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杀猪 晚上写作 林清玄曾创下这个记录

2019年01月23日 23:11 网易新闻

据报道,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过世,享年65岁。他身上有诸多为人熟知的标签,其中大多数与文本有关——曾连续十年被评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创下150次再版的热卖纪录;30岁前拿遍台湾所有文学大奖;文章数度被摘录进入语文课本;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但你可能想不到,这样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却出身“农夫世家”。

2015年8月17日,广州,南国书香节名家讲坛上林清玄在与读者见面

2014年8月19日上午10点,林清玄《我的文学我的梦》讲座在广州琶洲展馆会议厅举行。

2014年04月11日,江苏省苏州市,2014年4月11日,江苏苏州,林清玄现场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人生感悟给听课者激励,勇敢地从人生的最底层出发。

2007年5月22日,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来到沈阳,为多所高校的大学生们带来了精彩的人生励志、文学写作等主题的演讲。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过世,终年65岁。

他身上有诸多为人熟知的标签,其中大多数与文本有关——曾连续十年被评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创下150次再版的热卖纪录;30岁前拿遍台湾所有文学大奖;文章数度被摘录进入语文课本;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

朱延生 摄

多篇作品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

“林清玄有一天一定会死,但我会保持一颗乐观的心。假如晚上会死,早上我还会在写作,我的书会和你们相伴。”2017年,在一次活动中,林清玄面对读者这样谈起对死亡的看法。

如他所言,优美的文本构成了人们对他的印象。

在其一生中,出版作品逾百部,多篇作品被大陆、港台及新加坡选入中小学语文教材,其中《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等作品广为熟知。

“第一次发表文章时,大家就都说我是天生的作家。”林清玄曾这样回忆自己的处女作。

小学三年级即立下了一个志向:要当一名作家。为什么当作家?林清玄笑谈,“因为作家可以写出动人的文章”。

虽然几乎没人相信他的这个理想,但林清玄已开始为此努力了。

立志从文的林清玄每天都在不断地写——小学时每天500字,中学时代每天1000字,大学时每天2000字,毕业后每天3000字,几十年来一直坚持不辍。

他后来的工作也与文本息息相关。他曾在多家媒体做记者,后来又专注于写作。

资料图

他的作品有散文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温一壶月光下的酒》、《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等。

“你的愿望会决定你的人生,你小时候有什么愿望,就会决定你有什么的导向,你出生在哪里?你的条件是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内心有没有强大的愿望,支持你走你的人生之路。”林清玄曾这样评价自己这样的经历。

差点叫“林清怪”

这样的经历说来简单,但对于林清玄这样一个出生在台湾的偏僻乡村,祖祖辈辈都是农夫的人来说,殊为不易。

他曾回忆,小时候考试挂了科,父亲却“高兴”地说,终于找到农夫继承人了,因为哥哥姐姐成绩很好,不可能继续当农夫了。

就连名字也起得颇为随意。

林清玄有18个兄弟姐妹,他在家排行第12,轮到他出生的时候,“清”字辈中已经没有什么好字眼了,偏偏他生下来不哭,林父很奇异地看着他,遂为其命名“林清怪”。

后来,父亲大概觉得叫这个名字不好听,便改为“林清奇”。结果报户口的时候,那位户籍警正在读一本武侠小说,对“林清奇”这个名字颇觉不以为然,便拿着书给林清玄的父亲看:“书中恰有一高人号‘清玄道长’,盍为令郎取名‘清玄’?”

资料图

父母也并不知道写作为何事。林清玄小时候说长大了要当作家,说作家就是写写东西就可以收稿费,还因此被父亲怒斥:“哪有这么好的事?”

在林清玄的记忆里,童年总是和饥饿联系在一起。他自认,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从来没有一天吃饱过。

“我们端起饭来不会马上吃,吐一口痰进去拌一拌,这样才可以安心吃,不然你头一转回来饭就少一口了,因为哥哥姐姐他们也从来都吃不饱,都是盯着别人的饭碗在看。”他曾回忆。

那时,林清玄眼中的幸福很简单。幸福就是一个小孩子连喝三瓶汽水,打出嗝。

资料图

中学之后的林清玄离开家乡,曾在高雄码头当过搬运工,摆过地摊,在洗衣店里每天洗几百条裤子、几百件衬衫,甚至做过杀猪的屠夫。

“我曾经在屠宰场杀猪,很多人没法想象,工作完回到我自己租的小房子里,洗完手后,晚上开始写作。”

他觉得,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白天是生活,晚上是精神。

两岸文学应多多“手牵手”?

多年前,作为迁台的第11代,林清玄曾回到祖籍地福建省漳浦县,在那里找寻林氏族谱。

资料图

这些年,他在大陆出版的书籍也有几十种之多,其中不少还被收入课本。

他认为,这就是文化交流的结果。“两岸在文化上会打破越来越多的界限,我很乐观,两岸会越来越好,合作往来会越来越多。”

林清玄几乎走遍了大陆东南沿海,但东北、西北还有一些空白。他几年前曾表示,还要“继续行走和分享”。

令他感慨的是,第一次去大陆并不是去推荐自己的书,而是去捐助希望小学,并用稿费资助大陆农村的高中女生到城市上大学。而如今大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同时,林清玄也欣赏大陆文学创作的蓬勃。在他眼里,现代社会资讯发达,两岸年轻作家从事的文学写作,在文风上已经没有任何界限,不像过去大陆文学作品文风较为“沉重”,而台湾作家文风较为轻快。

他觉得,站在高处看,文学上没有两岸问题。两岸文学“手牵手”才是更好的状态,会走向更好的文化视野。

重温林清玄曾说的那些话↓↓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