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年轻的富豪 25岁接班1200亿 父亲娶学生为妻

2019年10月20日 11:11 市界公众号

他是中国最年轻的千亿富豪。

10月10日,2019年胡润中国富豪榜发布,太平洋建设掌门人严昊以1200亿排名第九位,年仅33岁。

严昊有此地位,实乃站在“狂人”的肩膀上。这个“狂人”就是严昊的父亲严介和,他自诩“全球华人第一狂”。

“狂人”自有狂事。严介和本是教书先生,娶自己学生为妻,后转入政坛,又因超生而下海经商,渐成为中国最大包工头。2019年,太平洋建设以近6100亿的年销售额连续四年进入世界500强前100名,稳居中国民营企业前三甲。与华为一样,太平洋建设至今未上市。

“狂人”已退居幕后。2007年,严介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儿子接班起码还得20年。仅仅过了四年,在儿子严昊的婚宴上,严介和当众宣布严昊正式接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当时,严昊才25岁。

严昊曾用三个字总结自己的人生:生得好。如果总结其父亲的人生,只用一个字就行,毫无疑问就是——狂。

严介和

1娶学生为妻

为生儿子断送仕途

江苏淮安,古称淮阴,历史上曾诞生过淮阴侯韩信、吴承恩等名人,1960年,严介和出生于此。

严介和幼时家中缺衣少穿,穷得买块布都很困难,穿的鞋是用稻草、废麻袋编织而成。至成年,严介和趁着恢复高考的东风,考入当地师范学院,毕业后在淮安平桥中学当代课老师,教高中语文,班上很多学生的年龄比他还大。

为谋生计,严介和教书的同时,也在盘算如何致富。严介和发动全家编草帽、斗笠等,自产自销,积累了一笔财富。当时改革开放的大幕虽已拉开,但相关政策还没有全面放开,严家的编织生意被认为是“投机倒把”而遭到查封,欠了一大笔钱。政策好转后,严介和重操旧业,才还清所有欠款。

严介和教书生涯最大的收获,是遇见了未来的妻子,他在接受采访时直言不讳,“我和夫人张云芹是标准的师生恋。”张云芹比严介和小三岁,她的聪明和身体素质吸引了严介和。

“我老家在苏北乡下,男人找对象讲究实用。当时我就想,她身体素质好,能承担家庭的重担,跟我过苦日子也经得起折腾,再加上人聪明,将来会是我事业上的好帮手。我俩私下建立了关系,她高中毕业后,我俩结了婚。”

1983年,严介和与张云芹有了女儿。据严介和自述,“当时市里一位主要领导需要秘书,我被推荐上去,从此跟着领导频频抛头露面,无比风光。”

严母对这种所谓的风光没有兴趣,只想让严介和再添一子。严介和顾虑的是,他会因为超生而断送政治生涯。张云芹开导丈夫,“凡事有得有失,将来政坛上少一个严介和,商界会多一个风云人物。”

1986年,严昊出生,严介和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被罚款1.8万元,随后辞去公职,正式步入商海,严介和的命运也从此大转折。

2“太平洋帝国”崛起

被称“中国最大包工头”

太平洋建设集团成立之前,严介和先后执掌过淮安水泥制品厂、双沟酒厂等多家乡镇企业,均扭亏为盈。

1992年,严介和靠“吃亏”赚到下海以来第一桶金。这一年,严介和倾注所有12万元的家底创办了淮安引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是太平洋建设集团的前身。

公司成立伊始,门可罗雀,好不容易接到一个项目,严介和仔细计算之后发现是一单亏本的买卖。原来在严介和之前,该项目已经转手5次,如果不偷工减料,预计亏损5万元。结果,严介和亏了8万。

吃亏的严介和得到项目指挥部和总承包商的赏识,并把项目所有的配套工程都承包给了他。到项目完工,严介和赚了860万,公司也算正式开张,此后一单单生意接踵而至。1993年,严介和参与建设了国家重点工程——沪宁高速公路,在业内有了点小名气。

不满足小打小闹,严介和走上扩张之路。1995年12月7日,严介和拿出4000万元,正式创建江苏太平洋工程有限公司。第二年,当刘强东还在外资企业上班时,严介和在刘强东的老家宿迁,首次以“BT模式”拿下了太平洋成立后的第一个工程。

所谓“BT模式”,即“建设-移交”,由政府出资三分之一,企业垫付三分之二,之后政府逐年偿付工程款。

当时江苏省宿迁市政府计划修建一条市政大道,但由于经济欠发达,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严介和便和政府商量,自己垫资5000万元,其后由宿迁政府分期偿还。这一试验大获成功后,严介和靠着“BT”模式不断给太平洋帝国添砖加瓦。

2000年,太平洋被评为江苏第一先进私营企业;2002年,公司名称正式变更为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大举收购国企。当年,被严介和收入囊中的企业达75家。2004年,太平洋建设跻身中国民营企业10强。这年,太平洋建设从省内转向全国,相继成立西北、东北、华中、西南、华东五大区域分支机构。

“太平洋帝国”的建造速度有多凶猛?2004年4月6日,《新华日报》头版刊发的《极速“太平洋”:年增长1000%》,让严介和名声大噪,被称为“中国最大包工头”。

根据上述报道,2003年元旦,太平洋建设内部开了一个会,签署2003年旗下各公司目标责任状。严介和给所有公司负责人提出要求,2003年的产值在2002年基础上增长1000%,“不签就挪位置,让别人上。”

到2003年底,太平洋集团旗下除一家公司完成了960%之外,其它全部超过1000%,集团总产值增长1360%。

2005年10月,严介和以125亿元身家从胡润富豪榜第66位跃升至第2名,与这一年的中国首富黄光裕相差只有15亿元,要知道严介和上一年上榜时财富只有15亿元,因此严介和称作“黑马富豪” 。

