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点名炒鞋平台:王思聪站台放"毒"出圈

2019年10月20日 07:07 海外视角

目前国内已有10余个“炒鞋”平台。“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

一则点名警惕“炒鞋”的报道,再次让这一持续火爆的话题重回视野。

简报称,“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值得关注的问题包括,一是“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日交易量巨大;二是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杠杆资金入场助长了金融风险;三是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平台撮合交易,球鞋二级市场做成股市

现在的市场开始流行这样一句话:“中年人炒股,年轻人炒鞋。”

把球鞋二级市场真正做成股市的,并非没有。来自底特律的StockX是球鞋转卖市场里的早期入局者,也将球鞋二级市场彻底做成了“球鞋股票市场”。去年,该公司宣布完成了4400万美元的B轮融资。StockX创立于2016年,现在每天的交易额超过200万美元,已有80万用户在平台上交易过商品,其CEO Josh Luber表示,公司估值已经接近10亿美元。StockX的200万美元日交易额中,15%来自中国用户贡献。

在StockX买鞋类似于炒股,买家能看到每款球鞋的价格走势及买卖双方参考市价波动情况。在给出自己的心理价位后,系统将自动为买家匹配出价相同的交易方,而一旦与卖方价格匹配,卖方则需将球鞋寄到StockX的总部去鉴定,鉴定通过后再把商品寄给买家收货付款。StockX就是通过向卖家收取佣金为主要盈利模式。

虎扑旗下的毒是中国球鞋市场二级市场最为知名的平台,于2015年上线,并成为试图撕开中国球鞋二级市场的入局者。

刚开始,毒的功能只是一个信息交流和球鞋鉴定的平台。之后,有虎扑上的鉴定玩家将此类服务转换为有偿鉴定。2016年,毒增加购买功能,采取和“识货”类似的模式,引导消费者到淘宝上的卖家店,毒逐渐完成了商业化闭环。

在毒平台上,卖家展示货物,买家进行挑选,相中后拍下产品,卖家将产品寄到平台,由毒提供产品鉴定和发货配送。作为平台方,毒从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除了撮合交易之外,毒APP也提供单独的鉴定服务,每件5元。

玩家:毒收取约9.5%佣金,卖的越多抽成会相应降低

令毒真正“出圈”的,是王思聪多次在微博上安利,并表示“此APP上买球鞋保真且便宜”。

公开报道显示,毒获得了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的数千万美元融资,脱离虎扑独立运营,截至5月,估值达到10亿美元。

同时,毒公开的营收数据显示,2018年中旬毒APP每月GMV已经接近2亿元,2019年全年GMV可达60亿-70亿元,2019年3月毒的月活超过140万。

球鞋资深玩家小君曾对记者表示,在Nice、毒等APP出现之前,中国买潮鞋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淘宝、贴吧,另一个是线下。线下原来受青睐是因为货到得快,并且保真。但是因为是私人买手店,所以溢价率很高。

毒、nice之类的中间商也会赚取部分差价。玩家告诉新京报记者,毒的平台佣金为9.5%左右,并且有阶梯返佣,卖的越多抽成会相应降低。不过,还是有大量卖家选择通过平台出售。有玩家告诉记者,这样“周期短,虽然挣得少,但是回款快。”

App Annie数据显示,2018年双十一期间,毒APP在苹果应用商店免费下载排行榜上超越京东和淘宝,登上了总排行榜的第4位和体育类下载排行的第1位。

不过,由于毒交易量大、用户数量较大,被投诉和曝光的问题也较多。假货、鉴定结果不准确、收“封口费”、佣金比例太高、订单被随意取消等问题在交流论坛中被屡屡提及。

今年年初,毒就曾陷入售卖假鞋风波。2月,“毒APP涉嫌售假”的话题在微博上引发热议。有用户爆料称,在毒上买了球鞋,但在另外一个平台上鉴定为假,毒给出300元作为“封口费”。

对此,毒回应称,“我们是一个第三方的平台,没有采购和库存之类的,主要模式是提供正品鉴定服务,我们是售假的天敌。此款鞋不属于假货,只是线上鉴别师出于负责的态度,认为商品鞋盒与鞋不匹配,存在拼图嫌疑。虽然此款鞋不属于假货,但对于平台的过失表示抱歉。”

炒出天价潮鞋,千元发售价涨到2万元

2004年,篮球明星乔丹带着其红黑战靴来到中国,推广自己的球鞋牌子Air Jordan。此后,明星代言、时尚品牌联名等元素兴起,球鞋开始进入中国人的视野。

15年间,根据虎扑识货披露的销量数据,目前Air Jordan 1已经有815种配色,月销量超过6万双,仅今年4月,Air Jordan 1 low 黑红脚趾一款鞋的销量就已经超过2万双。而在电商平台上,Air Jordan 1黑绿橙漆皮售价已经高达29849元。

谈及炒鞋“生意经”,小君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潮牌生意是粉丝生意。椰子鞋当时发售价1899元,但是通过明星效应和粉丝经济,甚至已被炒到20000元。市场价比发售价高出30%非常常见,有的甚至是原价的好几倍。其中,阿迪达斯2017年发售价不到2000元的350V2白斑马椰子,上市一周内价格迅速飙到1万元以上。耐克的FF WHITE x Nike Blazer Mid彩虹配色鞋发售价也不过899元,在淘宝上的售价却曾高达8000元。

“抢鞋这种活动都是先到先得,比如前几年抢阿迪达斯的椰子(Yeezy)就需要预约,预约成功后收到官方信息,才算真正获取去实体店里购买鞋子的资格。当时我提了几双,除了自留外,其他几双原价为1899元的鞋在微信朋友圈以高出700元的价格卖了。”尝到甜头的小君,后经“高人指点”逐渐找到门道,并开始雇人排队买鞋。

2017年,小君雇了20个人排队购买AJ一款新鞋,从此踏上了“炒鞋”之路。兼职做“散户”的两年间,挣了近30万。

狂热的消费需求,催生出二级市场。根据美国球鞋电商平台StockX数据,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据44%的份额,耐克品牌(除AJ外)占26%,阿迪达斯品牌占24%,其他品牌仅占6%。2018年销量前三的AJ ONE、Adidas Yeezy、AJ THREE分别溢价99%、30%、31%。

而潮鞋市场的“霸主”、耐克旗下的AJ也在不断制造话题性。前不久发售的AJ1“禁止转卖”,就被指是耐克又一成功营销案例。“通过这些限量款把产品的话题度炒热,紧接着开始换着配色加大货量发售,以此达到盈利的效果,这是耐克最惯用的手段之一。”小君称。

除了限量之外,区域限定也是耐克常用的一个营销手段。由于发售货量不是很大,而且只在指定的地区发售,区域限定的发售显得更难得。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