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禁中的谈话:听赵紫阳谈改革

2019年10月16日 12:12 纽约时报

宗凤鸣(1920~2010)系赵紫阳(1919~2005)生前挚友。两人同于1938年加入中共,同在中共冀鲁豫根据地担任县委书记,一同经历了抗日战争和第二次国共战争。八十年代,宗担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该研究会的第一位主任就是时任国家总理的赵紫阳。

1990年4月17日,赵紫阳在北京的家里

赵紫阳因“六四”下台后,宗屡进富强胡同6号,记录下老战友的多次谈话,并汇集成书:《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李锐评论此书:“最突出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唯一性’,即‘唯一’持续地记述了赵紫阳在被软禁十几年间的上百次谈话,从而真实地再现了他在这一时期的思想轨迹。”

访谈者单少杰,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承蒙被访谈者宗凤鸣信任,较早读到了《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一书的原稿;并应后者诚邀,就上述书稿写出了一本解读性论着,即《中国改革模式:在共产党领导下发展资本主义》。

2007年12月至2008年5月,单少杰与宗凤鸣就赵紫阳的政治思想与遗产进行了多次对话。在赵紫阳诞辰100周年之际,单少杰决定将该访谈拿出。谈话中,当时已88岁的宗凤鸣讲道,“我觉着紫阳在软禁期间谈的许多话很有历史价值,既谈出了他亲身经历的许多史实,也谈出了他深思熟虑的许多看法,不记下来,太可惜了。”

以下内容经过删节与编辑。

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左)和赵紫阳。拍摄时间不详。1980年代中国经济转型背后的很多市场化政策都是赵紫阳主持制定的。

单少杰:晚辈注意到,您老在这几本书中,都用了大量篇幅来谈赵紫阳思想。另外,您老在以往同我的多次谈话中,也一再强调赵紫阳留给后人的最大遗产就是他的思想。我想知道,您老为什么这样看重赵紫阳思想?

宗凤鸣:研究赵紫阳思想,是杜老(杜润生)一再向我提出的课题。建国后,杜老与赵紫阳同在中南局工作多年。改革开放后,赵紫阳先后调任国务院总理和中共中央总书记,杜老就一直是赵紫阳的高参。因此,杜老对赵紫阳的思想有很深的了解。“六四”事件发生后,赵紫阳下台,杜老很伤感。他一再对我说:赵紫阳既有“内功”,又有“外功”,是一个“治国人才”。他的下台是中国的一大损失,“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江泽民执政(之初),大概是接受了姚依林的观点。姚曾声言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就会四分五裂,认为改革差不多了,要集中治“乱”治“散”;提出要跳出赵紫阳的改革圈子,要跳出西方设计的改革圈子。这就是要“收权”,要“集中”。江泽民则提出要反“西化”、反“分化”,还提出要大反“和平演变”,声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这就是要搞全面倒退,就是要把已经改革开放的中国强扭回到旧的计划经济轨道上去。

邓小平鉴于改革形势的逆转,首先对姚依林进行斥责:你那一套不行,你不干就让别人干;接着在南巡讲话中发出警告:谁不改革,谁下台;这才迫使江泽民转回到市场经济轨道上来。

另外,邓小平还指出,那几年(指赵紫阳主持中央工作时期),中国经济是上了一个台阶的;又说赵紫阳所做的“十三大政治报告”一个字也不能改。于是,社会上有传言,说邓小平又要启用赵紫阳了。

对于这种传言,赵紫阳很肯定地对我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他说,邓虽然对这个江李领导班子不满意,但为了“六四”,考虑来考虑去,还是觉着维持江李体制不变为好。邓后来还给万里传话:以后不要逞英雄,还让杨家兄弟(杨尚昆和杨白冰)出局,都是为了给江李体制扫除障碍。

赵紫阳曾对我说,邓小平的信条,是党的领导权绝对不能动摇,是党的权力绝对不能分享。这怎么能使中国转向民主政治呢?

单少杰:赵紫阳又是如何执政的呢?

