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李克强连任总理背后的阴谋

2019年03月23日 07:07 自由亚洲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中比较了温家宝在位十年和李克强在位六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与李克强这六次政府工作报告的每一次都要以尊崇和效忠习近平挈领题纲相比,他李克强之前的连续两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代表自己领导的两届国务院共作出的十次政府工作报告中,每篇都是直入主题,没有一次在开篇中提及时任总书记胡锦涛的名字。其中有几次只在开篇中提了一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另有几次,特别是他向李克强交班的那届全国人大上最后一次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温家宝的开篇就是“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的五年,是我国发展进程中极不平凡的五年。我们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连“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这句应酬话都懒得再重复了。

另外 ,温家宝2006年和2007年的两次政府工作报告也都是开篇直入主题,省略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

再往前追朔,温家宝之前的朱镕基所做的五次政府工作报告中,也从来没有在开篇中先奉承一下当时的党的一把手“江内核”的提法。也就是说,自从毛泽东的生命和他的“文革”一起结束之后 ,在每年一度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代表国务院做政府工作报告时一定要以阿谀奉承党的总书记为开篇的卑躬屈膝始自李克强,令人不免回想起“文革”疯狂年代的周恩来,一出场就要先喊一句“首先让我们一起敬祝我们伟大领袖毛泽东万寿无疆!”

记得2015年3月人中共两会召开过程中即曾有外界媒体报道说“两会的人大会议爆出新闻”,具体内容是,3月5日上午,总理李克强代表国务院作政府工作报告。李上讲台前,曾与右边的习近平耳语四秒钟,但见习的左手中指和李的右手中指,都指向报告封面的同一个位置。之后李克强上前作报告。细心的记者发现,与事先印好的纸质报告相比,在去年工作回顾部分的第一段,“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开启新征程”之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又迈出坚实步伐”之前,李多加了一句“全面从严治党取得新进展”。所加这句话的位置,恰好是习李之前手指所指之处。

该文章作者统计,最近16次招待会中,以往15次国庆招待会均由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主持,国务院总理发表讲话,因为是国务院名义举行的招待会,国务院总理致辞是天经地义,所以这一惯例即使在1999年、2004年、2009年这些逢五、逢十的“大庆”中也不曾改变。

打破这一形式上的“惯例”的同时,习近平 讲话的篇幅字数也大大超过以往都是由总理所做的致辞篇幅,成为十六年之最,而且也一改过去国务院总理以“国事”为中心内容的惯例,最重要的内容已经不是“国务”而是“党务”,大谈什么“党要管党、从严治党”。

如今时光过去快五年了,今年将迎来中共政权“国庆”的70周年,届时的国务院名义举行的国庆招待会百分之百又会是习近平代表国务院和党中央致辞。

就是从2015年的两会之后,不但外界媒体可以说是集中看衰李克强,就连中共党报也都狗眼看人低,越来越不把李克强放在眼里。

总部设在北京的当时刊登了《李克强正在转变总理的角色定位》一文,说是本来从“克强指数”到“李克强经济学”,中国总理李克强被赋予诸多标签。但就在近日,中共党报却罕见对“克强指数”发出质疑之声,《人民日报》刊文直指以“克强指数”研判形势,就会放大下行压力,不能客观反映产业结构转型期的经济走势。在外界看来,党媒对国家总理这样公开“唱反调”似乎极为罕见。中共党媒如此对国务院总理公开“唱反调”,被认为是李克强式微的体现,但观察人士指出,从李克强过往的表现来看,这正体现出了李克强总理角色定位的转变。以党媒而言,作为执政党的发言喉舌,向来和政府是保持一致。但这次却罕见的以大版面评价“克强指数”已然过时失灵,一方面固然因为政府工作报告也已经抛弃了旧式“克强指数”的提法,但更大的肇因当是对于总理定位转变的因应,符号不能错,但角色可以犯错,当然也可以接受批评,即便“克强指数”挂着总理的名牌,过时就是过时。

多维的文章分析道 :不论是关注民生细节,还是周游世界推销中国制造,李克强似乎更多地在扮演一个“办事员”的角色,如果说习近平是蓝图的设计者,那么李克强则是具体的绘就执行者。相比起几位前任,李克强把更多的工作比重放在做“细活”上・・・・・・。似乎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变化,在李克强身上,中国总理的角色定位正在发生转变,早到周恩来事无巨细躬力亲为的“诸葛亮”式,再到朱镕基霸气十足,说一不二的强硬式,及至温家宝平易近人,行走民间的亲切式,李克强不曾频繁地展露自己的个人特质,而是选择尽量多地将总理的工作内容放大兑现为可见的实际效益。这种工作理念的倾向使总理的定位从代表符号渐渐开始转为功能角色。

如上多维文章中对李克强被迫转变的所谓“角色定位”先后用两个词形容,一个是“办事员”,另一个是“功能角色”,正是本专栏上篇文章《到头来只能给习近平当碎催, 克强算是废了!》中所引述的一位曾经对李克强寄予厚望的前团中央人士口中的北京方言:“碎催”。

碎催,别称小催巴儿、碎催子,就是指伺候人、跑腿儿的,打杂儿的,跟班。“碎”是零碎儿,干小活儿。“催”是被使唤、被支使。

百度百科对这一词条的解释是“适用称职位低下的人或贬低人。也用于自谦,指伺候人、为人奔走的人,就是跑腿、小跟班的意思,并且常常指那些在没有必要的时候,主动屁颠屁颠给人跑腿的人,很窝囊又很滑稽的角色。”

有一篇题目为《李克强 -- 中国历任总理中最弱的一位》的评论文章说:2013年李克强出任总理时,海内外普遍认为他是极恰当的人选,他和他的“克强经济”、“克强指数”都蛮招人喜欢。但到从2015年夏天开始情况似乎变了。这年发生了股市跌宕和人民币贬值这两件震惊全球的事。

该文章引述英国《经 济学人》文章说,李克强比他的所有前任“更边缘化”・・・・・・。一种可能性是他的能力一开始就被夸大了,但更主要的是他其实无能为力,基本被排除在日常经济事务决策之外・・・・・・。习近平的首席经济事务顾问刘鹤的势头压过了总理李克强。李克强很可能会继续当总理,或许在发生重大危机时当替罪羊。但习的风格更接近俄国普京总统强人政治,其风险在于,一旦经济出了大问题,党的声誉大跌,让李克强总理当替罪羊可能远远不够。

当时的那段时间里,关于李克强将很可能会被习近平当成“替罪羊”的说法甚嚣尘上,比如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林和立表也曾表示 “无疑地,眼前危机造成李克强地位不保。若届时情况恶化,那么习近平势必要找个替罪羊,牺牲的应是李克强。”

随着十九大的召开和去年全国人大上李克强被习近平恩准连任国务院总理之后 ,相比于2015至2016年那段时间,整体中国大陆经济出大问题的风险急剧增加,党的声誉大跌更是已经既成事实。本专栏上篇文章提及的那位不愿具名的前团中央人士认为,既然李克强已经心甘情愿地把自己这任国务院总理的角色定位为习近平的碎催和跟班,所以习近平没有理由,更没有必要让李克强就任一届便告老还乡或者改任虚职。更何况,正因为经济出大问题的风险日益加大,他习近平就更需要李克强以国务院总理连任者的身份在位等待可能发生的被追责。

如果 李克强口中的所谓“经济下行”在未来一年里仍然处于可控制状态,那么明年的李克强一定要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一开篇就盛赞“吾皇圣明”。而如果经济形势果真恶化到明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没脸再写进一句“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届时的李克强最聪明的作法就是主动向习近平请求被问责。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