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下体增大史:大的重要性 在他们的灵魂中

2019年10月20日 23:11 地球人研究报告

拉尼亚多(Ehud Arye Laniado)曾因向香港富豪售出一颗全世界最贵的钻石“约瑟芬蓝月亮”而轰动一时,但最后却因自己另一个宝贝而丧命。

今年早些时候,英国《每日邮报》传来一则沉痛的消息,当地的钻石大亨拉尼亚多在“男士增大”手术期间死亡,死亡原因是由于向大宝贝注射药物后引发的心脏病发作。

至于为什么拉尼亚多会在自己65岁高龄的时候去选择做这样一个面子工程,他生前的一位好友分析:“拉尼亚多很在意别人对他外在评价”。他推断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导致了这次的惨剧。

据报道,拉尼亚多拥有价值超过3000万英镑的摩纳哥最昂贵的顶层公寓,以及位于洛杉矶郊区的一所房子。平日里,他总喜欢在这里与模特和名人一起来瓶玛歌庄园的酒。

但这一切都被自己的那份“小虚荣心”葬送了。

从懵懵懂懂有性别意识起,很多男孩就开始热衷起这种“比大小”的游戏,但这个游戏的残酷性就在于,玩家几乎无法靠自己的努力改变游戏进程,一次失败的羞辱几乎会伴随他们一生。

但是像拉尼亚多先生一样有勇于尝试的冒险精神,愿意冒生命危险用药物和手术给兄弟拔高的人又是少数。当内增高充满风险和变数的时候,一些男士开始在这场虚荣心的游戏中选择“弯道超车”。

他们相信,既然大家只是比外在的大小,那么只要“看起来”能赢就够了。

如果试图去追溯这种思潮的源头,你会发现至少在几百年前,一些机智的男性朋友就开始对裆部显大这个问题进行充分的实践了。

1.亨利八世的野望

即便历朝历代的男性们都有相同的愿望,但“显大”这种诉求对文明人来说毕竟还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相关对战全凭电光火石之间的眼神交流,胜者败者都对此都心照不宣。

然而,这种暗斗的默契却在欧洲的15-16世纪期间被打破,回过头来品味那个时期的人物肖像,常会有人会对当时男性贵族们裆部凸起的时尚造型感到迷惑。

说来奇怪,这种明显会突出男性性别特征的装饰,最初出现的本意是为了掩盖。

15世纪,欧洲贵族的上衣服装流行趋势开始向短款、精致方向侧重。像下面亨利八世这张肖像图这样,更短的裙摆和披风可以露出更多的腿部以修饰身材。

亨利八世

穿短裙固然美丽,但男人们也有他们的烦恼。

贵族们的下半身服装多仰仗两条长筒袜与短款上衣的连接,由于那个时候还没有短裤内衣的穿法,因此各位长官的裆部常处于真空状态,一有风吹草动或者骑马登台等危险动作,难免会有些尴尬。

为了应对时尚的变化,为了隐藏男士的敏感部位,一种革命性的服装改革诞生了——Codpiece。你可以把这个东西理解为一种遮羞布,它的底端缝在两腿的长筒袜上,两角固定在上衣上以作支撑。

Codpiece

这个类似比基尼的三角布料在今天看起来依然羞耻,但已然是人类社会文明程度提升的一个重要标志。

只是,这样一件好事后来却变了味。

Codpiece流行开之后,原本隐约暧昧的裆部大小问题等于直接被搬到了台面上,于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斗争开始在贵族间悄悄上演。

这件内搭本像胸衣一样,需要根据穿戴人的自身型号来制定不同的剪裁尺寸,但因为没有贵族愿意承认自己用的是小号的Codpiece,于是以亨利八世为首的贵族开始破坏默契,想方设法在里面塞东西夹杂私货。

最终这个用于隐藏他们的敏感部位的Codpiece,成为他们光明正大显露自己“优势”的借口。之前的默契暗斗升级为明面上的公开较量。

依样学样的其他贵族也开始在其中塞入填充物“中饱私囊”。而上头了的亨利八世,甚至开始在他的战斗盔甲上,也装上一块闪闪发光的codpiece。还要求一些战士的盔甲配备金属制的Codpiece。