宗凤鸣:我认为,赵紫阳执政是有理念的。他的执政理念,就是一心一意地要把中国转变成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就是在批判他的大会上,赵紫阳还声称:民主是世界潮流,我们不高举,就会被别人夺去。

对于赵紫阳的聪明才智和领导能力,邓小平还是相当肯定的。就是在(“六四”后)批判赵的大会上,王震恶狠狠地说:赵紫阳组织了大小舰队,企图颠覆中国;李先念也恶狠狠地说:赵紫阳搞改革开放搞乱了中国,现在又支持学潮,还要搞乱中国;邓小平则一言未发。

后来在同国外一位学者谈话时,邓小平还谈到:赵紫阳是我把他调到四川去的,那时四川人民没有吃的,赵在四川三年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只有两年,另外一年被“四人帮”干扰了。后来又在南巡讲话中,邓小平再次称赞了赵紫阳。

在软禁中,赵紫阳也一再同我谈到:自己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把邓小平开辟的改革开放事业进行下去。

单少杰:在改革开放大方向上,赵紫阳和邓小平还是相互认同的。

宗凤鸣:赵紫阳在最后一次同我谈话时,也是在他病重时,还在考虑中国与世界的发展方向问题,以及发展道路问题。他对我说:中国应朝社会民主党所主张的方向发展,世界各国应制定共同的社会发展指标,以取代这个主义那个主义之争。从这里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有历史责任感的人。此后不久,他就住院了,再也没有出院,真是壮志未酬,抱憾终身啊!

"太子党"云集的德银中国分部

披露报道指出,德银内部调查还暴露出该银行另一项非同寻常的经营方式:据称,德意志银行在其中国和香港的分支机构中聘用了上百名"太子党",也就是权贵子女,目的就是为了给德意志银行争取到订单。

一家参与调查的律师行得出的结论是,德意志银行通过这一手段获得了高达数亿美元的回报。据报道,德意志银行在亚洲各地共聘用了多达两百名的潜在"太子党"。内部邮件显示,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太子党"除了拥有非凡的家庭背景之外,其他方面并不符合招聘条件。

一名德银经理曾在电子信中这样评价一名获得职位的高官亲属:"他是条件最差的一名候选人。"2008年,另一名德银管理人员曾在电子信中写道:"这又是一名有人推荐的关系户,我们必须给他安排职位。"

当时也曾有人抱怨德银中国分行人员过多的问题,但这位管理人员说:"我们可以想办法,让员工总数不变。"他的意思是说,为了给"太子党"安排职位,解聘其他员工也在所不惜。

身世显赫

《南德意志报》和《纽约时报》的相关报道中指出,在德意志银行中国业务部门供职的"太子党"人数上百,其中包括现任中国政协主席汪洋、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的女儿以及长期负责宣传工作的刘云山的儿子。栗战书和汪洋在当今中国权力架构中排名分别是第三位和第四位。调查人员发现,19位这类身世显赫的德银员工共为德意志银行促成了103宗银行业务,带来了一亿九千万美元的利润。

《南德意志报》和《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还特别提及了一位名叫黄旭怀(音)的德银前顾问,据报道此人同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家族关系密切。报道称,在黄的帮助下,德银顺利击败竞争对手,获得中国一家银行的股份。为了答谢黄旭怀,德银先后两次为他支付了五百万美元的顾问费。德银内部当时就有很多人知道,黄姓顾问同温家宝家族关系密切,法律部门也曾提出警告,认为黄可能是一名'白手套'。《南德意志报》写道:"至于温家宝家族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从这笔交易中获得了金钱利益,则不得而知。"

德银前总裁称"一无所知"

《南德意志报》报道称,德意志银行前总裁阿克曼(Josef Ackermann)表示,对于上述非法资金往来和神秘顾问的事情,他一无所知。但在一次德银内部问讯时,阿克曼坦承,他知道德银一名中国籍高管同温家宝的儿子私交很好,但他当时并不认为他们之间也有商业往来。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