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中国最奇异的城市到底长什么样子?

2019年01月21日 10:10 地球旅客微信号

草原深处的童话镇清晨从根河出发,告别大兴安岭,前往呼伦贝尔大草原。

额尔古纳河在边境线上曲折蜿蜒,草原公路漫不经心地向远方伸展,偶然有大群的绵羊出现,车停下来,等着绵羊一团一团地过马路。

车窗外的苍苍茫茫有着神奇的催眠功效,临近中午时,整车的人都睡着了。

忽然,强烈的阳光打在我的脸上,燥热腾起,驱走了睡意,我朝窗外看去,一座崭新的城市跃然眼前,司机说:满洲里,到了!

▲满洲里街景,摄影©孤城

这是一座因贸易而生的城市,它坐落在中国版图上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里,北接俄罗斯,西邻蒙古国。

它虽身处草原腹地,远离人口密集区,但却扮演着我国最大陆路通商口岸的角色。

走在满洲里,会有一种被丢进了童话世界的感觉。

这是一座彩色的城市,许多建筑上都有漂亮的尖顶,在通透的蓝天下明亮而显眼。异域风情的建筑群没有让人感到遥远,反而带来别样的温暖。

▲满洲里市中心,摄影©孤城

城市的外围,是平坦开阔的原野,许多漂亮的城堡如同天降,突兀在草甸上,就像天空有一个孩子,把他心爱的积木玩具散落一地。

很多城堡有着可爱的俄式洋葱头,浓浓的莫斯科风情扑面而来:

▲俄罗斯艺术博物馆

▲儿童科技馆

也有一些城堡走的是哥特式的硬派路线,那份庄重与神秘很远就能把人镇住:

▲猛犸象公园钟楼

▲鹰山大教堂

这里还有一个十几层楼高的巨型套娃,乖巧又磅礴地坐在城堡之间:

▲套娃广场,摄影©孤城

不可思议的是,套娃的肚子里竟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

▲套娃酒店,摄影©孤城

▲套娃酒店内部,摄影©孤城

套娃酒店的不远处,在这片光彩夺目的建筑身后,画风陡转,那里是戒备森严的边境线和边防哨所:

▲摄影©孤城

就在哨所的旁边,矗立着整个国家的国门。

虽然出国不是稀罕事,但面对国门,却另有一番波澜心境。

满洲里国门,从一根小木桩到今天的雄伟双塔楼,经过五次换代,最终成了我国陆地上最大的实体国门。

登上国门顺便还能眺望一下俄罗斯境内的后贝加尔斯克,那边的人们可以勉强和我们对望。

中国国门的身后就是俄罗斯的国门,相比之下,俄国的国门则显得有些寒酸:

两座国门并列骑跨在一条国际铁路上,不时还会有满载货物的火车穿越国门滚滚而过。

此情此景中,民族自豪感和爱国情怀已在心头泛滥。

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堂堂的一国之门竟被栅栏围起来,变了收费不菲的景区(80RMB一人),胸口那股即将喷涌而出的热流顿时冷冻成冰,碎落一地。

景区中的陈列和摆设展现的多是党的光辉历史和中苏友谊,对那条在一个多世纪前,搅动整个亚洲局势的铁路却鲜有陈述。

实际上,没有这两条默默伸向远方的钢轨,就没有眼前这一切。

最有故事的铁路线

公元16世纪,随着蒙古人在欧亚大陆上建立的大小汗国瓦解消逝,莫斯科公国强势崛起,并在短短200年间侵吞掉近1300万平方公里的北亚,建立起与北冰洋、太平洋、大西洋三大洋接壤的俄罗斯帝国。

俄罗斯帝国鼎盛时期的版图

然而,俄国沙皇的胃口并不满足。

19世纪末,为牢固掌控广袤的西伯利亚,进一步实施蚕食亚洲的远东政策,在皇储尼古拉的主持下一条贯通西伯利亚全境的大铁路破土动工。

与此同时,吞并中国北方的“黄俄罗斯计划”也浮出水面,为遂行这一计划,并减少修建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开支,俄国人力求将铁路干线伸进中国东北地区。

▲“黄俄罗斯”计划由沙皇尼古拉二世提出,即从新疆乔戈里峰到海参崴划一条直线,将直线以北的土地归入俄罗斯

1896年,清廷特使李鸿章奉旨赴俄参加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临行前,被日本人打怕了的慈禧太后交给他一项重任----联俄御日。

然而,在谈判桌上毫无底气的李鸿章却最终在俄国代表的威逼利诱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简称《中俄密约》)。

俄国人以共同抵御日本为幌子,不费一枪一弹就取得了在我国东北修造铁路、划分属地、运送兵员的权力。

而李鸿章争取到的仅仅是这条铁路的命名权,并名之曰“大清东省铁路”(简称中东铁路)。

▲中东铁路以哈尔滨为中心,呈T型分布,全长2522.8公里。北线从满洲里入境,到绥芬河出境,通达海参崴。南线贯穿吉林、辽宁两省,直抵大连旅顺口。

海参崴

原为中国领土,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被俄国侵占,并改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思是征服东方。1905年日俄战争后,中东铁路南线长春至旅顺口的路权被日本人夺取,并改名为南满铁路。