亨利八世1540年制作的盔甲

费迪南德一世1549年制作的盔甲

(从时间上可以看出愈演愈烈的趋势)

上行下效,在16世纪中期,这些Codpiece膨胀到难以想象的比例。不遗余力加大尺寸的同时,人们还开始用奢华的丝绸天鹅绒,宝石或刺绣为这块布料进行装饰。即使是年轻男孩也不得不为了形象穿戴它并偷偷加料。

鲁道夫二世,后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更有甚者,还会为这件装饰品刻上奇怪的花纹,把自家小兄弟纹上脸孔,当亲兄弟看待。

16世纪的金属Codpiece

(这大概是《异形》最早的灵感)

但普通人对这种无意义的较量显然难以接受。这样一个“哲学”的东西,首先引发了哲学家的不满。

当时的大哲学家蒙田(Montaigne)对Codpiece评价道:“这种玩意既空洞又没有意义,咱小老百姓提都不好意思提,他们却把这个公开地露出来炫耀。”

值得注意的是,蒙田自己也用Codpiece

显大本应是一件被动且私密的事,如果所有人都掌握了显大秘方,必然会造成市场混乱而失去其本来的意义。说到底,这样一个被点歪科技树的东西存在的基础,是基于时代的发展和个人喜好,但这两点都没有足够的稳定性。

因此到了亨利八世之后的伊丽莎白一世统治时期,随着贵族服饰设计逐渐女性化,这种奇怪的装饰品设计开始呈缩小趋势,直至进化成普通的内衣。

拉尼

2.贝克汉姆的烦恼

男生们虚荣的小念头就这样被压制了数百年之久,一直到20世纪30年代,男士内衣也一只是一件普通的带松紧的贴身裤,直到有人再次出来打破这份宁静。

1935年,老牌内衣厂商Jockey推出了一款专门为男士设计的内衣“模型1001”,它用开创性的倒Y字体缝合方式,声称可以“给男性特殊的关怀”。由于“模型1001”的重叠面料和创新的剪裁方式的确给人非常舒适的穿着体验,当时这款内衣曾在几周之内就售出了12000件,轰动整个美国。

但人们最终记住的还是它所附带的额外功能——这种倒Y字体缝合方式可以让男士的裆部显得更加突出。FASHION TALKS曾对此评价道:在“突出男性特征”这一点上,Jockey这次的设计是革命性的。

察觉到商机的Jockey后来更是将自己产品的这份“特殊功能”进一步强化。

他们在60年代推出了一款以“新鲜、大胆”为口号的比基尼风格的男士内衣产品,这款产品尽可能地削减了男士内衣的多余布料,当时的人们称这种做法是:“向色情杂志中的男性内衣那样大尺度地迈进”。

Jockey当时的男士内衣产品,这种设计在当时是非常“前卫”的

如果以现代人的眼光去审视那个时候的“大尺度”内衣,显然会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但之所以现在人们看这种造型觉得稀松平常,也正是因为这款三角造型的男士内衣在当时过于流行,以至于成了后来内裤剪裁的一种标准。

英国记者罗德尼·贝内特当时看到这个产品兴奋地说:

“虽然依然保持了隐蔽性,但这已经意味着像15世纪的Codpiece那样,男性自我展示的权利,再次回到我们手中!”之后还悄悄找补了一句,“如果男士们愿意的话”。

男士们显然是愿意的。Jockey内衣不断畅销的同时,在商品美学领域颇有建树的沃尔夫冈·弗里茨·豪格提出的,“突出裆部可以增加人们对内衣的购买欲望”的论点也逐渐成了一个业界共识。

于是沉寂了数年之久,一直在暗流涌动的裆部显大的战争再一次被摆到明面上。

这一理论的应用在1993年CK(Calvin Klein)的内衣广告中达到巅峰。为了推广自己的新品男士内衣,CK与马克·沃尔伯格合作拍摄的广告进一步对男性特征进行突出:

这种过火的宣传方式遭到英国广告标准局(ASA)的反对,他们要求CK下架该广告,理由是——“模特裆部尺寸不合适”。

但是在可观的销量面前,商人们自然不愿放弃这种天然带量的宣传方式。2007年意大利品牌安普里奥·阿玛尼再次来挑战男士裆部。这次他们请来当时炙手可热的贝克汉姆为内衣代言。

