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2019年02月18日 09:09 华尔街见闻

沪宁线上的常州,繁荣之下暗流涌动,会成为下一个镇江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常州,江南胜地,一代大文豪苏东坡终老之城。自古就是鱼米之乡,富庶之地。改革开放以来,常州更是成为工业重镇,2018年GDP突破7000亿,名义增速6.52%。

但在这盛世繁华之下,我最看重的一个城市内核经济指标,让我有点担心,也揭开了过去一年,常州城市诸多背离现象背后的真相。

常州,这个沪宁线上的明星城市,会成为下一个镇江吗?

01

根据官方统计,截止到2018年12月底,

常州全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比年初大幅减少了101.87亿元。

这是什么意思?

在城市众多经济指标中,“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可以简称为“资金总量”。 是所有单项指标中,最能反映一个城市竞争力和发展潜力的,其重要性远远超过了GDP。

而且这个指标是真实的,它是由人民银行系统统计的,不由地方政府统计。

不会在统计过程中被“涂脂抹粉”,包装的“美轮美奂”。真金白银的东西,可信度很高!

尤其是从2015年6月份开始,这项指标的统计口径,包含了非银行金融机构。其重要程度,可以用来直接衡量一个城市的基本面和,以及房价走势。

说白了,一个城市资金总量净流入越多,它汇聚的资本就越多,说明大家看好它的发展潜力,愿意到这个城市办企业、安家。这个指标既代表过去的成绩,也会严重影响一个城市未来的发展。

过去的一年,横向比较,江苏南京一年资金净流入3760亿元,苏州是1975亿元,无锡也有915亿元。

在江苏其他兄弟城市,资本大幅度流入的同时,常州的资本却在外流。

常州表面繁荣之下,暗藏的危机凸显,需要我们的警惕

02

如果想要比较直观的看待这样的资本外流的情况,可以看看毗邻的城市镇江。

过去一年,镇江的GDP增速在江苏排名倒数第一,地方债负债率也居全省第一。这个常住人口和经济体量远比常州小很多的城市,“资金总量”也比年初增加了155.66亿元。

正负叠加,排名倒数第二的镇江竟然比常州多出了257.53亿元。

这样的数据结果,多少让你觉得意外。改革开放40年来,常州的发展有目共睹。雄厚的工业基础,集聚了众多制造业工厂,外来人口大量涌入,成为苏南奇迹的创造者之一。

但温水煮青蛙的故事,大家都懂得。过去的辉煌不代表未来永远成功。常州,需要猛醒了。

过去一年,常州成为江苏唯一一个资金总量净流出的城市,这已经导致了严重后果。如果仍沾沾自喜,对繁荣之下的暗流无动于衷,苏南奇迹的辉煌可能就真的就一去不复返了。

03

首先常州资金总量的外流,已经对城市基本面产生了较大影响。

去年下半年风云突变。9月5日的土拍3幅地块成交价都跌了。天宁区三毛纺织地块楼面地价7123元/㎡,天宁区青龙西路北侧、虹景路东侧地块楼面地价为1839元/㎡(项目特殊),钟楼区荷园二期地块楼面地价为6847元/㎡。

9月12日的常州土拍,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丁香路南侧、玫瑰路东侧地块,常州联创金陵科技置业有限公司以总价7.9亿成交,成交楼面价6983元/㎡,溢价率1.3%!棕榈路南侧、玉龙南路西侧地块,流拍!

这是9月份一个月第二次土拍遇冷,土地市场迅速变冷。

这两幅地块直线距离不到1公里,紧邻青枫公园生活圈,居住氛围浓厚,周边配套也基本完善,教育资源也很丰富,离宝龙广场和钟楼区政府也不远,交通也是很方便。

从二手房数据看,常州598个小区2019年1月的最新房价!整体看来跌多涨少,涨的也大多是一些房源量较少的老小区!相反,有413个小区房价正在下跌,其中最大下跌幅度达到14.12%!

