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5美元的零件 打乱了美军的核弹部署计划...

2019年10月23日 08:08 局座召忠公众号

1961年冬天,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因为输入数据有误差导致一次模拟实验失败。受此启发,两年后,他发表了一篇名为“决定性的非周期流”(Deterministic Nonperiodic Flow)的论文分析了这一效应,这也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图源:camp)

“蝴蝶效应”是连锁效应的其中一种,其意思即一件表面上看来毫无关系、非常微小的事情,可能带来巨大的改变。此效应说明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改变,将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

今年9月份,美国海军就遭遇了一次 “蝴蝶效应”,为此他们付出了10亿美元的代价,而这次煽动翅膀的“蝴蝶”,是一个仅价值5美元的零件。

2019年9月25日,一场听证会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如期举行。除了参、众两院的议员外,现场还来了一群“不速之客”——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NNSA)的工作人员。

1999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创立了国家核安全管理局,该局共有四大任务:管理美国的核武器库存、减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造成的全球危险,促进国际核安全和核不扩散、支持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以及为美国海军提供核动力装置。

(图源:NNSA)

所以NNSA的人一到场,国会山的“老爷们”就颇感不妙。果然,美国国家核安全管理局主管国防项目的副局长查尔斯·弗登(Charles P. Verdon)在25日听证会的非保密环节期间向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战略力量小组委员会成员坦白:

查尔斯·弗登(Charles P. Verdon)(图源:NNSA)

“我们在一个价值5美元的电子组件中发现的缺陷”

“这将使美国海军和空军的核弹头翻新计划推迟18个月”

“解决该问题的额外开支将超过10亿美元”

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站在当天报道了这一事件,报道称弗登口中有“缺陷的电子组件”是一种小型商用电容器,这些电容器不仅用于美海军W88核弹头的升级,而且美国空军B61-12核弹的升级也需要类似电容器。

(图源:美国海军学会新闻网)

提起W88核弹头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是说起美国“三叉戟”Ⅱ(D-5)潜射弹道导弹大多数人都有所耳闻,而W88正是“三叉戟”Ⅱ(D-5)导弹的再入飞行器MK-5的核弹头,据说一枚W88的爆炸当量为47.5万吨TNT当量。这一型核弹头服役时间已达30年,并于1992年停产。

(图源:nuclear-knowledge)

而美国空军的B61-12核弹则不然,B61-12虽然是上世纪60年代生产的B61的第12次改进型,但直到2015年11月才完成最后一次测试,美国军方预计在2020年实现量产。B61-12核弹的爆炸当量在300吨到50千吨之间可调,是美国首个导引核弹或“智能型”核弹,该型炸弹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内置在F-35战斗机弹舱中!

(图源:Youtube)

所以此次电容器缺陷问题,往小了说会影响美国海军W88核弹头的战斗部署、还会直接导致美国空军最新型B61-12核弹推迟量产时间;往大了说就是打乱了美军“三位一体”战略威慑核力量的整体构建,使美国核力量面临“战略真空”的风险。其危险程度不亚于“战略忽悠”。

或许是为了平复一下现场两院议员们激动的心情,弗登随后安慰大家说,工程师在评估可用的部件时进行了测试,以确定这些有现货供应的电容器是否与预定要升级的系统兼容。初步测试结果表明,这些部件可以在短期内发挥作用。

不过……

弗登随即强调,问题在于,弹头升级所使用的这些部件必须能用上几十年(具体来说三十年)。然而每个电容器生产批次的质量不尽相同,所以导致压力测试没有通过。替代电容器正在生产过程中,但每个价格75美元,而未通过压力测试的现货电容器每个价格5美元。

“国会老爷”们内心OS:“你看我们像是差那70美元的人吗?!”

(插一句题外话,写到这小编忽然想起来2012年印度“维克拉玛蒂亚”号航母海试着火,8个锅炉烧坏了7个,最后怪中国产的民用耐火砖。)

最后,弗登在会上明确表态,长痛不如短痛:他的部门决定将原定今年12月开始的升级工作推迟,换言之就是不再继续使用这些电容器。这直接导致了核武器升级计划要推迟18个月,从而造成了额外的10亿美元支出。

所以弗登此行不像是来开听证会的,倒像是来开讨薪大会的。仿佛指着“国会老爷”们的鼻子说:“这回我们玩儿砸了!所以你们赶紧掏钱吧!不然美国海军空军就没核武器了!”

但事情真这么简单吗?

2018年3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国情咨文中一口气发布了6款新型武器装备,其中“匕首”高超声速导弹号称能够突破美国所有导弹防御系统;2019年10月1日,中国首次展示了东风-17、东风-41和长剑-100三款弹道导弹,其中装备了高超音速滑翔弹头的东风-17具有极强的突防能力。

装载在米格-31截击战斗机上的“匕首”空射高超音速导弹(图源:卫星通讯社)

东风-17(图源:中国军网)

在中俄两国均在高超音速武器上取得巨大进展的同时,美国在这方面的研制进程屡屡受挫,而美国耗费巨资的核武器现代化计划对此毫无帮助。所以这次电容器故障可能仅仅是一个借口,五角大楼很有可能将这些钱用于其他核武器建设上。

美国高超音速技术飞行器“猎鹰-2”弹头模型及测试轨道图

究竟是“蝴蝶效应”还是“苦肉计”,估计只有美军自己心理清楚。估计国会和五角大楼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不会难为弗登的提案,美国高层也希望自己在高超音速领域有所突破。

但世界上的事儿,往往是欲速则不达,美军好自为之吧。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