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局已至 玩法变了 这才是大国决胜真正的战场

2019年10月24日 08:08 智谷趋势公众号

要么变,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谁生,谁死,谁又将生不如死?

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与6%不期而遇,虽然对这一刻早有准备,但当它真正来临时,还是会有一点错愕。

毕竟,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低”增长。在传统的政治经济叙事中,6是一条红线,高过它是海阔天空,低于它是无尽烦恼。

中国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

与此同时,曾被视为中国实现弯道超车重要依靠的互联网经济也遭遇“瓶颈”。

2019年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态势暨景气指数报告》称,2018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景气指数首次出现下降。证据之一就是,2018年年初中国上市互联网企业的总市值为10.4万亿,到年终降为8万亿年,振幅达21.3%。

事实上,当CCTV播音员意气风发地宣告着中国网民已经达到8.54亿的时候,互联网企业很多的先知先觉者早已经把目光投向了未来——

BAT身后,TMD正衔尾直追。甚至,竞争已不再仅仅来自同一个圈层,平安、碧桂园、格力……这些传统产业的行业大佬们都在想着要在公司名称前加上“科技”两字。

真刀真枪的比拼将在更宏大的战场上展开。过去,中国互联网经济高举消费主义大旗,其最被人诟病的是,与实体经济距离太远,于国家的复兴助益无多。现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将会全面投身产业经济,在最难的“6时代”亮出肌肉。

小平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古人云,事不难无以识英雄。在经济下行与外部压力升级的大背景下,检验中国互联网科技成色的时刻到了。

01

变局已至。

互联网,不一样了。

这是第六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给外界的第一印象。

其实,这也是当下中国互联网叙事最直白的表达。整个行业都在迎接剧变,关起门来盘点家底,纵论大方向。

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江湖,“功成”突然不再令人唏嘘不已,连BAT变成了ATM,得到的也只是一句“哦”。

阿里、腾讯、今日头条……成就巨无霸依稀就在昨天,而今天就已经要告别“寡头”。今年的乌镇,产业数字化这样的科技话题迎来了国新控股、华润这样的传统企业玩家。

玩法变了。

过去,中国互联网经济的精髓就是“抢占先手,割据一方”,一旦圈地完成,成就闭环,后来者大多注定要黯然离场。至于割据者之间,很多时候很难发生直接的竞争对对抗。七八亿庞大的用户被众多细分领域或水平或垂直的分割,互联网经济的前半程容得下众多的寡头。

会面是成功者的巡礼,是先行者对成功找到空白领域的新割据者的祝贺。只不过,整个互联网经济的前半程都只是这项堪称划时代技术的小试牛刀。如果,它只能在满足人们欲望的消费领域上折腾,它所引动的时代变迁便不足以让无数科学家、经济学家称之为“第四次技术革命”。

现在,随着大数据、云、人工智能……的技术积累与发展,它们要真正在产业数字化领域施展身手了。

不再是互联网企业最舒服的姿势,不再有容易揉捏的用户,它们要在别人更擅长的领域打造数字基础设施。面对陌生,总是会让人感到有点茫然的,哪怕你是腾讯、阿里。

在已经被充分细分的产业体系中,流量毫无意义,甚至曾经的市场份额也毫无意义,靠的是技术的含金量。于是,众多掌握硬核技术的小企业也能击败曾经的巨无霸。

就像蒸汽机成就英国,电力、信息技术成就了美国,数字科技能否成就中国?这是真正的技术产业革命的序幕。

互联网的下半场,是真正决定中国互联网企业命运的战场,同样,它也是决定中国能否弯道超车的关键。

02

数据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流量失宠就是必然。

互联网企业过去摆弄人,现在则要接受被摆弄、被选择的命运。在产业浪潮中,作为生产工具的互联网技术逃不过自己的历史宿命。

时间会让一切回归原型。

对互联网巨头们来说,这种转变是痛苦的,甚至残忍的。但中国要在新技术浪潮中与其它国家竞争,这种痛苦就是企业必须承受的。

过去的新经济宠儿将会退居幕后,成为次要角色?

