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起义军"大战沙特,真的认了伊朗当靠山?

2019年01月21日 23:11 地球知识局

提到也门危机,人们总会联想到沙特组建的军事联盟对也门“拖鞋军”胡塞武装展开的持续战争。

雄赳赳气昂昂

表面来看,伊朗给予的极大政治、军事和资金支持,是胡塞武装苦撑多年仍战斗力惊人的关键原因。但深挖起来,实际上,伊朗在也门的利益非常有限,非内核的国家利益决定着伊朗对胡塞武装的支持也是十分有限的。

很多人不自觉的认为

沙特跟也门干仗,也门背后就肯定是伊朗在指挥?

人们之所以会形成如此固有思维,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沙特和美国等利益相关国家出于自身利益诉求不断进行宣传的结果。

今天的文章就来探究伊朗对胡塞武装的支持力度有多大?

诞生和早期发展与伊朗无关

不同于真主党诞生在反以的战争洪流中,且从一开始就接受伊朗全方位的援助,胡塞武装的诞生完全是也门权力争斗的结果。

在也门的人口构成中,什叶派的宰德教派和逊尼派的沙裴仪教派各占50%,而什叶派却长期处于“无兵无权无势”的状态。诞生在什叶派聚居区的胡塞民兵就是作为当地谋取政治地位的宗教组织而出现的。

逊尼派主要在东部和南部

什叶派主要在西部

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该组织逐渐增加了反美、反以色列的政治诉求,开始在也门政治舞台上表现出更多元化的形象,这引起了伊朗的注意。

胡塞武装的标志

“ 真主是伟大的,打倒美国,打倒以色列,诅咒犹太人,伊斯兰教胜利”

当2010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波及到也门后,胡塞武装才开始准备成立自己的政党,也越来越关注于社会公正、民生、国家自主等政治问题,要求在新政府中获得更多权力,为宰德派力量长期在国家政治中被边缘化而鸣冤叫屈。

阿拉伯之春改变了很多国家的命运

也门恐怕是其中最脆弱的一个

这些口号和主张也使其支持者从宰德派部落向全国范围拓展。但这些要求完全被哈迪新政府无视,这才导致该组织发动政变,引发的冲突、战争一直持续至今都无法解决。胡塞武装的什叶派属性也让沙特政府惶恐不安,于是组建军事联盟意图一举消灭胡塞武装。

胡塞武装的主要地盘

也确实和什叶派区域高度重合

(下图各派局势与当前最新局势有出入)

这一切看在伊朗眼里,发现这个也门土生土长的强悍组织和自己的利益多有重合之处。他们反以、反美、反沙特,完全是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才从2011年后开始小规模援助胡塞。这已经是胡塞武装相当成型之后的事情了,说胡塞武装是伊朗一手扶持的代理人并不可信。

可供竞争的势力范围不止也门

叙利亚和伊拉克明显更重要

不过也门的重要性在于是沙特的“后院”

当然如今胡塞武装在沙特大兵压境,也门港口四面封锁,经济发展完全断绝的情况下,的确是靠接受伊朗为数不多的资金和技术援助维生。而这一点也被沙特和哈迪政府利用,为其贴上“伊朗绝对代理人”的教派主义标签,目的在于赋予己方阵营军事行动的合法性。

在联军的围攻之下

胡塞武装所能用上的沿海港口实在没几个

西海岸可能有一个

但只能算一个非常简陋的沿海小镇

哈迪政府宣称“胡塞武装就是伊朗等外部势力颠覆现政权的工具,支持胡塞就是卖国行为”,这样的宣传口号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博得国际社会同情,方便进行国内动员,将自己包装成“正义之师”。

教派与国家竞争真的联系紧密?

还是说是宣传与动员之下的自我实现?

从这个角度来看,胡塞武装的伊朗绝对代理人身份并不完全真实,更多的是逊尼派力量大力宣传的结果,只能说得到了伊朗的少量支持。

伊朗对该组织期望有限

那么胡塞武装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伊朗的战争代理人呢?

这我们首先要看一下代理人战争的定义:代理人战争指战争当事方之外的第三方,为实现特定战略目标并试图影响战争结局,在不直接参战的情况下,通过向冲突或交战的一方提供人力、物资、情报、武器弹药、金钱资助和其他手段,借助代理人来实施的战争。

这种算不算....

从定义和目前的局势来看,胡塞的确充当了伊朗对抗沙特的代理人。但这种支持并非完全的,比之伊朗对真主党毫无保留的支持,对胡赛则仅仅停留在很浅的层面上。这是因为伊朗并不傻,帮助胡塞武装属于事倍功半的活动,当然应该尽可能降低成本。

伊朗自己尚且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石油换回不多的外汇和盈余

投盟友也要投性价比高的。。

从地理位置上看,也门与沙特毗邻,胡塞武装则完全处于沙特势力的包围之中,长期受到多方面监视和打压。而伊朗远离也门,陆地有沙特、阿曼、阿联酋等海湾国家阻隔,海上又有美国、埃及等对手舰队日夜警戒,能给予胡塞的实质性援助相当有限,运输成本极高。

胡塞武装的根据地在也门西部内陆

南部、东南部的主要港口都不在胡塞手里

从伊朗运一船东西过去成本还是很高的

从国际局势上看,胡塞武装自身的实力很有限,当前目标仅局限于在也门内战中获得更多权力,其斗争范围和影响力也都局限于也门地区。以他们目前的能力,根本完成不了像真主党一样参与叙利亚内战这样的任务,属于比较鸡肋的盟友。

伊朗在叙利亚内战是投入巨大的

真主党则是战斗力强劲的盟友

从宗教信仰上看,胡塞武装信仰的什叶派宰德派与伊朗国教十二伊玛目派差异较大,甚至宰德派在理论和实际上都更接近逊尼派。

内部也是非常复杂的.....

