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团攻这个小镇,三天两夜没打下

2019年10月20日 21:09 陈冠任博客

1947年8月23日晚,陈赓大军飞渡黄河。兵团先锋团——第10旅29团进展顺利,一路领先,急速向南前进。

前面就是横水镇。

侦察员跑过来报告团长吴效闵:“横水镇只有一个保安团,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吴团长听说只是一些民团,便对1营营长傅一宗说:“渡河没让1营当主攻,你不高兴,横水镇的乌合之众就交给你了。”

傅一宗带部队逼近横水,副营长张君保率前卫2连跑在前面。2连连长李金贵向一位过路老乡打听:“横水有多少敌人?”

“多少人说不上,反正满街都是蝗虫一样的大兵,外加一个保安团。寨墙上架着机关枪,还有海碗粗的大炮。”

说话间,前面村庄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响,一听就是老套筒。

李连长对老乡的身份起了疑,一掌将他推到路旁,大喊:“冲进去!”

解放军机枪一响,土顽四处逃散,十几分钟,40多个团丁被缴了枪。

张君保见2连干净利索地干掉了敌一个加强排,说:“果然是不堪一击!”于是也没勘察地形,细审俘虏,便指挥部队向横水镇突袭。

横水镇寨墙石筑,四周碉堡密布,水沟纵横与外壕相连,形成了一个迷宫式的防御体系。镇内守敌是孟津保安团不假,孰不知,上午从黄河边退下来的敌整编第15师第64旅也缩进了横水镇内。

2连刚进入冲锋出发阵地,就遭到敌人寨墙上和外围暗堡火力袭击,连长李金贵负了重伤,许多战士倒在血中。连指导员怕遭人讥笑,说:“怎么让土围子里的民团给打下来了?”仍硬着头皮下令发起强攻。

由于地形不明,加上四下一片漆黑,突击队把交错的自然沟当成外壕,搭上跳板冲上去,又一条沟横在眼前。战士们求胜心切,继续向前,进入一片坟地。

这里正是敌人预设的火力杀伤区,迫击炮、重机枪铺天盖地打过来!

两个连的敌兵从西门拥出来,实施反扑。

幸亏3连及时赶过来,发起反击,把敌人打了回去。

在这一场意料之外的激战中,副营长张君保负了重伤,2连两个排长牺牲。傅一宗指挥1营撤退时,敌人还想捞一把,又杀出西门。3连连长丁振光沉着应战,命令一个排迂回到敌后,前后夹击。3连毙伤敌28名,俘虏80多人。

这下镇里的敌兵才老实,1营顺利撤至横水西边待令。

团长吴效闵骑马急驰过来,看到山坡树林里百十个俘虏兵坐在地上,垂头丧气;而不远处,2连剩下的30余人也低垂着脑袋。抓了俘虏的3连却乱哄哄地换枪支,抢子弹。吴团长火了,对傅营长说:

“这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败仗,捉了几个俘虏翘什么尾巴。你们连打几场顺手仗,就麻痹轻敌,包括我在内,都要去向旅长作检讨。”

第10旅旅长为周希汉。

他率领两个团和山炮大队已到达了离洛阳只有10公里处,正要对西关发起攻击,突然得知身后冒出一个整编旅,吃了一惊,立即下令停止攻城,回师去歼灭横水之敌。

于是,全旅三个团围住横水镇冒雨进攻。

可是,部队不是跳板不够长,就是梯子断了一截,结果,攻了三天两夜,愣是没拿下小小的横水镇,还牺牲一个连长。

一个旅攻一个小镇,打成这样,完全出乎兵团司令员陈赓意外。

陈赓急忙调两个旅到洛阳西北打援,亲自赶到第10旅指挥战斗。

攻击开始后,周希汉三个整团不管怎么打,还是败下阵来。陈赓说:“周希汉的思想受了潮。”下令10旅将横水让给秦基伟九纵26旅,说:“10旅撤离战场集结待命。”

第10旅没把小小的横水镇打下来,还把携带的粮食吃光了,并且使得全兵团丧失了乘敌兵力空虚拿下洛阳的宝贵时机。接到撤离命令后,周希汉和吴效闵耷拉着脑袋,羞得钻桌子的心都有了。

8月29日,陈赓在作战报告中把横水镇失利归咎于自己指挥部署上的失误。

第28团团长赵华青也后悔不已:

“过河后,我们团在前头插。在横水附近与整64旅遭遇,两个营上去一个冲锋就把它打垮,溃兵乱哄哄钻进了玉米地。看到这股敌人不堪一击,我就不再理睬了,一个劲地往洛阳赶,路过横水也没派人侦察一下,最起码也该给后面部队通报一声。很多外环节都出了纰漏。关键是太不把这伙敌人当盘菜了,一心只想拿下个大城市。……如果把64旅消灭在野外,或趁敌立足未稳拿下横水就好了。”

20世纪60年代,时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的吴效闵少将在编写《第四兵团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时,把这场不尽如意的小战斗特地写上了:

“……至31日,除横水未克,我军先后攻占了观音堂车站、渑池、宜阳、洛宁和铁门等城镇,歼敌4000余人,在洛阳至陕县间的广大地区开辟了战场。”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