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中,华人按摩店开满了美国

2019年03月15日 02:02 假装在纽约微信号

说说前阵子在美国轰动一时的佛罗里达州华人按摩店卖淫新闻吧。

这件事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警方公布的几十名寻欢客名单里,有亿万富豪罗伯特·卡夫(RobertKraft)这样的重磅人物。

卡夫身家6.6亿,在福布斯最新的全美富豪排行榜里排第79名。

排名虽然不是很靠前,但他有一个更为外界熟知的身份,那就是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著名的新英格兰爱国者队的老板。

爱国者队是今年超级碗的冠军,历史上一共拿过六次冠军,其中三次是在最近五年,可以说是威名远震。

队里还有史上最伟大的四分卫、超模吉赛尔·邦辰的老公汤姆·布雷迪(Tom Brady)。

作为球队的老板,卡夫的一举一动自然备受瞩目。

在美国法律里,非法接受有偿性服务属于轻罪,最多坐一年牢。如果是初犯,法官通常会手下留情,只判5000美元罚款和100小时的社区服务。

不管怎么样,大人物出丑总是公众最喜闻乐见的新闻题材。

再加上卡夫还是特朗普的好朋友,所以这次美国媒体都铆足了劲连篇累牍地报道。

事情的曝光纯属偶然。

最初是在去年7月,佛罗里达马丁县(MartinCounty)的卫生检查官员在对一家华人按摩店做例行卫生巡检的时候,发现店里有行李箱、衣物、碗筷、床上用品、电饭煲等,冰箱里还储存着食物。

这意味着店里很可能住着人,而这是违反佛罗里达州法律规定的。所以卫生官员马上报警。

到了10月,在马丁县临近的印第安河县(Indian RiverCounty),同样有卫生官员发现当地的华人按摩小店里有住人的迹象。

美国的警察对店里住人这件事非常警觉,因为这意味着很有可能存在着打黑工和对员工的非法人身控制。

印第安河县的警察随后几次携带秘密摄像头和录音机,假装是按摩客人去做便衣侦查。

店里明码标价按摩30分钟50美元,但按摩女主动提出可以提供200美元一次的性服务,警察借口没带现金离开。

在有了足够的把握之后,警察随后向法院提出申请, 要求在这些店里安装秘密摄像头。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进程,不经过法院批准,警察暗中摄录采集到的材料是不能作为定罪证据的。

仅仅在其中两家店,在11月30日到1月10日之间,摄像头就记录下了140次非法性交易。

此外,警方还在这些店里发现了大量没有用过的安全套,这同样也是店里存在性服务的有力证据。

随着调查深入,范围也不断扩大。

因为,这些华人按摩店的老板开的店通常不止一家,比如在印第安河县开了两家店的Yongzhang Yan,还在奥兰多橙县(OrangeCounty)也开了两家店。

到2月19日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这场联合扫黄行动里一共有10家华人按摩店被查封,分布在从迈阿密到奥兰多之间这个经济发达的狭长区域。

这次警方一共起诉了200多名寻欢客。

其中除了卡夫,还有其他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花旗集团前主席约翰·黑文思(John Havens)、J.W ChildsAssociates私募基金的创始人约翰·查尔德斯等等。

这些身家亿万的富豪老头为什么却热衷于光顾脏乱差的华人按摩小店?

一个原因,可能是这些店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东方女人”和“异国情调”。

拿卡夫光顾了两次的那家店来说,店名就充满了殖民主义气息,叫做“亚洲兰花”(Orchids of Asia Day Spa)。

美国媒体关注的重点是罗伯特·卡夫这样的寻欢客,国内媒体转述时通常也都用这个角度。

但其实真正值得关注的是事件里另一批隐秘的主角,那些为寻欢客们提供服务的中国按摩女。

以及,正在全美国范围里批量涌现的华人按摩小店。

这样的建筑叫“strip mall”,是美国小市镇里很常见的商业中心。

几家餐厅、洗衣店、杂货店一字排开,门前有充足的停车位,有时候旁边还会有加油站、百思买、以及Target之类的大卖场。

如果你驾车在美国穿行,在公路的沿途会经过无数个这样的地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多这样的strip mall里开出了小按摩店,店里的环境通常不会很好,但胜在价格低廉。

美国的很多行业都会被某个国家的人所垄断,比如纽约的出租车司机里很多是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开洗衣店和美甲沙龙的通常是中国人和韩国人。

这些小按摩店也一样,大部分是中国人开的,店里提供按摩服务的也都是中国女性。

除了中国人以外,涉足这一行的还有韩国、泰国和越南人。

店名也都和亚洲兰花类似,刻意用Ting Ting,Jade,East 这样一些很亚洲化的名字兜售亚洲风情。

有机构估计,全美国范围内,这样提供不正规额外服务的小按摩店可能有9000家。

美国的色情服务,高端的有所谓的伴游(escort),价格昂贵,这些小按摩店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市场空白。