在伊斯兰教的历史上,第四任什叶派伊玛目阿里·侯赛因去世后,宰德派与十二伊玛目派围绕继任者人选产生分歧。宰德派推选其子宰德为继任者,该派认为什叶派教徒应反抗当政的倭马亚王朝并为殉难的第三任伊玛目报仇。而十二伊玛目派则推举其另一个儿子穆罕默德为继任者,该派认为什叶派在遭受镇压之后应蛰伏待机,等待救世主马赫迪的到来。

看来在这个重要的时间段内

不光什叶派逊尼派走向两个方向

什叶派内部也在分化

从终极目标上看,胡塞武装不以在也门建立伊斯兰共和国为目标,只是为在也门政治中获得相应权力而奋斗。所以胡塞武装无论在行动上还是精神信仰方面,都不接受伊朗的指示和领导。

早在2014年之时,伊朗曾劝说胡塞放弃攻打首都萨那来保存实力,结果是完全遭到该组织领导人的无视和拒绝。到现在为止,伊朗对胡塞的支持主要是在政治宣传、舆论支持方面,军事和资金支持都较少。

胡塞武装的装备,主要都是从国内买的。作为武器贸易的主要活动地区,也门到处可以看到武器,境内最大的军火商哈里斯就一直在为该组织提供武器。另外,从战场上缴获沙特皇军的武器或从哈迪政府的腐败官员手中购买也是一大途径。

持枪率很高

只要你有钱有路子就能买到...

事实上2014年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与胡塞联盟之后,就成为该组织最重要的武器供应者。萨利赫虽然辞职,但其家族成员仍然控制着军队大多数部门。

从这个角度来看,也门哈迪政府和沙特对外宣称伊朗提供给胡塞大规模武器的说法,只是掩盖也门政府腐败和沙特军力的衰弱无能罢了。

装备不太行,战力却很强劲

总之,伊朗对胡塞武装的期待非常有限。

在伊朗看来,胡塞武装影响的只是其地区生存空间。该武装也没有形成政治气候,执政前景渺茫。当前伊朗深陷美国制裁,本就无法分身,财政更是捉襟见肘,根本无法提供大规模援助。他们对胡塞的期待也就是牵制沙特和美国精力、搅乱也门局势、增加博弈筹码等。

没了伊朗,沙特还是打不赢

如果要拿胡塞武装吊打沙特军的战斗力说事,认为是伊朗指导的话,也站不住脚。

从沙特联盟一方来说,身为军事盟主的沙特军力本就太弱,主要原因有两点:沙特民众生活都很富足,士兵不愿拼死战斗,而且缺乏必要军事训练,实战经验不足;国家长期受到美国军事保护,这导致王室不重视军队建设。

但是装备确实好...

其他参与的盟友们就更是看戏的多,出力的少了:军事实力最强的埃及塞西政府受惠于沙特数百亿美元的经济援助,碍于面子,只是派出空军、海军还人情,并不卖力;苏丹万人部队也是如此,伤亡几千人之后便再无战斗意志;哈迪政府是最卖力的,可惜自身实力不济,军火库成了胡塞武装的自由市场……

人人皆可坐

当然,沙特明白战争不是解决胡塞武装的最终办法,所以近期大力进攻荷台达地区后压迫该武装接受和谈,当前确实达到了一定成果。

但和谈只能短暂地改善人道主义危机,缓解紧张局势,不会结束战争。也门内战实际上是众多政治势力对国家权力格局不满的一次总爆发,胡塞武装只是众多不满力量中的一个代表。

也就是说,只要国家权力分配得不到公正、平等、民主、合理的解决,那么胡塞武装产生、发展的土壤就一直存在。

试想一下,沙特军事联盟与胡塞武装的肉搏战一旦引发大规模伤亡和更大人道主义灾难,极有可能导致国内舆论大变,国际指责不断,进而被迫收兵甚至联盟解体,战事重回原点,这样就永远看不到解决的出路。

人道危机已经非常严重了

即使短暂得手打败胡塞,其他乘乱坐大的派系也未必服从哈迪政府领导。更为严重的是,如果联盟诸国各怀私心,各自扶持代理人在也门谋取利益,那么也门的未来就更加无法可解。

总之,在也门内战的战争棋盘当中,胡塞武装作为众多不满权力格局分配的力量之一,其生存、发展的土壤是也门特殊的国情和权力分配不均。伊朗虽然与胡塞同属什叶派信仰体系,但二者战略目标差异较大。胡塞产生、发展的过程中也与伊朗无太大关系。

伊朗投入较少资源支持胡塞的原因只是为了牵制沙特、增加更多筹码。沙特也乐于将胡塞描述成“伊朗绝对的代理人”,以获得打击胡塞武装的合法性和争取美国等反伊朗力量的支持。

归根结底,也门和平的希望,还在于各派力量通过协商来寻求最大利益平衡点。但可悲可叹的是,当前各方力量都仍然迷信枪炮的作用,甘愿给人当枪使。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