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宇航员在太空上到底有没有酒驾空间站?

2019年02月16日 10:10 海外视角

电影《流浪地球》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俄罗斯宇航员拿着一瓶透明液体,一脸坏笑地问刘培强:“要不要来一口?”刘培强随即反问:“这玩意不是违禁品嘛?”俄罗斯宇航员满不在乎的回答:“当年加加林也是把这玩意偷运到太空的”。

这个“玩意儿”就是战斗民族的经典标配——伏特加。

刘培强与俄罗斯宇航员

事实上,俄罗斯宇航员普遍习惯于将白兰地带上太空,而不是伏特加。

但无论如何,俄罗斯宇航员在太空饮酒这件事,已经成功引起了国历君的注意。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世界各国都是禁止宇航员在太空中饮酒的。因为酒精会对飞船或空间站中的仪器设备造成破坏,且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退一步讲,喝了酒的宇航员是不是还能理智、清醒地完成任务,这可谁也说不准。

战斗民族也不例外,理论上讲,太空中严禁饮酒。

但是,想喝也是不可能不喝的。

为了喝上那一口美酒,俄罗斯宇航员们各显神通,真可谓花样百出。

血压计藏酒

加加林是否真的将酒偷偷带到太空,目前找不到材料佐证。但就目前所知,战斗民族第一次将酒带入太空发生在1971年。当时,一位在“礼炮7号”空间站上工作的苏联宇航员正好要过生日,他的一位宇航员朋友便将一瓶亚美尼亚白兰地偷运进了空间站。

这位宇航员将酒放进血压计中,因为当时的血压计有一个用来套住宇航员胳膊的洞,尺寸正好可以装下一瓶酒。为了喝酒而智商骤增的苏联宇航员立马逮住机会,成功将酒带进了太空。

掉皮掉肉也要带酒

为了能在太空中喝一口酒,苏联的宇航员们有时甚至能想出让人啼笑皆非的点子来,掉皮掉肉都在所不惜。

1984年,宇航员伊戈尔·沃尔克和他的搭档瓦洛佳·扎尼别科夫,在搭乘“联盟号”太空飞船升空之前,打算带上一些白兰地和两桶酸黄瓜一同上路。

但这样就有一个问题,飞船是一件极为精密的设备,自身重量经过严密的科学计算。如果将白兰地和酸黄瓜带上飞船,就会破坏飞船自身的重心平衡,从而威胁到飞船的飞行安全。

白兰地与酸黄瓜

此时沃尔克和扎尼别科夫的内心:酒和酸黄瓜,我们全都要!

怎么办?

只能减肥了!

于是,在出发前的一周时间里,沃尔克和扎尼别科夫进行了紧急节食,一日三餐除了吃面包喝茶外,其他的什么都不吃。

就这样两人通过减轻自己的体重,最终成功将酸黄瓜和白兰地带上了天。

瞒天过海文档夹酒

以上伎俩,对于格奥尔基·格列奇科来说,实在是小儿科。他的办法是——用书带酒。

一次执行任务前,格列奇科和伙伴们制作了一个书状的盒子,外观上就像一本航行日志,其实里面是装满了白兰地的酒壶。他们将这本假航行日志同其他文书放在一起,搁进密封袋中包好。

格列奇科一行人用这个办法,成功骗过了苏联安检人员。就当大家正为此暗自庆幸时,一名苏联军官走了过来,他低声提醒格列奇科等人,下次不要用酒壶,因为这样会发出咣啷咣啷的声音,直接将酒倒入书状盒子里,装得满满的,就不会发出异响了。

看来,宇航员带酒上太空,在当时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

智饮半壶酒

把酒带上太空,其实只成功了一半,等到酒妥妥的进了肚子里,才算是真正的大功告成。太空中喝酒很不容易,在失重环境下,宇航员必须小心翼翼的将酒送入口中。一旦酒水溅出,那可真是“到嘴的白兰地说飞就飞”。

那位用书带酒的宇航员格列奇科曾回忆道,有一次他和伙伴欧拉·罗曼年科在空间站内执行任务时,在一件太空运动服中发现了一壶干邑白兰地。格列奇科和罗曼年科顿觉如获至宝。但是这壶白兰地只有1.5升,而格列奇科和罗曼年科要在空间站内待足200个地球日,所以他们只能采取细水长流的办法,每人每天只能喝7.5克。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问题来了,剩下的半壶酒根本壶倒不出来。格列奇科和罗曼年科用宇航员排尿用的涨缩盒也是劳而无功。无奈两人回到地球也没能喝上那半壶酒。