1897年8月,中东铁路开工建设,随铁轨而来的是打着护路旗号长驱直入的俄国军队,和被强行划分出的“铁路附属地”。

1901年底,这条在中国大地上利用中国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修建而成的铁路全线临时通车。

然而,对中国人来说,它不是福利,而是在咽喉慢慢勒紧的铁链。

修筑中东铁路的中国劳工

俄国人在东北的殖民统治以铁路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火车日夜不停地穿梭,一批又一批的俄国移民从满洲里入境,一车又一车的中国物产又从满洲里流失。

随着铁路配套工程的不断完善,俄国人对东北的渗透也越来越深。1902年10月6日,沙皇公然宣称:“满洲将来必须归并俄国,至少要成为完全依附于俄国的附属国。”

瓜分中国的大幕拉开了……

接下来的50年里,日、俄、美、英、法以及后来的苏联和北洋军阀为争夺在东北的利益,围绕着中东铁路展开角逐,甚至不惜发动战争来强占铁路的控制权。

直到1952年12月31日18时,中国才完全收回中东铁路的所有权。

这是一条以卑劣的目的和血腥的手段伸进中国领土的铁路线,东北大地几度落入敌手,都与它息息相关。

然而,铁路无罪。它是侵略者手中的掠夺工具,它也是东北大地腾飞的翅膀。

满洲里、哈尔滨、长春、大连……一座座新新城市在铁路沿线拔地而起。

东北也因这条铁路以及它所带来的工业基础而成为对新中国发展建设居功至伟的第一个重工业基地。

新时代的新移民

实际上满洲里既非汉语,也非蒙语或满语,它是俄语的音译。这片草原最开始的名字叫“霍勒津布拉格”,蒙语的意思是“旺盛的泉水”。

1900年4月,俄国工程队在这里铺设铁轨,修建车站。因为这是西伯利亚大铁路进入中国东北的第一站,且俄国人惯称东北为“满洲里亚”,便以此作为站名。汉语音译时,将“亚”字省略,便成了满洲里。

▲满洲里的商业街,摄影©孤城

虽是一座边陲孤城,但满洲里却并不冷清。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国内外的游客和商人穿梭来往。

在街上闲逛,很容易看到在路边玩耍的俄罗斯小孩儿,我猜想,他们的父母一定是定居于此的俄国人,不然,这些金发碧眼的小朋友怎会显得如此的从容自在。

相比于成天打这个、捏那个的俄罗斯,潜心发展经济的中国显然有着更丰富的生活资料,更低的物价,和更高的薪水,这些福利对于国境线外的邻居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满洲里的俄罗斯人尤其多,他们当中有生于满洲里的中东铁路工人后代,有做进出口生意的商人,也有冲着高工资而来的打工族,还有不少是举家乔迁而来的新移民。

▲在俄式餐厅里工作的俄罗斯姑娘,摄影©孤城

另外,也有大量的俄罗斯人是为采购而来,他们开着自家的面包车,一路风尘,颠簸到满洲里。

来的时候,他们会顺便带上些俄罗斯特产,在满洲里变卖。走的时候,则满载中国商品。除了在车厢塞得满满当当外,车顶也同样装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甚至自行车、婴儿车等也被打包上架。

▲俄罗斯人的客货两用车,摄影©孤城

俄罗斯产品在满洲里也相当普遍,我无意结识了一名当地的店老板,她在满洲里卖套娃,而每天的朋友圈日常就是晒各类俄产品,包括咖啡、面膜、巧克力、方便面、保温杯还有海产品等等,看起来很瓷实。

这繁忙的景象背后,是一个更为深刻的故事。100年的时光,除了那条铁路的路基没变,其他的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苦难中浴火重生的中国,正在稳步向前,赶超那些曾经欺负过我们的国家。外国人来中国,不再是为了掠夺,而是因为这里有更加美好的生存环境。

夜幕下的金色幻城

夜幕降临,草原里的寒意清晰袭来,满洲里绚烂的色彩忽然被夜色吞没,又在黑暗中点亮气势磅礴的华灯。

▲摄影©孤城

这里的夜景,未免太耀眼了。举目望去,璀璨的灯光沿着城市的轮廓和那些异域风情的建筑绵延攀升,在寂静无声中,勾勒出一座熠熠生辉的金色幻城。

▲摄影©孤城

然而,这并非是万家灯火,也不是简单的景观灯,更像是在用某种方式展示大国的华彩,用和煦之光为宁静的边塞照亮和平之路。

由此,迷人的满洲里又是那么寂寞。

▲摄影©孤城

我们从套娃广场沿着城市的中轴往回走,就在日落之前,广场还用五彩斑斓的颜色引得我们声声惊叹,而回头望去,在暮光的映衬下,它又显得如此孤寂,仿佛除了建筑,那里一无所有。

零星路过的汽车和行人,也好像视而不见,未作停留就匆匆离开。

满洲里的柔情啊,还是没能融化边关的坚硬。

于是翻开地图再看看,想想我们正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在边境线上一个极小的点,整座城市寥寥无声,整座城市灯火通明,好像托举着一轮述说着幸福安宁的圆月,为华夏大地点着一盏小小的烛火,满洲里多么努力,又多么孤独。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