所以它们的主要顾客群,并不是卡夫这类富豪,而是一般的工薪阶层,从警方这次起诉的将近200名寻欢客的照片和名单里就能看出来。

警方 / 图

相比于对寻欢客的严厉,这次佛罗里达警方对抓到的中国按摩女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只有8名管理日常运营的负责人被起诉。

这其实也是美国各地的警方从2017年开始在侦办这一类涉及华人按摩店的案件时统一的做法,不再把提供服务的女性作为重点,而是着重打击皮条客和购买服务的嫖客。

因为警方开始意识到,这些按摩女自身很有可能也是victim,是受害者。

这些女性持旅游签证或短期工作签证,很多人在签证到期后滞留不归黑了下来,从此成为非法移民。

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当初可能是被中介半蒙半骗才到了美国,莫名其妙地就被带到华人按摩店打工,从此改变了人生轨迹。

她们和外界很少有交流,很多人可能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没办法随意离开,24小时都呆在按摩店里,在店里做饭,睡觉就在按摩床上。

她们没有工资,甚至还需要向店老板交住宿费,只有给客人按摩才能拿到提成。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大多不会说英语,这次佛罗里达警方的扫黄行动,一下子就出动了13名讲普通话或者粤语的中文译员。

失去语言这个最重要的交流工具,意味着这些人到了美国就如同置身汪洋大海里无所适从,按摩店成了她们唯一可以立足求生的孤岛。

一旦她们能证明自己是受害者,美国政府为她们提供了一条出路,可以申请T签证成为美国公民,即使是偷渡入境也可以豁免,每年有5000个名额——这是一个非常人道主义的姿态。

以前,这些人生活在灰色地带,美国主流社会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们的存在。

直到卡夫的新闻爆出,美国人这才惊觉,原来中国人开的按摩小店已经到处都是,不光开满佛罗里达,而且开到了整个美国。

所以就连CBS的新闻主播都讽刺地说,得“感谢”卡夫,否则这件事不会引起美国人的注意。

佛罗里达警方认为,在这些华人按摩店的背后,可能有一个巨大的人口贩运网络,从中国偏远地区把女性源源不断地带到美国从事各种非法营生。

要证明这一点相当困难,因为绝大多数被抓到的按摩女都不愿意对警方透露自己的经历,更不愿意站出来指证。

但这样的猜测也绝对不是毫无根据的无稽之谈。

佛罗里达州马丁县的警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起案子的触角,一直从佛罗里达延伸到纽约和中国。

为什么有纽约呢?因为作为全美国华人最多的城市,纽约的华人社区是一个重要的人口转运枢纽。

最近这二十年,在原来有百年历史的老唐人街之外,纽约已经冒出了好几个规模巨大的新的华人聚居区。

距离曼哈顿坐地铁40多分钟的皇后区法拉盛,就是这些年发展最快的华人城市,这里满街的中文招牌和华人面孔,往往让人恍然以为置身中国的某个小县城。

在繁华的表象之下,这里也源源不断地为全美的华人地下经济补充着劳动力。

它本身也是一个华人色情重镇,市区有很多的小按摩店,一出市中心的地铁站就能看到有人扛着“按摩”的牌子拉客。

据说全美国各地抓到的华人卖淫女里,很多人登记的住址都在法拉盛,因为那是她们被带到美国后第一个落脚的地方。

法拉盛40路(40th Road),一条只有400米的小街,就藏着好几家华人按摩店。

《纽约时报》曾经有一篇很长的报道,主角是40街上的一名按摩女,读来让人唏嘘不已。

这个化名叫Cici的按摩女是辽宁人,19岁时离开家乡的小村子,跑到美国海外领土、太平洋里的塞班岛打工。她在那里和几千名年轻的中国女工一起,在服装血汗工厂里卖苦力。

几年后,她嫁给了一个在餐馆打工了很多年、离过婚的中国男人,两人结婚时对方已经67岁,比27岁的她大整整40岁,但好处是对方有美国身份,可以帮她解决至关重要的身份问题。

夫妻两人后来到了纽约,住在法拉盛,丈夫已经70多岁,不可能再到餐馆后厨打工,为了养家糊口,她无奈跑到40路上的一家按摩店工作。

2017年,纽约警方发动突袭行动,Cici在匆忙逃跑时不慎从四楼的阳台跌落,摔死在40路坚硬的柏油路面上。

和Cici一样,相信在密布全美国的华人按摩店里工作的那些中国女性们,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到了美国,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开始从事这一行,背后一定都有各自曲折的经历。

她们原本也应该有权利过上另一种不一样的人生。毕竟,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呢?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