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凛冬将至:中国科技创投陷"钱荒"

2018年07月18日 02:02 纽约时报

两年前,王仕东和两个合伙人还在读研,当时他们两个月不到就筹集了4500万美元,成立了一家风投基金。王仕东说,他的妻子是家乡村庄的小学老师,知道他要管理这么多钱,她感到“恐怖”。

北京中关村的一家初创企业孵化器。

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王仕东及其合伙人在三个月的时间,走访了全国各地的90多位潜在投资者,仅为第二个基金筹集到300万美元。6月,他们关闭了公司。

过去三年间,部分受中国政府引导的经济增长引擎推动,出现了一股技术淘金潮,王仕东他们的杭州东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这股浪潮中创立的近万家公司之一。现在,它们已成为中国经济放缓的最新迹象。

“所有行业、机构、个人都缺钱,”深圳一家名为金斧子的在线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开兴说。金斧子管理着超过45亿美元的资产,是科技基金竞相追逐的那类投资者。

“很多投资人想抽回投资PE、VC的钱,”张开兴说。

风险投资只占中国经济的一小部分,大体而言,与其他许多国家相比,它仍在以很快的速度增长。但是该行业的筹资问题可能反映出一种不断扩大的不安气氛。

经过多年的宽松信贷和活跃增长后,中国目前正在努力应对疲弱的投资和家庭消费,以及企业和地方政府违约的增加。这可能是习近平自2013年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以来,需要解决的最棘手的问题。中国持续40年的经济增长是否会在他的统治下停止?如果是这样,当14亿中国人意识到国家的上升轨迹即将结束时,他们将作何反应?

许多中国人仍然认为,中央政府有能力阻止经济陷入衰退,正如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大衰退期间那样。北京控制着银行、土地、外汇汇率和媒体,所以它可以在必要时动员和操纵它们。

“中国是信仰凯恩斯主义的,”金斧子首席执行官张开兴表示,他指的是倾向于让政府发挥更大作用的经济理论。“如果这种情况放在美国就是衰退。但在中国政府会严重地干预它。”

在习近平主席治下,即使是经济学也已成为一个微妙的话题。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公开发言,因为即使是经济学家也不被允许做出悲观的预测。

然而,在私下的谈话中,投资者、企业家和经济学家承认,由于高债务水平和与美国的贸易战,政府运作的空间正在缩小。悲观程度各不相同,但其中许多人正准备迎接艰难的未来。

他们让我把所有积蓄都变成黄金,这是一种为极端时期预备的风险管理措施。他们担心贸易战会伤害科技和风投行业,因为它们是在全球运营的。他们甚至设想世界回到铁幕时代的可能性,这是指1989年之前的世界秩序,苏联集团与西方国家之间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壁垒。

前央行副行长,现任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的吴晓灵上周告诉毕业生,要为全球经济和政治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她在演讲中说。“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这篇演讲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可能是因为她说出了许多人心里的想法。

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可能是未来的信号。这个行业对资金流动和资本气氛都十分敏感,因此能为中国经济的关键组成部分的健康状况提供一个良好的衡量标志。中国政府周一公布,该国经济第二季度同比增长6.7%。

迄今为止,今年的融资情况十分疲软。根据北京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今年头三个月,私募股权公司和风投基金筹集到的资金不足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二。他们的投资活动下降了近一半。过去,当经济下挫时,投资也出现过放缓,但数据和涉及该行业的人士均表示,目前的放缓程度前所未有。

像东张资本这样的风投基金成立,部分是因为从2014年开始,北京将创新和创业作为了头等大事。领导人们希望初创企业能帮助把中国从制造业大国提升为科技大国。企业、银行和富有的个人争相把钱给风投资金,投资初创企业。

“结果我们就有了很多傻钱和傻钱管理者,”北京的投资银行易凯资本首席执行官王冉表示。

东张资本的王仕东表示,他的公司2016年不用回答尖锐的问题就能获得融资。他们决定将公司设立在中国东部城市杭州。像许多其他中国城市一样,为了吸引像王仕东这样的风投基金,杭州提供高效的公司注册、税务减免政策和低于市价的办公租金。

他们在电商、互联网、生物科技和农业等领域投资了17个项目。只有一个项目发展得不错。其他不是失败,就是勉强存活,王仕东说。

风投基金环境今年完全变了,他说。“投资机构开始关注数据。”

并非只有像东张这样的新公司难以找到投资者。几乎所有的风险投资公司都很难获得资金。

在政府要求改善财务状况的压力下,银行撤出了具有风险的投资。今年低迷的中国股市已经让公司和富有的投资者损失惨重。政府已经对中国境内提供大量风险投资的高风险、非正式资金来源进行了打压。

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即使是记录良好的风投公司,要达到融资目标也需要很长时间。王冉说,一些公司只好接受比原计划规模要小的资金。

中国的初创企业繁荣发展可能已经结束的另一个迹象是:它们即将上市。20多家中国明星初创企业希望在今年上市。像美国一样,通常只要能获得足够多的私人资金,初创企业不愿意上市。中国拥有70多家“独角兽”,也就是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

易凯资本的王冉表示,“高估值的公司从一级市场募资越来越难。”

至于东张资本的王仕东,为了向一些投资者还钱、筹备东山再起,他已经卖掉了自己的公寓和汽车。他正在考虑一个熟人的提议:为尼日尔利亚的一家在线支付公司工作。

“我是个冒险家,”他说。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