实现了来伊份的高速发展。2016年来伊份实现了在A股的上市,成为了中国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零食企业,来伊份也被称为中国当之无愧的零食第一股。

根据来伊份官网的介绍,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国拥有2460家门店、会员逾2100万,通过线下连锁门店、线上电商和移动APP、特通渠道全渠道一体化网络,满足消费人群随时、随地购买安心、好吃的零食需求。

但是谁都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中国零售食品产业的巨头,却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经营问题,零食第一股来伊份到底怎么了?

来伊份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其实来伊份出现问题并不是今天一天才出现的,似乎相比于其他突然爆出问题产生黑天鹅事件的知名企业不一样,来伊份似乎一直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我们仔细研究一下来伊份当前出现的问题,其实,可以理出一些非常明晰的脉络。

首先,代工模式所导致的品质连锁反应。我们在研究来伊份发展历程的时候可以发现,来伊份的品质问题似乎有着悠久的历史。2012年来伊份因为被曝光毒蜜饯事件导致了上市停滞,2013年被曝出牛轧糖大肠菌群超标,2015年被发现手撕肉条菌落超标,2016年“来伊份”脆薯薯大肠菌群超标,根据来伊份招股书显示,2013年-2016年上半年,来伊份共召回不合格产品70250公斤,不合格产品涉及到肉制品、水产品、糕点、果蔬等。其实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则是来伊份赖以为生的代工产业链条,其实早期来伊份是靠炒货店起家的,当时来伊份的炒货店基本上都是自己生产的产品,所以凭借过硬的品质实现了来伊份第一桶金的积累。但是,随着来伊份连锁品牌的逐渐扩大,店铺数量的日益增加,产品品类的快速增长,让来伊份想要依靠自己进行生产变得日益困难了,所以来伊份没有采用花重金建立自己产品生产基地的办法,而是采用了更加轻资产的代工模式,这种代工模式其实并不新鲜,很多国际知名品牌都在采用。相比于服装等工业制成品来说,食品的代工生产对于企业的品质监控要求极高,对于来伊份来说品控就成了他最大的难点,只要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品控问题,品质问题积累多了对于企业的品牌是一种巨大的打击。

其次,过于集中的线下市场引发了红海竞争。除了品质问题之外,来伊份面临的市场战略竞争问题也相当严峻,来伊份是一家起源于上海的企业,所以上海也就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来伊份的大本营,根据公开市场数据显示,来伊份虽然其经营范围一家涵盖了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和北京等17个省市,有两千多家门店,截至2018年6月30日,来伊份的总门店数达2628家,其中直营门店总数为2352家,较2017年同期增长275家;加盟店共276家,较去年同期新增94家。但是江浙沪包邮区的占比极高,仅上海地区的来伊份门店就达到了其门店总数的一半以上。在一个城市过度集中其实对于任何一家零售企业来说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由于在一个市场的集中度过高,就非常容易出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在实际情况当中由于来伊份过度集中的情况,这家企业被陷入了红海竞争,在同行领域像良品铺子、盐津铺子都是同质化竞争,而上海流行的各类便利店则在另一个领域对于来伊份的零食产业进行争夺,这种激烈的线下竞争格局直接导致了来伊份市场发展的日益艰难。再加上,江浙沪以外的城市来伊份的接受程度不高,让这家企业对外也陷入了困局。

第三,线上市场已经后发就难以先至了。面对线下的竞争,大多数企业想到的解决思路就是走向线上,诚然线上是一个非常好的业务发展市场,不少企业都成功借助电子商务实现了业务的逆转。来伊份也同样这样考虑,在2011年建立了官方商城和移动APP。当年自营移动APP下载量超220万,较2015 年增长100.90%;2017年年末,来伊份APP下载量超过400 万;到2018年上半年,来伊份称其APP装机量近 600万。虽然好像装机量还可以,但是大家要考虑到线上市场做APP无疑是一件非常愚蠢事情,毕竟APP这种线上重资产的方式获客成本实在太高。另外一方面,在线上市场三只松鼠、百草味等零食巨头已经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垄断性优势,互联网的市场集中效应在零食市场更为显着,来伊份想要在这些竞争对手面前撕开一道口子,从中分得一杯羹实在是难上加难。

从整个产业的角度来看,2019年中国整个食品饮料行业正进入一个难得的升温期,一方面源于经历2018年下半年的深度调整后,板块估值回落明显,安全边际扩大,估值吸引力回升,另一方面,在节假日传统旺季和消费升级的双重影响之下,板块的本身发展前景巨大。本来在如此向好的产业前景之下,作为食品饮料行业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上市公司,来伊份应该是最受投资者关注的企业,但面对着经营的困局和净利润的压力,让投资来伊份这样的股票具备了较大的不确定性。正如我们一直说的,如果挑选个股难度较大的话,不妨考虑从行业的角度布局追踪行业的指数基金,例如天弘中证食品饮料指数基金,最近三个月内已有19%的涨幅,可以说效果明显,同时也会相对更安全一些。

对于来伊份这家企业来说,当前的问题已经相当严峻,正所谓所有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克的,来伊份的内部问题和管理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否则将会对其业绩造成重大影响,这一点必须要认真关注。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