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济会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背后统治美国?

2019年10月18日 21:09 凤凰网

相信大部分中国人都对大洋彼岸的美国,有着复杂的感情。一方面厌恶、反感他们的行事风格;一方面羡慕、钦佩他们的经济、科技成就。

复杂的情感诞生出许多阴谋论。在历史领域,最有名的一个阴谋论关系到美国的实际统治者。这条阴谋论认为,今天的美国被财团以家族的形式控制着。他们从镀金时代,乃至美国建国伊始就存在于北美。以家族为内核单位,分割、蚕食美国的资本市场,成为美国的实际掌舵人。

当然这个阴谋论少不了罗斯柴尔德与共济会的身影

受制于篇幅,本文无法对美国经济进行全面剖析。文章主旨将立足于“家族式统治”的基调,来推演阴谋论的可行性。

诸子均分的资本家族

首先,我们先确定一个共识——人都是会死的。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不是一句废话吗?当然不是,因为它牵扯到本章的主题:由于寿命的限制,生前再富有的人都要面临继承者的问题。虽然,大资本家有着无产阶级无法比拟的物质财富和生产资料。但是,他们的继承体系与大部分民众并无不同,都是走诸子均分路线。

传言统御世界的罗斯柴尔德家族

所谓诸子均分,即在没有遗嘱的前提下,将死者的财产均分给他的所有子嗣。在欧美,这是区分贵族与平民最大的标志。资本家再富有也只是没有头衔的平民;贵族再穷困也有自己的爵位和头衔。贵族的爵位只能由长子继承,次子只能被称为“sir”(通常翻译为先生,贵族体系里有爵士的意思),次子的次子更是降级为平民。无论作为贵族的爷爷多疼爱自己的小孙子,他都无法阻止孙子沦为平民的命运。从人情角度看,这种继承法律无疑十分残酷,但不可否认一些欧洲名门多亏它才能传承千年。

重修后的阿伦德尔城堡。阿伦德尔这个头衔可以追溯到公元1138年

资本家没有此类待遇,除少量有幸通过婚姻成为贵族的幸运儿,大部分资本家依旧需要将遗产平分。假设你有一千亿美元的资产,有五个子女(19世纪后,女性也有继承权)。在没有遗嘱的前提下,你的商业帝国将被一分为五,第二代企业家分别持有200亿资产。第二代或许生得多,或许生得少(早年的精英白人也不乏生育力强悍的存在),又多出20个子嗣。(平均每人4个后裔)那第三代所有人都只有几十亿美元可用,这还是计算了不动产、古董等无法直接套现的资产。学会基础算数的人,应该能想象这是何等恐怖的递减速度。

1885年建造的芝加哥保险大厦,被人视为镀金年代的象征

美国发展最快的镀金年代终结于1900年,距今已有120年。平均30年为一代人,至今已有四代,平均一代3个子嗣(在当年算人丁稀薄),到今天至少81名直系后裔。再强悍的商业帝国,除以81后,都会与普通富人无异。

继承的风险:遗嘱与寿命

当然这些问题有两个办法解决:

1.资本家们主动采取优生政策,每一代只生育一个后代;

2.通过立遗嘱,规定每一代只能一人继承全部家产

前者已经被家族族谱(西方惯用家族树)所证伪。没有任何一个镀金时代的资本大鳄会主动采取这种手段。而且,这种手段的风险十分高。毕竟,20世纪以前的医疗技术还不发达,未成年人的夭折率十分高。

典型的例子如亨利兰·斯坦福。他曾任加州州长还是铁路大亨。在那个年代,属于标准的顶级资本家。可惜,他只有一个儿子,在成年前便夭折了。斯坦福无奈之下,只能将大部分财产用来建造大学。这所大学便是今天赫赫有名的斯坦福大学。

斯坦福建造大学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他的独子

“优生”不靠谱,“遗嘱”也没有更好。如果你的家中有姐妹兄弟,应当很能体会这一点。父母一旦极度偏心,对家族的凝聚力是致命打击。更何况,这并非一次褒奖或者一个玩具,而是实实在在的千百亿资产。人性在这一刻丝毫经受不起考验。

来沪经商,并成为上海滩首富的哈同是典型案例。这个犹太通过房地产发家致富,并自掏腰包60万两用铁黎木铺设了部分南京路。在当年的十里洋场,有着无与伦比的声望和地位。他死后留下$150,000,000的巨额遗产,引发了旷日持久的财产诉讼案。甚至哈同在伊拉克的亲戚都出来抢夺他的遗产,成为上海人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白手起家并娶了中国妻子的哈同

政府干涉与科技进步

上述几点已经让资本家不可能长期传承,或者说长期霸占美国的经济市场。相比之下,更关键的是,美国政府也不愿意让某几个特定的家族占据市场。

诚然美国以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闻名于世,可是它对资本家的钱袋子从来不“手软”。美国在一战期间,针对高收入人群征收6%的个人所得税,即收入超过50万的个人征收所得6%为税收。须知一百年前能年入的50万,本身就是大资本家的象征,美国政府从中征缴到相当的税收。大资本家们固然通过各种手段规避,但其利润不可避免会有部分以税收形势被政府拿走。

只有死亡与缴税无法避免

到战争时期,这种针对富有人群的税收会变得十分沉重。(注:美国总统在战时享有极大权利)例如1918年,美国的最高所得税率竟然达到77%。战争结束后的20年代,最高税率逐渐降低到25%,但始终无法回到战前的低水平。

经济危机时期,总统也有权征收超高税收。罗斯福就因将税率提高至75%,被大资本家戏称“每天都吃烤百万富翁”。二战时期,罗斯福更是将所得税提高至令人瞠目结舌的90%。

万幸美国本质是一个资本国度,深知若是税收过高肯定会挫伤资本家的生产积极性。因此,到1964年,国会通过法案将所得税降低至70%。之后长期没有举国大战的美国将所得税一路调低,今天只需要支付不超过35%的所得税。企业本身的利润,也只需要交纳25%给政府即可。虽然,对经营能力不佳的资本家而言,这依旧是个难以背负的负担。

结语

现在我们知道这则阴谋论有多可笑了。因为,它违背的是最基本的生老病死与人性。事实上,大部分的阴谋论者对人性与社会的了解都来自肤浅的想象。而善于用脑的人,只需要稍加思考就能破解困扰大众许久的阴谋论。,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