据统计,这则广告的出现使该款内衣的销量上升了30%:

但树大招风,很快他们的广告也被人们挑出毛病。由于照片中贝克汉姆裆部看起来过于突出,于是,一个“贝克汉姆在裤裆里塞东西”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2010年1月21日下午1:30,贝克汉姆垫裆的坊间传闻终于得到证实。

意大利的一位电视主持人埃琳娜趁贝克汉姆接受采访期间袭击了他的裆部,当警察把埃琳娜从人群中拉开的时候,她面向其他正在采访的摄像机喊道:

“我摸了摸,它很小。大卫,你骗了我们。你用了什么?棉花?这是个骗局。”

面对舆论压力,安普里奥·阿玛尼的工作人员只能出面承认,那张照片的裆部是经过PS处理过后的结果。

但男士内衣厂商们依然不依不饶地喜欢找贝克汉姆撑场。

2012年道德卫士英国广告标准局(ASA)再次出面,以“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和“裆部尺寸不实”为由要求H&M下架与贝克汉姆的合作广告。

被接连挑战尊严的贝克汉姆非常委屈,他对此公开表态称:

“我从来没在内裤里塞过袜子,也没塞过其他的填充物,而且说实话,关于那个地方,我还从来没到需要借助外力夸大的时候。”

虽然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但在那之后,贝克汉姆再也没有参加过敏感服装的广告拍摄。但垫裆风波后续的影响力并没有随之减弱。

2015年,CK再度出山搞事,这次延续贝克汉姆垫裆香火的是贾斯汀·比伯。

广告海报放出后,“塞棉花”“塞袜子”的声音再次甚嚣尘上,有新闻机构甚至收到了号称“未经PS的原图”,并放出与最终海报进行比照。

贾斯汀对此没有发表评论,但媒体们都在传,说贾斯汀心情非常不好。

风波期间,E!News正巧获得了贝克汉姆的专访机会,他们在采访时问及他对贾斯汀内衣广告的感想,贝克汉姆不吝溢美之词,说内衣广告里的贾斯汀:“很帅”。

但在媒体追问他是否也有可能继续接内衣广告的时候,时年40岁的贝克汉姆一边说着感谢的话,一边笑着谦虚地说:

“不过我年纪有点大了”。

3.普通网民的睿智

广告商一遍又一遍地在危险的边缘试探,一是为了销量,再也是为了维护合作明星的荣誉。而这一切的起因还是源于男性朋友们把自己另一位兄弟视作“尊严”的普世价值观。

想让他们放弃“提升尊严”的权利似乎永远不可能。无论是中学伙伴间“自报家门”暗自较量时,还是微博、论坛帖子下互相攻心时,他们口中人均长度能绕腰一圈的扭曲数值,其实早就让这种比较失去了意义。

但直到9102年,依然有不少自作聪明的男孩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妄图通过投机取巧赢在起跑线上:

当我看到这样的商品也不由得感叹,当今时代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可以满足任何个体冷门的小小需求,让人活得充满“尊严”。

类似的产品在淘宝上有很多,大小造型也各式各样,从单个店铺上千份的总销量看,拥有这种诉求的人不在少数。

但这并非是无意义的。

他们有的从这份“虚假繁荣”中,找回了往日的自信。

“效果不错,穿出去可以勇敢面对少妇们的目光了,不会太尴尬!”

他们有的反复购入,把垫裆当成了生活刚需的一部分,面具戴久了,也就摘不下来了。

“上班很多顾客盯着看”

通过一个个小伙们满足的言语,我仿佛能穿透到他们的脑海,看到他们想象中的那个被大姐姐环绕的美好画面,以至于让我都不忍心再通过言语打破男孩们的美梦。

毕竟抱有这种幻想的并不只是属于他们的个例。从古至今,从帝王到明星,再到每一个平凡的男孩,裆部显大的重要性似乎自从出生起就已经植入了他们的灵魂之中。往裤裆里塞东西的他们,只是想更从容地面对人生罢了。

这无可厚非,反正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早就所剩无几。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