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岁华人被老婆揭发出轨?恼羞成怒掐死发妻!

2019年11月13日 13:01 海外视角

据外国媒体11月12日报道,该案件于11月11日开始在新西兰高等法庭开庭审理,预计将持续2周。

今天(11月12日)已经是开庭以来的第二天,死者的弟弟出庭作证,在法庭上谈到了死者在去世前几个小时的情绪状况。酒店住客、法医和医生等也都出席了今天的庭审,诸多案件细节逐一曝光。

夫妻同游新西兰,妻子因发现丈夫出轨被勒死

去年4月27日,现年64岁的江斌(Bin Jiang,音译)与62岁的妻子孟燕燕(Yanyan Meng,音译)一同随旅行团在新西兰旅游,二人已经结婚40年了。

他们在去亚伯塔斯曼(Abel Tasman)国家公园的途中,孟燕燕发现自己的丈夫与一名中国女子有亲密短信,她在看到丈夫手机上的信息后拍照留下了证据。

随后,孟燕燕告诉丈夫称,自己已经发现他的婚外情并留有证据,觉得婚姻无法继续维持。孟燕燕当晚便将聊天记录截图、照片等证据发给了自己的家人,并扬言也要发给江斌的家人,双方随之爆发激烈冲突。

刑事检察官塞夫顿·雷维尔(Sefton Revell)表示,"很明显,在两人的争吵中,孟艳梅对于自己发现的真相感到十分不安,并且气到几乎失去理智,她觉得没办法再继续过日子了,还大骂丈夫'无耻'。"

案发当天早上八点半左右,旅行团即将出发,但这对夫妇却迟迟没有出现,导游打了好几通电话江斌才接,说自己因为身体不适,要放弃接下来的所有行程。

导游马上上楼向他了解情况,却惊讶地发现孟燕燕已经死了。导游随即报了警,江斌被逮捕。

妻子曾在死前向国内的家人发男方出轨证据

死者孟燕燕的弟弟孟明(Ming Meng,音译)于今日用普通话出庭作证,由尼尔逊高等法院的一名翻译进行现场翻译,讲述了他于4月27日在新西兰时间凌晨2点从他的姐姐孟燕燕那里收到的信息。

孟燕燕和丈夫江斌在几年前就搬到了瑞士生活,上一次孟明见到姐姐还是在2017年的九月,他们相聚在湖北老家。

虽然姐弟俩生活在不同的国家,不能经常见面,但是他们靠着强大的社交软件及通讯设备,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孟明在庭上说,"那是中国晚上十点,我无法忘记这个时间,因为它对我来说很痛苦。"

据孟明陈述,孟燕燕在4月27日的凌晨,向他发送了多张照片、屏幕截图和录音,她告诉孟明,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江斌与另一个中国女人有染。

这些照片里包括了这个中国女人的照片,丈夫与她的聊天记录截图等等。孟明说,当时姐姐说话的声音很低,听起来很害怕,但是又很暴躁。

"我告诉她要冷静下来,我说这是伴侣之间常发生的问题,很正常的。我还告诉她,太生气会让你失去判断力",孟明说道。

在盘问中,江斌的辩护律师托尼·班福德(Tony Bamford)指出,当得知姐姐因婚外恋而情绪低落时,孟明告诉他的姐姐,如果她不保持镇定,她会很丢脸,并且这些消息并不能证明任何事情。

他收到的最后一条信息是:"目前,他们是在微信上调情。"

弟弟回复道:"如果你想离婚,不就对他们有利了吗?"

孟明说,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中国和新西兰之间的时差,孟燕燕在凌晨2点才给他回消息,他直到第二天才看到。

"如果我能给她打个电话,悲剧或许就可以避免",孟明追悔万分地说。

律师称,江斌是因情绪失控才错杀了妻子

根据法医马丁·贤哲(Martin Sage)判断,孟燕燕是被手掐住脖子窒息而死的。

在江斌被逮捕的时候,身上也有不少印记,脸上还有抓痕。法医还在孟燕燕的指甲里,发现了江斌的DNA。

江斌的律师则表示,"是孟燕燕威胁要离开江斌,还要把他出轨的丑事告诉他的家人,这激怒了他,才让他失去理智,错杀了妻子。当时他正处于'惊慌状态',并非真的有杀害妻子的意图。"

检察官则补充道:"江斌与孟燕燕的40年婚姻并非一帆风顺,她时常感觉到不开心。"

酒店邻居曾听到剧烈打斗声,像孩子在床上蹦来蹦去

而另一位证人伊丽莎白·布兰特(Elizabeth Brandt)也提供了一些证据,当时她正从奥克兰到尼尔逊出差,也住在卢瑟福饭店(Rutherford Hotel)。

她告诉法庭,她于4月27日凌晨被吵醒,声音从她上方的房间里持续不断地传来。她在手机上查看了时间,那时候是凌晨1点30分左右。

"巨大的敲打声持续了大约五分钟,然后就变小声了一点。听起来像是孩子们在床上蹦来蹦去",布兰特在法庭上说。

布兰特说她当时对这个声音没有特别在意,因为"酒店房间的隔音向来都是不怎么好的",而且后来她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死者体内有安定和镇定的药物,江斌曾想服药自杀

法医温迪·波普韦尔(Wendy Popplewell)于星期二上午在证人席上作证,提供了从孟燕燕和江斌身上采集到的样本分析数据,经过分析,这些样本里是存在酒精和药品的。

从孟燕燕身上抽取的血液样本中,温迪发现了少量的地西泮(diazepam),也被称为安定(valium),以及起镇定作用的唑吡坦(zolpidem),也被称为安必恩(ambien)。

而江斌被捕后提取的尿液样本中含有少量酒精,同时,他也被检测出血液里含有安定和镇定药的存在。

尼尔森医院值班室外科医生雷切尔·莱恩斯(Rachel Lines)博士在证词中说,江斌从卢瑟福饭店被捕后,被带到了急诊室时,是她对江斌进行了身体评估。

江斌告诉她,他过量服用了20-30的安定,并饮用了大量的酒精。"我问他服用药物的意图是什么,他说是为了自杀",莱恩斯医生说道。

现在江斌已经出院,并因过量服药被转交到精神健康小组进行评估。

该案件本来应该在今年5月就开庭,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拖到了11月11日才正式开始审理。自去年4月案发以来,江斌一直被新西兰警方拘捕。

该案件仍在审理中,预计将持续2周。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