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曝司法机关骇人内幕

2019年02月14日 05:05 自由时报

一段中国法律职业资格考试的培训视频近日在网上流传。其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大谈国内司法机关的黑幕,包括诱供、做伪证等“莫须有”的罪名。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中国刑辩律师还有生存空间吗?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罗翔。(中国政法大学网站)

据报道,前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知名律师迟夙生日前在微博上转载了一段视频。在这段2分多钟的培训视频中,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刑法研究所副所长罗翔在“厚大法考”培训平台上谈起了中国司法机关的骇人内幕。

“司法实践中,只要证人改变口供,司法机关就认为律师有引诱的嫌疑。我们公安机关收集的证据好好的,怎么律师跟证人一碰面,他的口供就改了呢?他肯定有诱供的嫌疑,先把他抓了再说。”

罗翔还转述了上海律师斯伟江把中国司法进程看作打麻将的比喻。他说,公检法搓麻三缺一,就拉上律师来凑局,但律师又不敢胡牌,只能点炮。也就是说,律师只能配合司法机关赢牌,而不能反其道而行之。

本台记者已无法在迟夙生的微博上找到该视频。记者周三试图联系迟夙生和斯伟江,但电话无人接听。

从业者早已见怪不怪

在“709事件”中以涉嫌“煽颠罪”被秘密关押半年的广东律师隋牧青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罗翔描述的现象都是真实情况,但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业内的律师也对此见怪不怪了。他表示,在现有环境下,刑辩律师通常只能给司法机关唱红脸,不能唱白脸。

“如果我们辩护的观点与公检法的主流看法不一致,倘若我们以一种比较强烈的方式表达出来,比如说向公众披露我们的观点和根据,那么律师此时恐怕就会面临危险,包括被吊牌、被逮捕,都是正常的。”

长年以来,中国刑事案件的定罪率普遍保持在99%以上。也就是说,平均每100位刑案被告中,最多只有一个被判定无罪。如此之高的定罪率给刑辩律师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压力,而这也导致冤假错案层出不穷。但考虑到多方利益,此类案件极少翻案,这也是为什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时隔近二十年最终在2014年平反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隋牧青表示,近年来互联网的普及对刑辩律师来讲是一桩好事。前些年,律师为了打赢案子,一般要走很多关系贿赂公检法。而在信息流通极为便利的今天,他们可能只需在网络爆料就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因为网络的披露,可能对于一些律师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另外,他们也被互相感染。你一个人做,肯定胆子很小。但当你看到很多人都敢于这么做的时候,你的胆子就会变大一些。”

他还说,这段视频外流罗翔本人可能并不知情,因为发表这样大胆的言论相当危险。但记者注意到,现年42岁的罗翔是一名网络红人,多次主张过刑法改革。

学界“小王子”针砭时弊

罗翔的微博账号显示,他是“厚大法考”司法考试免费网络培训机构的刑法独家教师。中国政法大学官网几年前的一篇文章提到,罗翔因多次入选“最受本科生欢迎的十位老师”,被尊称“刑法学小王子”。

另外,罗翔还主张废除寻衅滋事罪,因为它的模糊性已经成为了“打击弱势群体的杀威棒”。有舆论认为,寻衅滋事罪已沦为继流氓罪后的又一个“口袋罪”。由于其内容非常宽泛,近年来常被强加在维权者和异议人士等社会敏感人群身上。

罗翔还曾表示,中国死刑条款过多,大量非暴力犯罪仍然适用死刑,这违背了生命权这个至高无上的价值理念。他提议,最高法应带头对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判决尽可能不予批准,并在条件成熟时立法废除非暴力犯罪的死刑。

律师不只是麻友

熟悉中国公安体系的美国执业律师高光俊认为,国内的刑辩律师不只是麻将桌上的凑局者。如果他们想保住饭碗,就必须要和公检法打成一片。

“有的律师就是做人客,在中间牵牵线、通通信,然后收点费用。还有一种就是没有品行的、跟(司法机关)同流合污的律师在中间分钱。”

全球公民社会组织世界正义工程(World JusticeProject)发布的《2017-2018年法制指数报告》显示,中国在113个国家中排在第75位,不敌越南和泰国。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