对此,用腾讯马化腾的话说就是:未来,腾讯就是要做各行业各产业的助手,腾讯要做助手,做助手……

事实上,来到乌镇的众多互联网企业都有类似的觉悟。

会上,当被问及互联网科技公司如何服务产业经济时,京东数科CEO陈生强特别强调了要做共建者的角色。

“所谓共建者,就是不自己去做一个新的产业与既有产业竞争,而是把我们数字科技的能力跟产业多年积累的行业经验和规律融合起来,共同去做数字化的转型和升级。”

说的更白一点,产业数字化的内核要义就是让数字成为传统产业的润滑剂,串联起从生产到需求的全产业链条,用理性的数据预测代替感性的经验决策,让供给更加精准地满足需求,实现产业全链条的性能提升,同时创造公众利益。

从一定意义上,互联网企业的低姿态正是因为它们认清了形势。

传统产业在新技术方面追赶的速度丝毫不慢。

据初步统计,到2018年年中,中国已有47.7%的制造企业在部分关键业务环节实现了信息化的全覆盖,比2012年提升了23.6%;我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的生产效率平均提升30%以上,运营成本平均降低20%左右。

03

真正的物联网什么样?

2019年,中国追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磨难。

风波骤起的国际经济,让中国静下心来审视过去二十年的楼市狂欢,更加确信实体经济兴则国兴,“房住不炒”由此变得愈发坚定。

但要短期扭转趋利的人性以及积重难返的市场惯性,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官方管住了几乎所有资金非正常流向房地产的信道,却无奈地发现大量的钱都留在银行间空转,就是去不到实体经济。

更糟糕的是,经济下行叠加外部压力加速了全球产业链的重构,让中国产业升级举步维艰。

然而,技术魅力往往就在于变不可能为可能。互联网经济与产业经济的融合水到渠成,为中国下一步的追赶提供了新的动力和方向。

拿最牵动国人的猪肉为例,2019年,猪肉价格在中国经历了一波狂飙。从去年10月到今年10月,肉价涨幅120%。背后是养殖业一年的起起伏伏、悲欢离合。

中国每年有7亿头生猪出栏,仅养殖环节每年就有1.1万亿的规模。但整个行业面临价格周期难以打破、食品安全无法追溯,行业分散、养殖效率低、成本高等很多问题……今年的肉价飙升,就是因此引发的。

可以解决这个难题吗?答案是把猪接入互联网。

京东数科将自己的内核技术能力归结为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科技能力为基础的能力综合体,作为产业升级中的基础设施提供给了农牧产业。

一帮所谓天之骄子的工程师、进程员,情愿天天泡在养猪场,开发出了一个适用于农牧业的智能化系统——神农大脑,用技术手段去建设一整套的数字化养殖生态系统,将猪脸识别、智能投喂、健康监控等等科技能力应用在实际农民的养猪问题中。

比如在养殖过程中,猪脸识别发现一只猪进食异常,系统就会将生长、免疫、实时身体状况等信息精确定位到这头猪身上,找到异常原因,匹配解决办法。

目前这套系统已经接受了市场的检验,订单排到了下一年中。而且,这套方案还有巨大的学习升级空间,横向上可以拓展到其他的养殖品种,纵向上可以拓展到屠宰、物流、销售、金融服务等。中国养殖业可能就会被改写。

想一想看,如果这套系统拓展到全国并和中国宏观经济,比如CPI监控挂钩。猪肉左右中国CPI的历史就将被改写。

这只是产业互联网的案例之一,未来检验互联网企业技术成色的最高标准,就是它与中国实体经济的融合度。

04

一切皆有可能。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寡头天然排挤后来者,新生者很难撑起一片自己的天空,它们不是被收购,就是相忘于江湖。

但在产业互联网时代,技术以及对所服务行业的领悟才是通用语。

就技术创新而言,如果说消费经济是大海,那么产业经济就是无边无际的大洋。当今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全的工业门类,制造业产值相当于排在第二、第三、第四的美国、德国、日本三者之和,只要有经得起检验的内核技术,就能在产业变迁碰撞的缝隙中脱颖而出。

从这个意义上讲,属于互联网寡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一个创新时代的序幕才刚刚拉开。

中国不是总在抱怨能源利用效率低下吗?

未来,也许所有的风力、火力发电站都将会在人工智能的驱动下运行,这是一套基于深度学习的发电优化模型,它以发电机组最优效率为目标,结合用电峰值的变化决定功率输出。

中国不是总在羡慕东京、伦敦的城市规划和交通吗?

京东数科也有自己的“城市操作系统”,并在南京、成都找到了自己的试验田。

这个系统是智能城市的基石,连接政府、企业和市民。不仅包含城市日常管理,还将利用时空数据模型去解决城市不同场景下的开发、定位。在这个系统支持下,不仅能够洞察城市过去,了解城市现状,还能预测和优化城市未来。

总之,相对于消费主义引领的互联网革命的前半程,产业经济与互联网的结合,才是互联网利用数字科技终极的用武之地。

适逢产业和时代齐变迁的大时代,可以预见,新的主角将会慢慢登场。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