3危险突袭而至

老板“被迫”消失一年

树大招风,风吹起了太平洋的巨浪。

就在严介和加封“黑马富豪”后不久,2005年10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严介和魔方》,揭开太平洋建设的资金危局,将严介和推上风口浪尖。

严介和奉行的“BT模式”,其逻辑是——太平洋建设从政府拿单,然后利用政府信誉向银行申请贷款、启动项目,再占用下游供货商或工程队资金,最终获得政府的长期回款。”

这种模式的关键在于能否维护好和政府的关系,因此频频有单可做的严介和,令外界不免猜想太平洋建设与地方政府的关系非同寻常。严介和也多次辩解,表示“太平洋和政府之间从来都是阳光下的交易。”

与此同时,针对严介和此前大举收购国企,媒体质疑严介和空手套白狼,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满城风雨之下,太平洋建设到了成立以来最危险的时候。危险的内核是太平洋没钱了。

据严介和自述,“太平洋建设的资金链确实断了,银行不给我贷款,我平生第一次当被告,名下多处住宅被查封,并被限制进入高档娱乐场所。”

严介和称这场风波等同于8级地震,为此他身心俱疲,妻子建议她休息一下。接下来一整年,一向高调的严介和消失于公众视野,寄情于山水之中,隐居于太平洋建设幕后,而站在前台的是妻子张云芹。

太平洋建设官方记录的公司大事记中,2006年是一个消失的年份。第二年,严介和被迫卸任董事局主席。

不过,太平洋并没有因为这场资金链危机而倾覆,严介和也没有完全脱离太平洋。只是,之前所有的狂飙突进,渐渐归于平寂。

卸任董事局主席后,严介和重出江湖,主要投身“教育界”,先后创立了“华佗论箭”、中国郑和舰队资本国际集团、“太平洋商学院”等。

4控制权不传儿子?

真相:25岁执掌超级“帝国”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下一代能否顺利接班,历来是家族企业大考。

严介和退居幕后,外界纷纷猜测,刚刚毕业的独子严昊将要接手太平洋建设。2007年7月,严介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会将太平洋建设控制权交给严昊,儿子接班起码也得20年后。第二天,严昊看到新闻后,很不高兴。

其实,严介和没有这么“心狠”,严昊一直是他心中的接班人,从小就开始培养,但严介和的教育方式很“野”。

严昊7岁时,父亲发现他对开车有兴趣,就买了一辆桑塔纳让他学。严昊12岁时,已经敢开车上高速。在严介和的“放纵”之下,严昊闯祸了。

2002年,严昊因酒驾与一辆客车相撞,同车还有自己的班主任和两名同学。班主任受伤过重,不治去世。得知消息后,严介和立马放下手头所有工作,配合事故调查并做好了赔偿等后续事宜。据媒体报道,由于得到了受害人家属的理解与原谅,严昊没有受到刑事处罚。

这件事给严昊心里留下了阴影,本来性格开朗的严昊变得沉默寡言。严介和对儿子的培养更上心了。

严昊大学就读于南京大学商学院,从大一开始严昊进入严介和制定的接班时刻表:大一,在太平洋建设集团当办公室主任;大二,当总经理助理;大三,当常务副总经理;大四,当总经理。

原本以为毕业后,严昊就能逐渐接班,父亲却说“起码得20年以后”,严昊感觉自己的能力被否定。为了证明自己,看到新闻的第二天,严昊就去找严介和希望得到锻炼,于是严介和安排儿子去一些太平洋旗下亏损不断的子公司。一两年后,当亏损变成盈利,严介和放心了。

2011年,在严昊的婚宴上,严介和当众宣布严昊正式接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值得一提的是,外界盛传严昊的老婆是一个娱乐圈明星,多年以后严昊才辟谣称,“我太太就是生在普通家庭的普通人,是我在南京大学的同学,不是那位歌手。”

总之,25岁的严昊就已经是一家巨型企业的掌门人。马云25岁时,还是英语老师;马化腾25岁时,还没有创办腾讯;许家印25岁时,只是一家轧钢厂的职工······条条大路通罗马,有的人就出生在罗马。

交班第一天,严介和就把财权、人事权都给了严昊。“并不是说他都交给我,我就都敢接。有些事情,他不管我也会主动向他汇报”,严昊说。

2017年12月,在网易举办的经济学家年会上,严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用三个字总结自己的人生——生得好。严昊认为,这就是事实。

5

严老板曾称“赚钱须有尊严”

太平洋建设会永不上市吗?

和中国最大民营企业华为一样,太平洋建设至今也没上市,其模式是“全员投资,精英持股”,严介和曾预计太平洋建设到2025年做到5万股东。

早在2013年,严介和曾抛出一个论断:一流企业不上市,二流企业去上市,三流企业上不了市。

2014年,严介和在自述文章《赚钱须有尊严》称,“我对自己的财富从来没搞过统计,我不需要搞清楚,因为私营企业的财产要保持一定的模糊。一上市就透明,就是公众公司,你想模糊都模糊不了。不上市我创新、创造比较方便,上市公司永远要按照它的游戏规则办事。资金模糊也比较安全,像我2006年遇到的那个风暴,如果不模糊我早就倒了。”

但2015年他又改了口风,称太平洋建设计划2020-2022年实现IPO,“赴美上市部分的资产规模市值不低于3万亿元,严氏家族由目前的100%控股变为控股25%。”

2019年3月,太平洋建设的新掌门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严昊称太平洋建设早已经完成原始资本积累,也有品牌影响力,没有必要冒上市的风险,“我们现在没有把太多精力放在上市这块,未来不排除我们一些做得好的二级企业上市。”

如果太平洋建设上市,会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公司吗?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