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锐一生坎坷:秦城8年大起大落 情路崎岖前妻背叛

2019年02月18日 06:06 星岛日报

李锐一生中,有四段婚恋经历。其情感生活的波折,皆与政治密切相关,可谓若干历史的折射与照影。当年李锐在庐山会议中惹祸被除党籍,首任妻子范元甄为求自保,多次揭发他「罪状」,是为大难临头各自飞之典型。

李锐和第二任妻子张玉珍。

李锐的第一个恋人,是武汉秘密学联领导成员之一的万国瑞。据《炎黄春秋》报道,万国瑞1936年考入武汉大学化学系,认识李锐,彼此渐生爱意。交往期间,李锐为万国瑞起了个化名「杨纯」(延用终生),以纪念两人的爱情。卢沟桥事变后,李锐、杨纯和一批流亡学生撤往济南。之后,李锐随山东省委转移到泰安,杨纯等一批女生去了济宁。从此,这对情侣失去联系。

后来李锐接受委派,到湖南省委负责青年工作。武汉沦陷前夕,大批进步人士和团体撤到长沙,李锐频繁接待。期间,原武汉秘密学联领导成员、懿训女中的范元甄与李锐萌生爱意。由于杨纯一直没消息,1939年夏李锐去重庆参加会议期间同范元甄结婚。

1943年,时任《解放日报》评论编辑的李锐被指是特务并被逮捕。在李锐被关押期间,范元甄与政治研究室指派「抢救」她的官员邓力群产生婚外情。李锐平反出狱当晚,范元甄告诉李锐实情,两人离婚。当时,邓力群有老婆孩子,他和范元甄的事情传出后,成为延安一大丑闻。名声扫地的范元甄向李锐表示忏悔,同时提出复婚要求。虽然多名挚友都劝止李锐,可两人还是于一年后复婚。不过两人的婚姻并没有维持太久,1959年庐山会议后,水电部揪出「反党集团」,李锐遭批斗。为自保,范元甄全力揭发李锐,以求得自身的解脱。结果导致李锐被开除党籍,劳改,坐牢。

1960年5月,李锐流放北大荒劳改。在获得援助后,1961年11月20日,李锐得以从北大荒回到北京。没等他缓过神来,范元甄即于当年11月31日逼他到法院办理离婚手续。离异后的李锐一直鳏居,直到1975年文革中,李锐被遣送到大别山中的磨子潭水电站期间,一位上海女知青走近他的生活。但当地官员以阶级斗争为由,禁止女知青与李锐来往。

1979年,李锐平反、复职。当时,范元甄想同李锐复婚。李锐知悉后一度犹豫,但李锐的亲友都竭力阻止,并为他寻找老伴。很快,建设部负责老干局工作的张玉珍被推荐。据悉,张玉珍是陕北米脂人,丈夫已去世。两人1979年结婚,当时李锐62岁,张玉珍49岁。婚后的张玉珍对李锐体贴入微,悉心照顾。李锐两次心脏病突发,全是张玉珍发现后立即送往医院抢救。

李锐也尤为称许张玉珍,他曾对友人说:「老伴贤良,因此晚年有一个如愿幸福小家。我这条命是她给的,没有她我活不到今天,我的文章和书一多半是晚年写的。」

李锐一生大起大落,跌宕起伏。1943年延安「抢救运动」中,李锐被诬为特务,遭关押一年多。文革中,他又被关在秦城监狱8年多。

2010年,李锐在与朋友聚会时曾讲述在秦城监狱的遭遇。1967年11月11日,李锐从「流放地」安徽磨子潭被「请」上一辆吉普车来到合肥,然后被一架专机送到北京,直接投入中国级别最高的监狱——秦城监狱。在那里,李锐度过8年单牢生活。

牢房中,除一张矮木板床外,没有任何对象,被褥很薄,且没有枕头。李锐说,好不容易攒下一些手纸当枕头,都被查房的没收。没办法,他只好把鞋脱下来当枕头。狱中规定夜间睡觉必须面朝门上的哨兵观察孔,因此整夜不许翻身,不得仰睡。

虽然经历一些磨难,但由于问题简单,刑讯和逼供等李锐都没有受过。1972年以后,秦城囚犯的待遇有所改善,可以有限制地看书。负责审问李锐的人,从他北京旧居中找了《马列选集》等十来本给他。

1973年的一天,李锐在房内跑步不慎摔倒,手腕碰破了,护士给了他一瓶龙胆紫药水和几根棉签。于是,李锐突发奇想:此可作奇墨怪毫也。从此,他每天靠墙坐在矮床上,捧着原本的《马列选集》读,用棉签蘸着紫药水,把他几年来吟得的一首首「铁窗诗作」,写在两本《马列选集》的空白处。1975年5月,58岁的李锐走出秦城监狱时,还带着他在狱中用棉签蘸着紫药水写成的四五百首旧体诗词,这就是《龙胆紫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