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北方局与薄熙来厄运新解

2019年02月19日 23:11 吕鱼冰博客

七年前平西王锒铛入狱算不算是旧事?既然有了习的新时期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种非常正规的提法,那么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至少勉强可以算是陈年旧事了--呵呵。

平西王的红歌海洋气势恢宏,目的明显是把中国社会的宪政思潮扼杀在萌芽状态之中确保党一统天下的铁桶江山,但毕竟还没有为老毛翻案的意味。薄家在文革中损失惨重,平西王母亲在文革中被逼疯自杀,父亲薄一波在监狱中一蹲超过十年。相比之下,文革并未给大大一家带来重大损失。习仲勋文革之前已经下台,正好免除了文革政治冲击和造反派搞人身迫害的邪火。习仲勋其实一直是属于“劳动改造”的之列,像邓小平一样在国营大厂“学习做人”, 看在年纪一把和老革命的份上多少还受到一些照顾。

文革期间大大正值少年,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被老毛的铁杆王震--习仲勋在西北局的老战友老搭档--收留自然是感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温暖。王胡子死前给政治局上书颂扬毛泽东暗贬邓小平,算是中共传统派开始反邓打响的第一枪。1992春邓历史性的南巡讲话与王震褒毛贬邓不无关系。1993年春政治局上海会议邓再次反击,说自己顶多算是五五开了,毛自然是在五五开以下也就是罪孽大于功绩。邓的用意当然是想推翻以前党内对于毛功大于过的模糊定义。总书记老江城府过人老谋深算:建议把邓的讲话正式记录在册。这样既避免了自己以后遗憾作违心的表态又维护了邓的权威。

平西王把自己政治生命玩完的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他并不在与大大同时进入权力内核的名单之上。平西王与刘源都得不到信任大概是同样的原因:两人的父辈都是属于以刘少奇为首的中共北方局集团。文革之前原来的北方局集团几乎是掌控了中共组织和宣传部门,用老毛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水泼不进针插不进。”彭真薄一波是刘在北方局的两员大将,邓实际上也是“暗中投靠”,只是老毛丝毫没有察觉。

邓的政治路线,中共顶级元老文官拥护者就是彭真薄一波二人,杨尚昆原来也算是一个但后来偏向王震李先念陈云传统派阵营。陈云执掌中顾委主任两届之后由薄一波取代,于是中顾委在邓的南巡讲话之后变得更加积极地与邓配合。

江内核在老邓死后仍受到多方掣肘,就是后来胡哥的中办主任令计划也可能是属于邓的追随者薄一波的人马。习王权力集团等台之后在党内的几拨重点打击对象,一是薄一波老家山西官场和在京的山西官员,二是新一代开明派原中组部长李源潮拉起的江苏人马,三是有可能作为新一代总理接班人的孙政才。

目的非常明确:中共传统派与党内非志同道合者分享权力的局面必须迅速终结。

平西王与大大会不会志同道合其实还是个疑问,但既然薄一波是邓派铁杆,儿子自然是归于被怀疑之列。红色血统中还必须再往下细分,这就是中国政治的一大特色。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