但令格列奇科和罗曼年科没想到的是,接替他们的科瓦连诺克和伊万琴科夫却成功喝掉了那剩下的半壶酒。

科瓦连诺克和伊万琴科夫解释道,他俩是配合着将这壶酒喝完的。一人先悬浮起来并大头朝下,同时用嘴叼住酒壶,另一个人则用手拍打他的头部,这样在他向下移动的过程中,酒壶里的酒便会在惯性的作用下,进入他的口中。于是,两人就在相互拍脑袋的过程中,将那半壶酒喝完了。

用他俩的话来说,喝掉这半壶酒,“除了高等教育之外,还得至少有中等的想象力”。

何时才能光明正大地喝?

虽然俄罗斯宇航员有的是办法将酒带进太空,但由于酒禁未开,这种做法在法理上仍属于不合规。对此,很多宇航员都希望国家能解除太空中不许饮酒的规定。

对俄罗斯宇航员来说,太空中喝点酒那是百益无害的。上文中的格列奇科就认为,白兰地能预防感冒,治疗咽喉肿痛。而由于失重而导致的牙龈松动,会在刷牙时有一种火烧火燎的痛感,这时如果含一口白兰地漱漱口,痛感就会消失。在格列奇科看来,白兰地就是灵丹妙药。

曾两次荣获苏联英雄称号的宇航员瓦列里·柳明也曾谈到:“飞过的人都会告诉你:在太空中喝一口白兰地会消除紧张”。他回忆到,宇航员们在喝上一口酒时,不会一口咽下去,而是会“把它含在嘴里,用舌头品尝滋味,然后慢慢咽下,这个过程要拉长到10分钟”。

仿佛在太空中喝的不是酒,而是玉液仙露,只有细细咂摸,才能品出其中的芳香和滋味。柳明甚至公开呼吁:“应该让空间站合法拥有少量酒精”,因为“它让人平静、放松,然后很快睡去,第二天精神饱满地醒来”。

俄式酒风背后的俄式国风

对于勇猛强悍的战斗民族来说,只带酒精拥抱浩瀚宇宙是远远不够的。

首先,他们可能会佩戴手枪。手枪是俄罗斯宇航员的自卫武器,主要是用来应对降落到地面时的突发险情。早先,俄罗斯宇航员带的是马卡洛夫手枪,但这种枪在对付大型野兽时威力不足。后来,俄罗斯武器设计师设计了TP-82,这种手枪外形粗壮尺寸长,比一般的手枪更威猛,必要时可为俄罗斯宇航员提供充足的自卫火力。

带手枪用于自卫,那带足球又是为啥?

2018年6月世界杯期间,正在国际空间站执行任务的俄罗斯宇航员,直接在站内踢起了足球。虽然失重状态影响了身体协调性,但他们依旧玩得有板有眼,不亦乐乎,仿佛是在以实际行动向世人宣示,地上有世界杯,天上还有个“太空杯”。

踢足球只是“室内活动”,俄罗斯宇航员的强悍早已溢出空间站了。2017年8月,正在国际空间站工作的俄罗斯宇航员梁赞斯基和尤尔奇欣进行了太空行走,过程中他们手动向太空释放了5颗纳米卫星。要知道,随着技术的进步,国际空间站的小卫星一般都用特定的装置释放,只有俄罗斯宇航员还在用手放小卫星,这或许就是战斗民族勇气与自信的表现吧!

俄罗斯宇航员的狂野操作,也曾令合作者心有余悸。美国宇航员克里斯·哈德菲尔德在《宇航员地球生活指南》一书中回忆了美国航天飞机与俄罗斯的和平号空间站对接的惊险故事:

在和平号空间站与我们的航天飞机对接舱进行太空对接时,俄罗斯工程师们可能略有些热情过头用力过猛,导致我们的对接舱门无法打开……我们借助了一把瑞士军刀顺利打开了舱门,进入了和平号空间站。如果没有这把瑞士军刀,我们可能永远也回不了地球。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