去年下半年开始,常州土拍和楼市迅速下滑,不否认和宏观调控、经济下行密不可分,但具体到常州来说,这个城市的资金外流,是一个重要的推手。

但对于一个城市的基本面来说,人口的流动情况,可能更为重要。

2018年,常州的常住人口仅仅比2017年增加了1.13万人,无论从绝对值和还是增速看,都被苏中的扬州和苏北的徐州赶超。

更不用说,和南京、苏州、无锡比拼了。

传统意义上的外来人口流入大市常州,在2018年的人口争夺战中,落得下风,出乎意料。

人随钱走。追根溯源,资金外流的背后,是产业的离失,人口和人才的外流。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真正能影响城市价值的,是人和钱的流动方向。如果一个城市持续能引来增量人口、增量资金,这个城市一定会蒸蒸日上,房价也会不断上涨。反之,如果人和钱不断撤离,那么这个城市就前途暗淡。

04

为了追述过去一年常州成为江苏唯一资金总量外流的城市背后的原因,我常州实地走访,以及和常州的朋友交流。分享以下几个影响的原因:

常州是一座以工业立市的城市,化工产业发达。过去一年,工业经济有所放缓,从常州统计局发布的公开数据了,我们可以看到以往作为支柱的纺织服装和化工行业分别下降了11.4%和3%。

过去一年国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订单下滑,对常州纺织服装等以出口为主的产业影响较大。同时随着去年下半年人民币汇率不断上升,纺织服装产业的利润率不断压缩

常州纺织服装产业产值下滑严重,陆续有一些中小企业关停迁移,资金外流到东南亚等低成本地区。

这也是常州资金总量净流出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过去两年,关停并转的化工企业较多。支柱产业的萎缩,这是资金外流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常州传统产业比重又较大,城市对旧经济依赖性较强。

新经济,尤其是以IT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发展较慢,新旧经济转型升级遇到瓶颈。尤其是创新创业活力不够,守成思想较重,社会整体氛围趋向保守。在常州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

我认识两个常州的朋友,都是常州土着。其中一个在南京读的大学,父母在常州武进区开了一家小工厂;另一个在上海读的大学,父母都在常州本地体制内工作。

大学毕业后,第一选择都是回常州工作。一个在父母的工厂里帮忙,另一个通过常州的人脉,寻找体制内工作的机会。

家在常州武进的那位朋友,父母的工厂也开了十几年,不大不小,利润一年不如一年。这位朋友回家后,因为学的计算机软件专业,回家伊始,也想过在常州寻找一家互联网企业,应聘一个基础研发类岗位,薪水少一点也没事。

让他失望的是,寻寻觅觅,也找不到一家能提供研发岗位的互联网企业,更多的都是一些客服、售后类岗位,名头虽响,华而不实。

无奈之下,剩下的最后选择就是安安稳稳继承家业,帮父母维持好当下的局面,没有单干的想法。

另一位在上海读大学的常州小伙伴,回家后,纠结了很久,放弃了常州当地一家创业企业的offer,一心一意埋头复习,争取来年参加体制内考试。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样的故事还不是个例,或许可以代表很多本土年轻人的择业观。

过去40年工业经济的发展,为常州的今天奠定了雄厚的基础,但也抬高了城市转型升级的阈值。安享当下的红利,日子过的也不错。

但硬币的另一面就是城市创新创业的活力明显不足,城市年轻人脱离舒适区,敢冒风险,勇于亮剑的精神明显不够。

05

常州一年的内核数据严重失速,也许不足以形成趋势,仍旧有待观察。但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常州毗邻苏州、无锡,多年来一直以“苏锡常”作为江苏优质经济体的存在。常州的生活成本和人力成本和这两座二线城市差距不大,

但金融、人才、科技资源,相差较远。面临的城市同质化竞争格局较为严重。

苏南镇江这些年,人才流失,经济增速下滑等问题,可以成为常州的前车之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常州当下虽然面临资金外流等等棘手的问题,城市的存量资源足够常州维持五到十年的好日子。

但随着城市格局的逐步固化,城市间竞争的白热化,留给常州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加大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的招商引资力度,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提供大量中高端就业岗位,吸引大量人才留在常州。

有产业,有人才,何愁资金不再回流。希望,常州的未来会绝地反弹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