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挟于情绪中的《祭侄文稿》真迹

2019年01月21日 12:12 澎湃新闻

上周(1月16日),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筹备多年的“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特展开幕,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颜真卿真迹《祭侄文稿》,这次也被借去日本参加此展。据台湾地区《联合报》报道,《祭侄文稿》经“文资法”核定为“国宝”,等级比核定为“重要古物”的翠玉白菜还高。考虑到书画的脆弱性,台北故宫博物院1984年起陆续精选出70件名作列为限展品,规定每次仅能展出42天,展后须休息三年以上,其中就包括《祭侄文稿》。然而,在《祭侄文稿》赴日展出之际,围绕着其借往日本的道德正当性、千年前文物纸张脆弱引发的文保进程等问题在国内的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巨大争议。

颜真卿《祭侄文稿》(局部)

《祭侄文稿》(全称为《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是唐代书法家颜真卿于唐乾元元年(758年)创作的行书纸本书法作品,是为追祭他的侄子颜季明而作。文稿追叙了常山太守颜杲卿父子一门在安禄山叛乱时,挺身而出,坚决抵抗,以致“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取义成仁之事。《祭侄文稿》号称“天下第二行书”,然而因位列第一的王羲之《兰亭集序》已经失传(据传成为了唐太宗的陪葬品),所以在专家眼中,《祭侄文稿》也就是现存的“天下第一行书”了。

1月14日,《环球时报》官微报道《台北故宫外借日本展出,无特别保护》。报道引用台湾某电视节目女主持人黄智贤的话:“把故宫国宝,用这种方式(送去日本),其实是折煞了整个中华民族的贡献。民进党用这个去谄媚日本人,真是让人家看透了。尤其这两年,日本对我们之恶劣。日本对我们再好,我们都不可以把颜真卿拿出去卖!你凭什么让它出去,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如果在日本展出,我宁可这个国宝回到北京去!”这条微博一时间激起了大陆网友的怒火,点燃了人们的爱国情绪。

与此同时,也有人指出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筹办的此展规格非常高,界面文化记者林子人在采访相关专家后指出,此展策展过程非常精细,无论是展品的包装、运输还是保护条件都非常好,东京国立博物馆在官方网站上特别标注了特展禁止拍照的信息,并不存在所谓的无特别保护”。

比起对这件文物本身的保护问题,触动到网友敏感神经的,更多是这件文物中国公众都很难得以几乎目睹,却大方出借日本,这是不是所谓“台湾在谄媚日本”。《澎湃新闻·古代艺术》刊出的《台北藏颜真卿借展日本合适吗?》一文指出,作为拥有众多“无上至宝”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其所藏国宝无论是在馆内展出还是借展,都会引起广泛关注,而对于大陆文博爱好者而言,这些文物经历了1930年代初至1940年代的 “文物南迁”,1948年末近3000箱故宫文物赴台由此分隔两岸,这些文物在台湾流徒了16年,直至1965年,台北故宫博物院落成,至此自从1933年离开北京,后辗转多地、赴台后又保存在台中雾峰北沟多年的文物终于有了正式的栖身之所,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文物何时可以回大陆展出更是牵动人心。

而不向大陆借出文物要从““司法免扣押条款”说起。《界面文化》记者林子人在《赴日参展争议:被民族主义情绪裹挟的文物保护和利用》中指出,历次赴海外展览,台北故宫博物院提出的原则都是举办地需要有免扣押文物的法律制度。也因此,赴日展出计划从1960年一直搁置到2011年日本通过“海外美术品等公开促进法”,在第三条中规定“经文部科学大臣制定者,不得强制执行、假扣押及假处分”,符合了台湾地区要求的“文物免扣押”条件,赴日展出协商才重新开始启动,2014年6月24日至9月15日,台北故宫博物院日本展在东京国立博物馆拉开帷幕,其后又巡展至九州国立博物馆(同年10月7日-11月30日),“翠玉白菜”是那次展览的明星展品。林子人进一步指出,自2008年国民党马英九开始执政以来,两岸故宫亦开始了文化交流——故宫作为两岸共同的根的集中代表,被认为是改善两岸关系的最佳媒介。台北故宫博物院几乎每年都会和北京故宫合办故宫交流联展,已经成为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年度重要活动,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因为“文物免扣押”条款和台北故宫的正式称谓问题,台湾方面还没有向祖国大陆出借过文物。

事实上,绝大多数艺术/文物研究者都赞许文物交流活动。《澎湃新闻·古代艺术》采访的不具名古代书画研究者指出,“文化并无国界,东京国立博物馆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策划从王羲之到颜真卿的系列中国古代书法大展,从中可以见出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与喜爱,这并不应当受到非议,相反,还是应该支持的。”正如林子人在文章中指出,事实上,在日本和中国之间也有良好的藏品互借记录。同样是在东京国立博物馆,为庆祝中日外交正常化40周年,北京故宫博物馆曾于2012年精选了200件文物赴日展出,甚至打破了“元代以前的书画、丝作品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惯常规定,出借了镇馆之宝、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亦有日本方面的藏品。美国斯坦福大学坎特视觉艺术中心亚洲部主任杨晓能在接受《界面文化》采访时也表示,文物外借参展从学术角度来说是弘扬中国文化之举,值得提倡。据他观察,就日本而言,中国文物相关展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极受民众欢迎,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在一年当中举办的中国展览数量达到一二十个是常见现象。然而最近几年随着中日关系趋于紧张,中国文物的相关展览越来越少。此次颜真卿特展,可以说是难得的、向日本民众集中展示中国传统文化魅力的展览。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