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神夫妇跻身中国富豪前五:20年逆袭市值超4000亿!

2019年10月11日 16:04 海外视角

A股+H股的双料药神,如今登顶2019胡润富豪榜前5。两个陌生的顶级富豪引起全社会关注。

10月10日,新的胡润百富榜上,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凭借1750亿元资产,跻身中国前五富豪,仅次于美的何享健父子、许家印、马化腾和首富马云。而王健林家族也仅以1200亿元资产名列第9。

夫妻二人分别掌管恒瑞制药、翰森制药,其中恒瑞医药更以3480亿元市值,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前10大民营企业,超过海康威视。

除了夫妻自己登顶富豪榜,恒瑞医药还是不折不扣的“造富机器”:将岑均达、董伟、吴羽岚、蔡红兵、邹浩、徐敏燕等6人也均送上胡润富豪榜,其中资产最高的排名前百,高过中通的赖梅松。

对此,胡润本人也评价道:“孙飘扬、钟慧娟夫妇创造了一个世界第一,夫妻两人都创立了规模可观的独立企业。”

2018年电影《我不是药神》炒活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卫,而中国有三家企业正生产这种药物,其中一家就是与恒瑞医药协同作战的江苏豪森(翰森制药)。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在医药界,豪森药业被称为恒瑞医药的影子公司,连内部年会都将销售额加起来总结。

在医药界,说恒瑞医药是“中国药神”毫不为过。“恒瑞医药是中国医药企业中的龙头,不管是仿制药还是创新药,它的整体实力都是最强的。”有业内人士曾向媒体表示。

这家药企是中国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和造影剂的龙头企业。在《中国企业专利500强榜单》中,恒瑞医药位列第13名,也是医药企业的榜首。有媒体总结说,恒瑞医药主要生产“救命药”。

根据2018年年报,恒瑞医药营收达到174.18亿元,净利润40.66亿元,过去三年起营收和净利润增速均高于19%。如今,其市值达到3679.34亿元,市盈率则高达73倍,在过去饱受投资者质疑,但股价仍节节攀升。

业内人士认为,恒瑞“贵”的背后是其利润含金量很高。有媒体用“无并购、零借款、高投入、高增长”来概括恒瑞:上市19年从无任何并购,所有负债几乎全部来自经营产生的应付账款、预收账款。

此外,2018年,恒瑞医药研发投入占销售比重为15.33%,高于同类企业正大天晴、复星医药的10%左右。从2012年起,恒瑞医药研发占营收比便从8%左右稳步上升至15%,并且所有研发投入均费用化,颇有“华为风范”。其计提坏账准备时也毫不手软。

二十年逆袭,市值超美团

1970年连云港制药厂成立时,只是一家生产红药水、紫药水的小厂。是如今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带领它逆袭成中国制药龙头。

孙飘扬1982年毕业于有“医药黄埔”之称的中国医药大学,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技术员。

1990年他扛起厂长重担,次年拿全厂一年总收入120亿元,购入抗癌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引起厂内轰动。这款药上市后成为爆款,开启了药厂主攻“新、特”药的道路。

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股改,更名“恒瑞医药”。2000年10月,公司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募资4.6亿元。2003年到2006年,经历一次扑簌迷离的MBO(管理层收购)后,孙飘扬成为公司实控人。至今孙飘扬都未直接持股,也未披露间接持股股份。

为跻身研发大厂,恒瑞医药交过几笔“学费”:其曾花费2亿元在上海建设研发中心、与瑞典生物公司MedivirAB合作,也遭遇过与赛诺菲-安万特等国际巨头的专利官司。最终,恒瑞奠定了从传统仿制药到首仿药、创新药的转变。其招牌药物PD1抑制剂(艾瑞卡)的指标也超过同行。

然而恒瑞医药还仅是传奇的一半。1996年,钟惠娟加入豪森药业,她原本在江苏师范大学拿到化学本科学位,曾在连云港一所中学教化学,还服务于连云港药监局。在豪森药业,钟惠娟经历副总经理、总经理,一路做到总裁,也是公司实控人。

2003年,豪森药业进入中国药企百强,其主营13种产品,遍布中枢神经系统疾病、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消化道和心血管等六大领域。《我不是药神》里的格列卫,首仿药昕维就由豪森药业生产。

2019年,翰森制药(100%持股豪森药业)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市值突破1000亿港元,超过药明康德。根据招股书,钟惠娟及女儿持股75.66%,她也是中国医药界的女首富。

据媒体报道,豪森药业经常与恒瑞医药并肩作战,在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上不分彼此。2017年胡润表示,豪森药业甚至有赶超恒瑞医药之势。如今,两家企业总市值已超过4000亿元,超过美团点评。

仿制药迎来转折点

10月9日,跻身中国前五富豪的孙飘扬还以另一种方式登上媒体。在当天的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孙飘扬表示:目前恒瑞医药已暂停了一些仿制药项目。

这源于9月公布的《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档》,将开展跨区域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也称“4+7”(在11个城市施行)。被纳入采购名单的25个药品将价格大幅下跌。孙飘扬表示:全球基本都在执行“4+7”的模式,非专利药竞争降价。“国际上仿制药也是这么做,无可非议。”

今年1月,恒瑞医药就曾离奇大跌7%,引发市场关注。业内认为是去年12月国家“4+7”采购预中标结果出炉,中选药品价格大幅下降。而恒瑞医药仿制药比例较高,据药智数据显示,在2018年1月到10月获批的仿制药里,恒瑞获批品种数量最多。

对于创新药的窘境,恒瑞医药已在积极寻找出路。其大力投入的首仿药就为创新药研发埋下铺垫。“我想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导到‘创新’两个字上。”恒瑞医药的研发总裁张连山曾表示,“仿制药肯定是越来越难做了。”未来恒瑞医药将与国际药企直接竞争。

值得庆幸的是,2019年8月,其自研的创新药PD-1抑制剂(艾瑞卡)在国内上市,使恒瑞医药跻身PD-1第一梯队。中国生物制药的执行董事谢炘评价说,“我估计以今年的肿瘤药销售做统计,国内的厂家恒瑞是第一,中国生物制药是第二。”这也被投资者认为将支撑起恒瑞医药更高的市值。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