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瞠目结舌的一幕 在美国 会放过这些人吗

2019年10月18日 18:06 德不孤博客

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悲哀,我在香港采访期间,不仅看到了街上前所未有的暴力行为,也见证了立法会内那瞠目结舌的一幕。10月16日11时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发表第三份《施政报告》的时候,架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已经在二楼记者区等了好多个小时。11时许,林郑月娥步入议事厅,一瞬间,原本平静的反对派议员仿佛戏精附体,手持标语站起来大声喊口号。当特首开始读报告时,反对派声音更响并用强光灯射向主席台,某位穿裙子的女议员甚至不顾观瞻站在桌子上叫嚷。

立法会主席被迫宣布会议暂停。大概十多分钟后,林郑月娥重回议事厅,但反对派依然阻挠她宣读,最终主席宣布休会。12时15分,林郑月娥以视频方式向市民发表了《施政报告》。这也是自1997年回归后,行政长官首次无法在立法会发表报告。

17日上午,行政长官到立法会接受议员质询。反对派议员的戏码依旧,在多人因为行为不当被请出去后,会议才得以继续下去。

在香港,反对派议员被称为“泛民主派”,但我在现场一丝一毫的民主也没瞧到。当地朋友跟我说,反对派议员自认为要向英美议会“对齐对表”。我哭笑不得,英国下议院是著名的“德云社戏台”,议员们信奉君子动口不动手。至于在美国众议院,哪个议员敢这么搞事,强硬的议长佩洛西老太太就敢把谁给扔出去。

不过,我倒是有种空间穿越的感觉,像是身处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在那里,民意代表会故意刁难甚至痛骂当局官员,不同阵营代表互相谩骂乃至肢体冲突。结果往往是,谁的动作幅度大、谁的言语更出格,他(她)就成了当日媒体焦点。即便立法机构有其议政规范,但也只是“聋人的耳朵”,处罚只是不痛不痒的“罚酒三杯”。如今香港立法会好像也差不多,除了很礼貌地把闹事议员请出去,并事后进行口头谴责外,好像也没看到有什么制约手段。

当然,16日上午那一幕算是反对派的登峰造极,平时在立法会“拉布”则很是常见,也就是故意把法案审议周期无限拖长,让政府施政停滞难以作为。就在林郑月娥宣读《施政报告》之前,特区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呼吁立法会能尽快审议15项条例草案,此外还有740亿政府拨款亟待立法会财委会审批。立法会卡在那里,导致政府改善民生的举措难以落地,结果又给了反对派批评政府的口实,这样的恶性循环已经延宕很多年。

如果说上述举动还算是利用议事规则钻空子,那么这4个多月的香港社会动荡中,反对派扮演的角色更不光彩。基于政治立场而非客观事实,他们一味批评政府不顾民意、指责警方过度执法,却对极端示威者暴力袭警视而不见。不仅如此,反对派议员嘴上说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却不愿意同极端分子“割席”,甚至说“看不到理由”去阻止年轻人“用自己的方法”解决问题。

这些手握立法资源、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政客,在香港陷入严峻局面之时,不是考虑如何去凝聚共识、平息争论,而是想着借题发挥,坐视局势恶化,甚至鼓动年轻人街头示威,自己在立法会等着“收割”政治果实。这种坐收渔人之利行为很令人遗憾。

正如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所言,香港现在处于内忧外患之中,经济下行的风险比非典和金融海啸时期更为严峻。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的种种惠民政策,不少还是需要立法会的支持。与此同时,解决香港目前的民生问题,最重要的前提是尽快恢复社会秩序,才能给政府推动改革的时间与空间,这也需要香港所有政治力量的合作。即便不能合作,至少也不该过分“杯葛(英译boycott,抵制)”,影响民生福祉。居庙堂之高的政治人物应该有其理性底线,那种蒙面黑衣人叫嚣的“揽炒(粤语玉石俱焚)”,或者是网上写的“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大家一起灭亡)”之类的话,都不是理智的选择。

我也相信,包括反对派议员在内,谁也不希望香港这艘船触礁甚至颠覆,这对船上所有人都没有好处。要知道,现在连台湾的民意代表都在吃香港的“豆腐”。几天前,就有岛内民意代表问当局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台湾有没有机会取代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免责声明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