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枪击嫌犯把律师开除自我辩护?数万人请愿恢复死刑

2019年03月19日 13:01 海外视角

据《新西兰先驱报》3月18日报道,被指控对新西兰两座清真寺发动恐袭的布伦顿-塔兰特打算在法庭上自己为自己辩护。塔兰特16日上午在克赖斯特彻奇地区法院短暂出庭,并被控犯有谋杀罪。他的下一次出庭是4月5日,预计届时他将面临更多指控。

3月16日,嫌犯布伦顿-塔兰特在当地法院出庭受审时,公然打出了一个“白人至上”的极右翼手势。|视觉中国

在法庭代表塔兰特的当值律师理乍得-彼得斯17日向该报表示,他不再代表塔兰特的利益。彼得斯称,塔兰特告诉他,希望将来自己代表自己。“他的所作所为似乎是非理性的行为,但是他看起来非常清醒。”彼得斯说。据报道,塔兰特可能试图以这种方式把司法进程变成宣扬“自己信念的平台”。

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澳大利亚警方正在对塔兰特作背景调查,试图从他的成长经历中找到线索,了解他何以成为恐怖分子。

据悉,塔兰特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格拉夫顿市出生和长大。在接受澳大利亚新闻集团记者采访时,塔兰特家过去的邻居表示“震惊”,说不敢相信塔兰特会从“好孩子”变成杀人狂徒。

一名看着塔兰特长大的邻居描述他少年时代友好、但沉默。这名前邻居不愿披露全名,记得塔兰特会与人打招呼致意,“却从来不会看着你的眼睛……走路总是低着头”。

媒体报道,塔兰特的母亲是中学英语教师,曾私下告诉朋友们,儿子在中学难以与同学相处。

澳大利亚格拉夫顿,布伦顿-塔兰特成长的故居。|视觉中国

2009年至2011年间,塔兰特在一间健身房上班。健身房经理特蕾西-格雷表示,在她的印象中,塔兰特作为个人教练颇为“敬业”,看不出会作出极端举动,不像对枪械有兴趣……

或许是父亲的早逝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2010年塔兰特的父亲因为癌症而去世,时年49岁。当时塔兰特告诉家人,他需要独处一段时间,因而离开健身房,去亚洲和欧洲旅行。按照格雷的说法,“一定是他(塔兰特)在海外的旅行生活改变了他”。

据《新西兰先驱报》网站3月16日报道称,保加利亚官员证实,这名28岁的澳大利亚人曾于去年11月在保加利亚逗留。在克赖斯特彻奇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保加利亚总理博里索夫召集安全、情报和执法部门负责人在索非亚召开特别会议。会议后,保加利亚首席检察官察察罗夫发表了讲话。

来自保加利亚的消息人士说,当他们看到来自新西兰方面的报道时,他们注意到,在现场发现的自动步枪弹夹上有西里尔字母的文本和东欧文本。这些文本包括著名战役的名字,以及反抗奥斯曼帝国(土耳其)统治的历史人物。

察察罗夫告诉保加利亚媒体,塔兰特去年11月从迪拜乘飞机抵达保加利亚,在保加利亚逗留一周(11月9日至15日)。然后,他租了一辆车,从索非亚出发,途经普列文、加布罗沃、和佩尔尼克以及保加利亚的其他地方。之后,他离开保加利亚飞往布加勒斯特,在那里租了一辆车去了匈牙利。

塔兰特还曾在网上谈到他的巴基斯坦之行。

确实,塔兰特行凶前在网络平台贴出一份74页的“宣言”,里面提到射击游戏对他的影响;同时他说,他的“世界观”经过许多年、游历过世界许多地方以后得以形成。

塔兰特现年28岁,在“宣言”中自述相信一种阴谋论,认为西方人口正在有计划地由非欧洲人口取代。这种“理论”在白人至上主义和极右翼分子中间颇为流行。

另外,他承认,他的“信仰”唯一来源是互联网。

塔兰特声称,一名瑞典小女孩在2017年4月恐怖袭击中丧生让他觉得无法继续“玩世不恭”,而“全球化分子,反白人前银行家”马克龙同年5月赢得法国总统选举让他“不再抱希望”。

他把移民称作“入侵者”,毫不讳言自己是“恐怖分子”。他声称,在法国旅行期间,“我决定了要采取行动,要付诸暴力对抗入侵者”。

新西兰是没有死刑的国家。依据法律委员会对杀人罪的量刑,最高刑法为无期徒刑,且通常情况只有屡犯在加重的“三振条款”下,才会给再犯者判到终身监禁,且不得保释。但此次的恐怖袭击实在令人发指,愤怒的新西兰民众自发向政府请愿,希望判塔兰特死刑!

发起该请愿的是一名化名为John Doe的新西兰普通公民,截至到周一下午该请愿已经集结了5.2万人的签名。面对着这场前所未有的恐怖袭击事件,及其激起的社会公愤,新西兰是否会因此而恢复死刑,十分令人关注。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