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南方养老金支持东北 这笔历史债该还吗?

2019年01月24日 13:01 智谷趋势微信号

2019年一开年,最先告急的居然是养老金。

其实,这次不是政府喊的,是专家喊的。只是因为专家的身份----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前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于是一个十年话题就成了焦点。

贾康的说法就是,东北养老金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要用南方多年的养老金滚存结余去救急。

消息传出,网上针锋相对,壁垒分明。

01

首先,应该对贾老师点个赞。

为什么呢?

中国改革中出现过很多问题,喊“要改革”的多,但敢并且真正能提出具体解决办法的少。贾康老师这次提出的是一个可操作的临时应急办法。

回顾一下养老金问题:

中国养老金告急始于2011年,当年中国出现了第一个收不抵支的省。2015年喊得比较凶,因为收不抵支的省从3个变成了6个。2016年出现了第一个将养老金多年存底击穿的省,再然后就是今年。

也难怪贾老师提出“南金北调”之后,又进一步作出后续回应,称调动“此其时矣,越拖越被动”。

该提议可行与否先搁置,但东北养老金缺口巨大且将越来越大却是不争的事实。东北,尤其是黑龙江基本上就是那个在养老金问题上“敢为人先”的省,所有的问题都最先在黑龙江出现。

到2016年,吉林、黑龙江、辽宁三省的企业养老保险抚养比分别为1.47、1.3、1.64,意味着一个半工作的人供养一个退休的,相比全国3个养1个,广东9个养1个,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而且,东北基本上就是中国人口流失最严重、生育意愿最低、老龄化最严重的地区。

“南金北调”的提法早就有,学名叫做“养老金全国统收统筹”。如今,旧事重提,而且提得这么简单粗暴,说明问题真得很烦心。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问题至少8年前就出现了,这8年时间都干什么去了?怎么一出口还是老方案,连个长远点的规划都没有?

02

在观察东北养老金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组很反常的数据。虽然,经济这些年表现一般,不过东北养老金有一个指标倒是领先全国。

以2016年国家统计局数据为准,拿东三省各省平均养老金与最低工资作比较,结果为黑龙江省平均养老金高出最低工资684元,吉林省平均养老金高出最低工资377元,辽宁省平均养老金高出最低工资738元。

广东这一数值为703元。也就是说,养老金累计结余穿底的黑龙江竟与结余全国排名第一的广东非常接近,辽宁省更高于广东。

再拿浙江、安徽两个南方省区的差值看一下,浙江为454元,安徽为526元。

但中国人素有“看菜吃饭”的说法,说的就是有多少能力就办多大的事,但在养老金使用问题上,倒也不能一概而论。

因为得还一笔“历史债”。

首先,东北属于老工业基地,国企和事业单位较多,这无疑加重了养老金支付的比例;其次,在没有推行养老金政策统一之前,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的员工不需要缴纳养老保险费,但退休后则可以按领取大约 80-90%的退休金。没有缴纳养老保险的机关事业单位职工不仅要领取养老金,而且养老金替代率还高于缴纳养老保险的城镇职工;最后,近年以来,政府提倡简政放权,行政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总体改革方向是缩小人员规模,提倡“小政府、大社会”,由此造成了行政事业单位的养老金缴费人员数量在不断减少。

简单来说,就是东北当年为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几代人,虽然没缴社保,但他们创造的价值早已给了国家,政府当然要管。

现实的悖论就是,当初没有缴纳养老保险费的人正在享受着较高的养老福利,而他们的养老福利则由相较之前更少的劳动者来承担。

从道理上说,把他们当年为国创造的价值折算,由国资中划拨一部分似乎更为合理。

03

最后一个问题,南方的养老金结余调去支持东北可行性吗?

据《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显示,养老金累计结余超千亿的省份为广东、北京、江苏、上海、浙江、安徽、四川等十个。而据《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显示,中国养老金运行制度的隐忧已经出现。在累计结余方面,累计结余虽然一直在增长,但增速将在2019年见顶,2019年增长7.4%,下一年降为7.1%,随后两年则分别为6.2%和5.3%。因此,可支付月数也将从2018年的15.9下降到2022年的13.3。

而另一方面,退休人数正在飞速增加,缴费人数占参保人数的比例同时却在下降。换句话说,全国各地养老金都可能在未来面临缺口,只是早晚问题。且在全国总人口数增长缓慢的情况下,南方地区同样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因此,长远来看,目前看上去可观的累计结余可能也仅仅是“看上去”而已。

除严重告急的东北外,下一个可能告急的会是哪里?

可能出现在山东。青岛的可能性最大。青岛2015~2017年连续三年养老金收不抵支,且2017年累计结余仅为55.8亿元,甚至远远低于辽宁(572.8亿元)和吉林(340亿元)。

就算现在可以南金北调,临时应急,但养老金的游戏到底还能不能玩下去?

民间有这样一份分析:按照现有因素作静态分析,10年后,黑龙江省的养老金欠额累计将达2600亿元,而假设让累计结余最多的广东对口支持结余早已穿底的黑龙江,而支持比例为每年累计结余的5%,连续10年,缺口依然高达-2125亿元;哪怕比例提高至20%,缺额依然为700亿元。需要说明的是,哪怕是广东省,累计结余的增长速度也低于5%。

但尽管如此,以有余补不足估计会在某个时候成为现实。

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写道: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是提高基金使用效率、均衡地区间和企业、个人负担,促进劳动力合理流动的重要举措。《辅导百问》也透露了中央调剂的主要思路包含了适度均衡省际负担。简单来说,养老金的全国统筹是将来不可少的,而全国统筹要解决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地区间不均衡的问题。

不过,全国统筹的关键是“筹”,而不是“统”。如果南金北调变成了临时拆东墙补西墙,那么当东墙也千疮百孔的时候,恐怕就太晚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